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白之墓_长篇鬼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辛白之墓_长篇鬼故事】天价墓地 有人给不存在的人买墓地吗?一次闲谈中,马洪技突然抛来这个问题。 卜平和马洪技同在经济管理系,马洪技是个绝对的聪明人,大三的时候,...

天价墓地

  “有人给不存在的人买墓地吗?”一次闲谈中,马洪技突然抛来这个问题。

  辛白之墓卜平和马洪技同在经济管理系,马洪技是个绝对的聪明人,大三的时候,当大家都在模拟炒股时,他敢拿自己的生活费去买一家小动漫公司的股票。那时他穷得喝免费汤吃馒头度日,没少遭同学的嘲笑,只有卜平接济过他,两人的友情也是从此开始的,后来在喜羊羊火爆的同年,中央推出大力扶植动漫产业的政策,马洪技手上的股票打着滚往上翻,他赚得盆满钵满。

  “你又有什么鬼主意,谁会给不存在的人买墓地?”卜平说。

  “哎,说你小白还真抬举你!你没看见现在天价墓地,你知道多少一平么?21.8万。我的天,死人比活人住的还贵!”

  “你的意思是弄个不存在的人,买一块墓地,然后再转手?”

  “然也!”

  卜平想了想:“理论上是可行的。但最大的问题是……谁会买!这又不是房子,是墓耶,谁家家里人都会忌讳被用过的墓地!”

  马洪技自信地笑笑:“如果是不存在的人,就没有任何忌讳了!”当这句话换来卜平一声五体投地的“哦!”时,马洪技又曝了一个猛料:“去年炒股赚到钱时,我已经买了!明天我带你看看!”

  次日,两人驱车前往郊区的一处公墓,到了地方卜平不禁佩服起马洪技的远见。

  这公墓位于驮山,外表酷似一只乌龟,去年他买墓地时只花了一万块。后来在驮山乌龟头的地方出土了一个宋代宰相的古墓,有个香港风水大师说这山是块宝地,所以乌龟背上的公墓也水涨船高,快速跻身到天价公墓的行列。

  对此卜平不禁羡慕嫉妒恨,还真是撑死胆大的,这小子连墓地都敢炒!

  他们穿过林立的白色墓碑群,马洪技停在一个墓前面,说:“到了!”

  卜平扫视了一眼墓碑上的字,辛白之墓,说:“你为什么不弄成大蛇丸之墓!”

  马洪技白他一眼:“叫大蛇丸的话我不方便做假的死亡证明!来,我带你参观下里面,进去躺一躺体验下吗?”

  “免了免了,你打开干什么?”

  “有东西在里面!”他神秘地一笑。

  他叫来工人师傅帮忙打开,当师傅慢慢用瓦刀敲掉边缘的水泥,慢慢移开上面�母亲邮保桓龉派畔愕暮凶勇读顺隼矗欠置魇歉龉腔液校砗榧剂成嫌幸凰抗忠斓纳袂榛�

  师傅离开之后,卜平蹲下来察看,啧啧称赞说:“你这假做的,太专业了,骨灰盒都有!哎哟,里面还真有骨灰,是面粉吗?”他捏在手上,感觉很涩,回头看着马洪技。

  马洪技的脸色一片死灰,慢吞吞地说:“我明明没有放过骨灰盒……”

  “啊!”卜平吓得一松手,盒盖摔在地上。

  墓穴里的声音

  这件事着实怪异,明明是空墓,却平白多了一个骨灰盒,而且装着货真价实的骨灰!

  卜平看了看墓碑上的字,战战兢兢地问:“你确定真没有这个人?”

  “肯定没有,是我编的名字!”

  “也许是同名同姓,下葬的时候弄错了!”

  “谁会这么二百五,下葬个死人都能埋错地方!我看看!”他蹲下来检查,骨灰盒上没有名字,不知道是谁的。

  两人研究不出什么究竟,最后决定把骨灰盒带回去。下车之后,卜平问:“你干嘛不直接去公安局,不是准备做DNA检验么?”

  “DNA检验?我吃饱了撑的!”

