鬼啸山庄_长篇鬼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鬼啸山庄_长篇鬼故事】一、山庄闹鬼 凤凰山庄坐落在天城县郊风景秀丽的凤凰山麓。这些日子,山庄出了件怪事,每到夜半时分,山庄上空会突然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啸...

一、山庄闹鬼

  凤凰山庄坐落在天城县郊风景秀丽的凤凰山麓。这些日子,山庄出了件怪事,每到夜半时分,山庄上空会突然发出一阵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啸叫声,声音悲悲切切,像从地狱吹出来的阴风,忽忽悠悠,天色微明才慢慢消失。不少人说,这叫声怨恨交加,分明是一个女鬼的哭声。

  鬼啸山庄几天后,人们发现叫声是从山庄东头一幢别墅发出的。半个月前,这幢别墅的女主人孙洁梅重病去世。死者的丈夫是天城县最具实力的工程队老板,叫周新虎,为人不错。去年六月,天城县遭几十年未遇的洪水,冲垮了由周新虎的工程队承建的城北水库大坝。虽然经上级有关部门严格调查后,认定与大坝质量无关,但他还是主动站出来,拿出几百万元对死伤人员及其家属进行赔偿,赢得了一片赞誉声。许多人说,周新虎对社会尚能如此负责,怎么可能对妻子做出丧心病狂的缺德事来?

  很快,山庄闹鬼的消息传到了整日在工地忙碌的周新虎耳朵里。一年前,当中学教师的妻子孙洁梅患了种怪病,先是喉咙痛,声音慢慢嘶哑,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喉炎,吃了许多种药都没什么效果,接着失声,她只好流着泪水离开心爱的课堂。不久,她的双腿又开始不听使唤了,每跨一步都钻心般的疼。周新虎毫不犹豫,把工程委托给别人,自己带着妻子跑遍县、市、省各大医院。医生说,这种病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从各项指标看,她身上的所有器官都在迅速恶化。孙洁梅日夜都生活在痛苦之中,简直到了生不如死的地步。

  绝望中的周新虎只得在凤凰山庄买了幢小型别墅,从县城搬过去,让妻子在环境优美、安静的山庄度过生命的最后时光。在孙洁梅去世前两三个月,周新虎每天为她擦身、按摩双腿。有阳光的日子,抱起她坐上轮椅,推着她去山庄的花圃,让她看看花草,晒晒太阳。

  周新虎对妻子的怪病回天无力,死后把她的骨灰埋在凤凰山麓。那天,他跪在妻子墓前放声大哭,哭得天昏地暗,把整个山庄的人都感动了……

  当时山庄的人都说,孙洁梅嫁了这样的好丈夫,不管是活着还是死了,该是无怨无悔……

  孙洁梅离开人世后,周新虎怕触景生情,很快回到工程队。可他怎么也想不到,他同妻子住过近一年的别墅会闹鬼。何况,妻子已经火化成灰,骨灰盒又用玻璃胶密封,怎么跑得出来?即使真有鬼魂,妻子死前,他已竭尽全力负起了做丈夫的责任,她绝对不会为难他。想到这里,他叹口气,决定不去理这桩怪事。

  世界上总有好事者。山庄闹鬼的事被一个记者写成一篇报道,刊登在省城晚报上,题目是:“凤凰山庄出怪事,夜半鬼啸事迷离。”还特别点出,死者的丈夫是天城县的一个工程队老板……

  很快,这条报道在天城县传得沸沸扬扬。让周新虎大为光火的是,辟谣吧,人家会说你此地无银三百两,越辟越信;不理吧,这事越传越离奇。他决定回山庄查一查,如果有人捣鬼,把他揪出来现原形,用铁的事实去揭穿那些荒唐言!