  “那你抱回来干什么……上演真人版谁动了我的骨灰盒吗?”一滴冷汗滑过卜平的额角。

  马洪技停在一个垃圾桶边,打开盖,把一盒骨灰全倒了进去,得意地一笑:“这盒子是上等红木做的,肯定值很多钱,到时候我搭着墓地一起卖!”

  “我靠,你这混蛋!”

  这天晚上,正当卜平满脑子胡思乱想,以为那个骨灰的主人要从窗外飞进来时,马洪技却来找他了。马洪技一脸兴奋地说:“有发现了,重大发现!”

  “什么?”

  “还记得我之前说我在墓里放了东西吗,就是这个……你来我寝室!”

  卜平跟他过去,马洪技的电脑上有一个没见过的软件,上面显示着一条长长的细线,像某种波状图,正中间有一段细长的峰值。

  “这是声纹!”

  “哦……哪里录的?”

  “墓里!”

  卜平感觉一阵恶寒掠过他的后背,马洪技让他坐旁边,得意地介绍:“一年前我突发奇想,如果在墓里放个录音笔会不会录下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于是我在买下墓地的时候放了一只录音笔。这只录音笔质量不错,电量和容量能支撑一个月左右,昨天我就是为了取这个东西!”

  “我昨天没注意啊?”

  “藏放在最里面,你只顾看骨灰盒了!一个月的录音,用听的方法太慢,所以我用声音处理软件,转化成声纹来看!”他指着那段峰值,“这儿有东西被录下了!这是货真价实的EVP啊!”

  “什么叫EVP?”

  “超自然电子异象,你可以到网上搜搜看!”

  卜平笑了下:“想不到你除了钱还有别的兴趣啊!”

  “嗯!”他边操作软件边随口说,“这东西卖给EVP协会能赚很多钱!”

  卜平翻了翻白眼,原来他误解了。

  “好,我现在放出来听听!”他点击播放,卜平绷紧了头皮等着。

  音箱里传来一阵很沉闷的敲打声,一阵一阵的。然后,一个很遥远的声音传来,那是个女人的声音:“好黑……我好怕……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这声音伴着时有时无的沉闷敲击声,像是隔着上面的土层在扣击着什么。女声不再说话,变成了一阵阵呜咽声,依然很沉闷,简直像是从自己的内脏里传来的,这哭声持续了很久很久,听得人浑身起疙瘩。

  两人紧张地相互对视一眼,惊得目瞪口呆。马洪技关掉了音箱,表情异常凝重:“你相信鬼吗?”

  “我……”卜平的话哽住了,那句悲哀的“放我出去”回响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马洪技来回走动,皱着眉头思索:“我没记错吧,辛白的墓里什么也没有!”

  “有骨灰盒啊!”

  “骨灰盒……骨灰盒……”他喃喃念叨着。

  一道灵光闪现在卜平的脑袋里,他恍然大悟,砸着手心说:“我知道了!”

  “等等,我好像也想到了!”

两人停了下,异口同声地说出一个让人胆战心惊的词:“活埋!”

  “活埋在旁边的墓里!”马洪技说。

  “和我想的一样!凶手打开旁边的墓,取出里面的骨灰盒,把这个女人塞了进去,那时她大概昏迷了!凶手既然能打开用水泥封死的墓,身上肯定有工具,为了不让那个露在外面的骨灰盒被人发现,就打开了辛白的墓 ,把这个骨灰盒放了进去!”

  马洪技点头:“后来女人醒了,开始呼救,但外面根本听不到!而我的录音笔还在工作,土层也可以传音,所以录到的声音听上去很遥远!”

  但还有一个问题……死的人是谁?

  活埋

  听声音可以感觉那女人年龄不大,他们在网上查本市最近的命案新闻,似乎没有符合的。

  马洪技一拍脑门:“我们傻啊!那个女人现在还在墓里,我们找找失踪人口,寻人启事之类的!”

  果然,在一个论坛里发现这样一则寻人启事,要找的人名叫胡静,二十岁,在读大学生,下面附着:“提供线索者,愿出一万元酬谢!”