  当天,周新虎从工地驾车赶回凤凰山庄。他打开别墅大门,立刻感到有股阴森森的凉气扑面而来。他在客厅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迹象,又到自己同亡妻住过的房间,他的心突然被揪了起来。原来,桌上放着孙洁梅的照片,是他从妻子生前的照片中挑选出来的,当时看来十分秀丽,带着甜蜜的笑容。可此刻,照片上的妻子面容憔悴,笑容全无,一双眼睛黯淡无光。照片上的妻子怎么会变样?他擦擦眼睛再仔细瞧,他的脑子轰的一声,顿时惊呆了:妻子的眼睛竟然对他淌下两颗眼泪。他心里惊恐不已,难道真有鬼?他大着胆子伸手去摸相框,竟然湿漉漉的。他一拍脑袋,明白了:这些日子天气闷,空气中湿度高,加上个把月关门不透气,玻璃凝结水珠,乍一看怎么不像淌眼泪?他松了口气,再看看妻子的遗像,并没什么变化。

  周新虎本想把遗像从桌上拿开,又不敢,害怕激怒鬼魂。听老人说过,鬼在阴间,最怕灯光,古人赶夜路要提盏灯笼。想到这里,他打开别墅里所有的灯,顿时里外一片亮堂。躺下后他闭紧眼睛,心里默念:“你对孙洁梅坦坦荡荡,你心里没有鬼,不用怕……”

  周新虎竖起耳朵一直听着四周动静。到了半夜十二点左右,一阵凄切的鬼哭声骤然响起。他从床上一骨碌坐起来,紧张得心狂跳。看来传说没错。听得清清楚楚,这哭声就是亡妻孙洁梅的,悲凉怨愤。要命的是,又听到“啪”的一声,别墅里所有的灯一齐熄灭了,眼前一片漆黑。他胆战心惊地跳下床,壮起胆子喊:“洁梅,你闹什么闹,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啊!”

  他打开手电,战战兢兢四处搜索。他跑到东,哭声飘到西;他跑到西,哭声飘到东。听得见鬼声,却看不到鬼影。周新虎冷汗淋漓,气喘吁吁,回到房间朝亡妻遗像跪下,用沉痛的声音说:“洁梅啊,我带着你跑遍大小医院替你治病,在你生命的最后时光,我日日夜夜陪在你身边,整个山庄的人都夸我是模范丈夫,你死后为什么要恩将仇报?洁梅,你别闹了……”

  可那哭声根本不买他的账,飘来飘去不肯离去。他再次恳求:“洁梅呀,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看在十几年夫妻的分上,求你原谅……”就这样,一直折腾到天快亮了,那令人惊恐的哭声才渐渐消散。

  二、鬼魂愤怒

  周新虎回到工地,脑子里一直想着昨天晚上山庄别墅闹鬼的事。他坐在临时用木板搭成的办公室里,手下送来一份晚报,他接过一看,突然瞪大眼睛,只见社会版赫然出现一道粗黑体标题:《冤鬼丈夫回山庄,半夜闹鬼吓掉魂》。

  报纸从周新虎手里滑落下来。半晌他才回过神,按照晚报提供的社会新闻版的电话号码拨过去。电话通了,一个男人问有什么新闻线索,周新虎气呼呼喊道:“奖什么奖,我叫周新虎,你们报纸为什么又胡编乱造闹鬼的事,新闻线索哪里来的,作者是谁?我要告……”

  那边男子沉着地回应:“我们晚报恪守新闻操守,报道绝不虚构,对新闻来源及作者保密,不会告诉你的。”

  周新虎扔下手机,无力地瘫在沙发上。看来,不弄清山庄闹鬼的真相,制止这场闹鬼事件,他将永远不得安宁。

  当天晚上,他硬着头皮又回到凤凰山庄。这次,周新虎带着一摞冥币,还有用彩纸折的金银珠宝。他跪在亡妻遗像前,边烧冥币边说:“洁梅呀,我明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寂寞冷清,心生怨恨,伤心哭泣,你真的很苦哇。洁梅,我本该天天回来陪你,可工地的事忙呀,实在脱不开身。以后我会常烧纸钱给你,让你在阴间过上好日子,千万别再闹了……”

  话说完,他抬起头,发现孙洁梅遗像对他露出甜甜的笑容。他站起来,拍拍身上落下的纸灰,吁了口气。“老天啊,今晚上千万要安静,我都快精神崩溃了……”

  凌晨一点的时候,孙洁梅的哭声又骤然而起,更凄切,更令人毛骨悚然。“啪”的一声,又像昨天晚上一样,电灯熄灭,房间一片黑暗。

  周新虎大惊失色,呼地跳下床。刚才烧纸、许愿怎么一点不起作用?他豁出去了,拎起一根早就准备好的栎木棍,一手举着手电,摸到客厅大喊:“那位兄弟请注意了,我知道你缺钱,想找点什么,可是,你算盘打错了,我的资金都投了项目,银行还贷了款,哪里还有闲钱?这样吧,我带来三万元放在桌上。你听着,我回房间,你拿了赶快离开,以后不许再装神弄鬼……人要知足,否则我要报警了……”

  周新虎回到房间,十几分钟后,别墅里的哭声反而越哭越悲切。他愤怒地举着栎木棍再次跑到客厅,发现桌上三万元现金一动不动,说明根本没有不法之徒前来别墅找金掏银,是亡妻的鬼魂铁了心同他过不去。随着一声声让他惊恐万状的哭声,他记起小时候村里闹鬼,大家被闹烦了,有个胆大的男人来到闹鬼坟头,挥刀砍去坟帽子,又撒了一泡尿。刀的威慑和一股尿臊味把鬼镇住了,从此村里再没有闹过鬼。

想到这儿,周新虎回到房间朝亡妻遗像大喊:“孙洁梅,别怪我不客气了……”说罢,举起栎木棍,狠狠一棍落下,只听“乒乓”一声,玻璃碎片四溅,装着孙洁梅遗像的相框被砸得粉碎。这时,客厅里传来一声凄厉愤怒的斥责:“姓周的,你好狠毒,我要同你算账……”

  周新虎头顶像炸了个滚雷,他哆哆嗦嗦跑到客厅,用手电在空荡荡的大厅里扫来扫去,可什么也没看到。他精疲力竭地坐在地上,突然又一声悲愤的哭声从大门外传来。他大吼一声,高举栎木棍冲出大门。只见外面一片月光,月光里竟然站着一个身穿白色睡裙,朝他怒目而视的女子,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亡妻孙洁梅。

  “鬼!”周新虎再也支撑不住,眼一黑倒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凤凰山庄有人发现周新虎倒在别墅门口,旁边扔着栎木棍,口吐白沫,胡乱喊着:“鬼,鬼……真的有鬼……”人们猜测周新虎捉鬼未成,反被鬼吓昏了。警察很快赶到,周新虎一脸惊恐推开扶他的警察,大叫:“鬼,鬼……”

  警察里有认识他的,过来对他说:“周老板,别闹了。我们是警察,送你回去!”

  周新虎睁大眼睛,眼前警察的轮廓慢慢清晰,他又惊恐地挣扎着大喊:“警察同志,快……快去捉鬼,是个女……女鬼,好凶啊,别让她跑了!”周新虎嚷着非要警察进去捉鬼不可,警察强行把他拖进了警车。

  到了医院急诊室,医生给他打了镇静剂,他才慢慢睡过去。

  当天晚上,凤凰山庄闹了十多天的鬼啸,戛然而止。

  朋友来医院探望周新虎,他就瞪起惊恐的眼睛,浑身哆嗦:“鬼,快打鬼啊……”周新虎突然变了嗓子,哭声悲痛怨愤,让人脊背发凉。他一面哭,一面喊,“我死得冤呐,我死不瞑目,我要找你算账……”探望他的朋友大吃一惊,难道世上真有鬼附身?

  周新虎的病久治不见好,医生只得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那里环境好,有专职医生,让他好好治病。尽管进了精神病医院,医生给他服了最新最好的治疗药物,病情还是不见好转。

  有时周新虎的神智会突然清醒,这时他拒绝服药,愤怒地朝医生喊:“你们要弄死我呀,我要出去,我没有病!”有时烦躁得用头撞墙,鲜血直流。有时发出痛苦号叫:“我没有病,我要出去,我快要被你们折磨死了……”

  从此,周新虎一看到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就像遇到魔鬼。一天,病房门被推开,惊恐中的周新虎发现进来的不是医生,而是两个穿便服的男子,他不管来的是谁,感到有种生的希望,立刻抬起软绵绵的双腿扑过去喊:“同志,快……快带我出去,我受不了啦,我要被他们折磨死了……”

  两个男子点点头,把周新虎扶出精神病院。外面阳光灿烂,蓝天白云,树木葱绿。有多少日子,他没有享受到如此安静的大自然风光了。可是,当他看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警车时,脸色突变,哆嗦着问:“你们……你们要把我带到哪里去,我没有……犯法,没有……”

  “别怕,不开警车我们接不出你啊,如果你在里边再待下去,正如你说的那样,要被活活折磨死了!”

  周新虎满腹狐疑地上了警车。车子拐个弯,不是朝市区开去,而是驶向市郊。周新虎又紧张了,问:“这是去哪里呀?”

  “别多问,到了你就知道了。”

  警车开到一处用高墙围起来的灰色建筑物,门口赫然挂着块白底黑字牌子,上面写着:天城县看守所。

  周新虎瞪直眼睛,差点晕倒,嘴里有气无力地喊:“怎么,怎么会来这里?”

  三、鬼现原形

  周新虎双腿打着哆嗦,几乎被两个男子架着来到一间屋子。里边坐着一个男警官,一个女警官,女警官手里握着支笔。周新虎在他们对面坐下后,男警官脸色冷冷地问:“周新虎,请你来,是要你把一本簿子交出来。”

  “什么簿子?”周新虎身子一震。

  “这些年你在天城县做了几个大项目,都是以不正当的手段获得的,你每次的贿赂都一一记载在那簿子上。”

  周新虎强作镇静回答说:“你们不要搞错了,我拿项目,是按照招标规范合法操作,绝对没有去贿赂任何人,更没有什么簿子。”

  男警官盯住周新虎:“我们不掌握证据,决不会请你到这里来。”

  周新虎不敢再面对男警官犀利的眼光,慢慢低下了头。八年前,他拉起的工程队从农村来到县城,确实花巨款贿赂当时建设局的胡局长,于是项目一个接一个。五年前,他为了接下城北水库大坝工程,他一下扔给胡局长上百万。钱扔出去了,他只能在工程上偷工减料。去年一场几十年未遇的大洪水,一下把大坝冲出十多米宽的口子。这时,胡局长已升为副县长,怕露出事件真相,急忙授意所谓的事故调查组,装模作样严格调查,得出这是一场无法抗拒的天灾,不是大坝质量有问题,又暗示周新虎赶快表现出高姿态,花几百万元抚恤死伤的百姓。

  后来,反腐惩贪的风声越来越紧,胡副县长怕牵涉到自己,多次警告周新虎,如果有送钱送礼的记载簿,赶快烧了,不留后患。周新虎当然有记载,因为每送出一笔,都要回报的。他想想也是,胡副县长就要提为县长了,千万不能给他惹麻烦,以后项目有的是,回去就把那簿子烧了。

  此刻,男警官向他索取簿子,他心里暗暗庆幸,簿子已烧成灰,鬼才拿得出!

  “周新虎,看来你是没救了。”男警官朝女警官递一个眼神,女警官跑出去,带进一个女人。周新虎抬头一看,吓得魂飞魄散,大喊“鬼,鬼……”

  周新虎发现,进来的女子竟然是自己死了几个月的妻子孙洁梅。可她的后事是他一手操办的,她的遗体运到火葬场,他亲眼看到被塞进几千度的高温炉子,绝对不可能死而复生……他现在才明白,人死后真的有鬼魂。他哆哆嗦嗦朝孙洁梅的鬼魂有气无力哀叹:“洁梅,你死后成了鬼,为什么还要缠住我不放啊?”

  女子怒不可遏指着周新虎:“我不是鬼,你同胡副县长才是真正的鬼,人间无恶不作的两个恶鬼!”

  “你不是鬼,难道从骨灰盒里跑出来不成?”周新虎哪里肯信。

  男警官替女子回答:“周新虎,你说得不错。你的妻子孙洁梅早被你害死了,她当然来不了这里。”

  愤怒的女子指着周新虎,告诉他,她是孙洁梅的表妹,叫李琴,两人长得非常相像。李琴家里穷,从小就被送出去。她读到大学毕业,在省城一家公司工作。后来她通过各种渠道得知表姐在天城县,嫁给了工程队老板周新虎。当她欢欢喜喜来到凤凰山庄,找到表姐孙洁梅时,她大吃一惊,发现表姐形容枯槁,嘴巴不能说话,两条腿挪动一步就痛得冷汗淋漓。当时,周新虎在工地,孙洁梅就用笔把她的痛苦遭遇写出来告诉表妹。

  原来,孙洁梅同丈夫周新虎是同学。孙洁梅考上了省城师范,毕业后回到小镇当中学老师。周新虎高中毕业后到处打工,赚了些钱,回到小镇拉起一个工程队。两人很快结了婚。开始,孙洁梅教书,他做工程,生活倒也过得幸福而安宁。不久,周新虎胃口大了,把工程队搬到县城,也把孙洁梅调到县中学。后来,孙洁梅慢慢发现丈夫拿工程不是凭实力,而是行贿。她苦口婆心劝阻周新虎,周新虎却说贿赂是拿到项目的潜规则。

  去年六月,城北水库决堤,死伤了人,孙洁梅明白,是丈夫为了拿到项目,把钱花到了胡副县长身上,工程偷工减料,哪有不出事的?她又气愤又害怕,要丈夫悬崖勒马,把事情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可周新虎不听,说傻瓜才去……

  孙洁梅对丈夫彻底失望了,有一次翻到周新虎一本记着向胡副县长送钱拿项目的簿子,数额巨大。她双手发抖,觉得他已经没救了,便偷偷把簿子复印一份暗暗藏好,准备适当时交出去。

  周新虎总感到妻子留在身边是个定时炸弹。在胡副县长的授意下,他从国外弄来一种能让人嘴巴不能说话、腿不能走路的慢性毒药。孙洁梅本来患有关节炎,周新虎借此劝她服药,结果越服越糟。当她意识到时,已经晚了。

后来,周新虎把孙洁梅弄到凤凰山庄,让她有腿不能走,有话不能讲,在山庄等死。这些,她边哭边用笔写下来,她不能活着出去了,无论如何要表妹把周新虎的罪行告到省里,替她、替死去的人申冤……

  孙洁梅告诉表妹,她被周新虎强行送到凤凰山庄别墅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答,常常倚在窗口悲伤哭泣。一天,有只浑身漆黑的大鸟落到窗前,跳来跳去十分饥饿的样子,她随手扔一块蛋糕给它吃。后来,这只黑鸟天天来到窗口,她就撒给它好吃的,黑鸟成了她的伴儿。

  这黑鸟当地人称黑风鸟,孙洁梅悲伤哭泣,黑风鸟竟会模仿她的哭声,低沉如阵风掠过林梢,拖着尾音,传得很远,听起来十分凄切。孙洁梅意识到,自己活着的日子不多了,于是她把那簿子用塑料袋包住,然后绑到黑风鸟腿上,企图用这种方式把簿子送出去。

  “你好傻,万一簿子掉在没有人的地方怎么办?”表妹担心地问。

  孙洁梅用笔回答:“如果老天有眼,一定会掉在有人的地方。现在好了,你来了,我有办法了。”

  “我明白了,等那只黑风鸟飞来,把簿子取下。”

  表姐又摇头写道:“现在不能,它来去有时间,要等到晚上。那时,周新虎也回来了,被他撞上,这事就糟了。你也要赶在天黑前离开。”

  “那怎么办?”李琴急了。

  孙洁梅艰难地在李琴的搀扶下,从柜里拿出一条白色睡裙,“这白色睡裙有两条,一条给你。我穿上这条白色睡裙,黑风鸟就会落下来陪我,如果周新虎在家,我穿别的颜色睡裙,黑风鸟便只在外边转几圈就离开。一旦我离开了人世,黑风鸟肯定会找我,你就来凤凰山庄。黑风鸟看到你穿白色睡裙,以为你就是我,就会落下来,到时候,你摘下那本簿子……”

  表妹含泪点头答应,离开前,孙洁梅给了她别墅大小门的钥匙。

  果然,没过几个月,李琴就在省城晚报读到了凤凰山庄闹鬼的新闻。李琴悲痛极了,知道表姐死了。她明白,黑风鸟有情有义,夜半深更在孙洁梅住过的别墅上空游荡悲鸣,企图用这声音找到主人,凤凰山庄的人听了以为是鬼啸。

  李琴马上来到天城县,准备从黑风鸟腿上取下簿子。世上的事也正是巧得很,当她第一个晚上悄悄潜进山庄别墅的时候,就撞上了周新虎。她怕那本簿子被周新虎抢先取去,当夜里黑风鸟飞来悲切呼唤它的主人时,她立刻把电灯的总闸拉下,并借机装成表姐的鬼魂悲愤哭泣,企图把周新虎吓跑。

  周新虎走后,她又连夜写了篇《冤魂丈夫回山庄,半夜闹鬼吓掉魂》的稿子,赶在省城晚报发稿前,发给了报社,并注明此稿紧急,务必第二天见报。她的目的是想阻拦周新虎再回山庄别墅,好让她顺利取下绑在黑风鸟腿上的那本簿子。

  可周新虎心里有鬼,加上胡副县长也十分紧张,打电话坚决要他回山庄弄清情况,第二天他又硬着头皮回山庄别墅,李琴为了彻底吓跑周新虎,穿上表姐孙洁梅的白色睡裙,故意出现在别墅外,装成孙洁梅的鬼魂,想不到一下便把周新虎吓疯了。

  第三天,她再次潜回山庄别墅,顺利从黑风鸟腿上取下簿子。为了不让黑风鸟再在山庄啸叫,她脱下表姐的白色睡裙,挂在窗口,黑风鸟飞来,以为它的主人出现了,就不再悲切号叫。

  听到这里,周新虎一切都明白了。原以为那本簿子烧了,妻子孙洁梅死了,已是死无对证,想不到天衣也有缝,两个真鬼一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本文【鬼啸山庄_长篇鬼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guigushi/53275.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鬼故事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事有时需要再忍耐一下_职场故事

      有一位年轻人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海上油田钻井队工作。在海上工作的第一天,领班要求他在限定的时间内登上几十米高的钻......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李晨:奋斗如诗_职场故事

      他是《十七岁不哭》里的简宁,他是《士兵突击》里的吴哲,他是《北京青年》里的何东,他更是《麻辣女兵》里的陈雄他就......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高薪“洋打工”的得失_职场故事

      金钱不是幸福的惟一,超强的付出,枯燥的生活,牺牲亲情、延误婚姻的损失,无时不在冲击高薪的收益。 昨夜11点到今天午......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半截人”守望完美诚信_职场故事

      车祸后被拦腰截去54%的躯体还能活下来,湖南汉子彭水林是医学奇迹。重残在身、生计艰辛远超常人,却能靠陋巷深处一家......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们各自努力,朝着相反的方向_职场故事

      在我才入行的时候,公司同时招了三个实习生,我、阿米和老朱。小公司,十来个人服务四个项目。我们三人常常在一起抱怨......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习惯_职场故事

      小黄刚要端起饭碗吃饭,口袋的电话就响了,他一听是公司人事部长打来的,边说就边朝阳台走去。父亲见状侧耳静听,只听......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俞大手的幸福求职记_职场故事

      A 认识俞大手是因为我的一次搬家经历。 2002年春天,单位的一次人事变动之后,我从原来衣食无忧的科员变成了一个下属企......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求职奇遇_职场故事

      大学毕业了,终于可以脱离学习的汪洋苦海,这本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现在每年的大学本科......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替儿求职_职场故事

      下班铃一响,黄师傅第一个冲出厂子,直奔菜场。一眨眼工夫,便拎着一兜鱼肉兴冲冲地往家赶。工友们见了他这副样子,奇......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应聘者的特异功能_职场故事

      大宁河四通公司急需一名出纳,公司决定举行现场招聘会,要求应聘者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并持有会计资格证书,被录用者......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