  马洪技叫起来:“一万!我靠,我们马上去找她!”

  “你疯了,现在是晚上十二点!”

  “废话,你难道白天去盗墓吗?”

  卜平不情不愿地被马洪技拖了出去,打上出租,师傅问去哪儿?马洪技着急地说:“驮山公墓,快点,再过五小时天就亮了!”

  卜平看见司机师傅的手颤抖了下,慢慢换档。

  午夜三点他们到了公墓,这里伸手不见五指,一片死寂,他们脚步很轻,仿佛生怕惊醒什么,从黑暗里扑过来。电筒光圈从一张张黑白照片上闪过,卜平感觉他们走过这些没有表情的人面前时,他们的眼珠就会跟着他们一起移动,他感觉背上一阵阵的恶寒。

  他们摸到辛白之墓,两边都有墓,卜平问:“哪个?”

  “那个骨灰盒是红木的,你看看哪边的照片年轻!”马洪技说。

  左边是一个老人,右边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马洪技说就是右边的。他取出准备好的小锤,一边敲开边缘的水泥一边解释,他说红木沉,所以用来葬命薄之人,骨灰盒也是一个道理,卜平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两人轮流敲掉水泥,当最后一点敲开时,盖子突然动了下,像是被下面的什么东西猛地顶了一下!

  “啊!”两人吓得跳起来,远远地注视着它,但过了很久也没有东西出来。

  他们硬着头皮上,推开盖子,看见一具干枯的女尸,紧紧地缩在狭小的空间里,大张着嘴,面目狰狞可怖,像是经历过巨大的痛苦!刚刚盖子会被顶起,正是因为下面的尸体塞得实在太紧!

  “这么小……居然能装人!”卜平捂着嘴,不敢相信地说。

  “她的腿生前被人折断了!我拍个照片,算是确认……不用带走尸体的!”

  两人办完事,逃命似的离开了。回校后卜平睡到下午,马洪技说带他去见一个人,想都不用想自然是发布寻人启事的人。

  没想到居然这么巧,此人是本校经管系的研一学生,名叫年蔚金,自己在外面租的房子。走进屋子两人不禁感叹,学经济的研究生怎么住这么破的房子,面积小不说,屋子的角落里堆着很多方便面袋子,天花板上还有水迹。

  “地方小,随便坐!”年蔚金用纸杯给他们倒上水,抱歉地笑笑。

  寒暄了几句,马洪技从怀里取出MP4,播放那天录下的声音。听到一半,年蔚金手中的杯子掉到地上,热水溅到腿上却浑然不觉,他激动地扑过来:“这是……胡静?”

  “是她!”马洪技点头,把昨晚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他,最后附上作为证明的手机拍。

  听完之后,年蔚金抱住脑袋,大声哭嚎起来:“静静,你那天晚上到底受了多大的苦啊!”

  他哭了很久很久,连卜平都有点不忍心,拉马洪技离开。马洪技默默等着,最后说了句:“一万块钱你得给我们!”

  “我知道……现在就转账给你!”

  年蔚金打开电脑登上网银,准备转账,卜平看了一眼他的余额,1024元,一看就是生活费!他有点不忍心,低声对马洪技说:“算了,当成做好事吧!”

  年蔚金抬头说:“同学,我现在钱不够!我今天就借,明天一定给你,你把联系方式留下吧!”

  离开年蔚金的屋子,马洪技一直没说话,像在想什么事情,卜平问他怎么了,马洪技说:“他哭得很假,你发现没?”

  “你怎么这么多心,他那一脸老实相,租这么差的房子,你以为会像小说里写的一样巧啊!”

  马洪技的眼睛闪着狡黠的光,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如果他明天拿得出一万,就一定可疑!”

  第二天马洪技一脸得意地来找卜平,手里敲着厚厚一沓钱:“你说的这个老实人一夜之间筹到了一万,我来和你说说我的想法!”

  推理

  看起来马洪技这一天时间搜集了不少资料。

  他把报纸和打印的网页放在桌上,说:“多亏寻人启事上有照片,我在人人网上找到这个女孩了,和年蔚金是同一班。有意思的是,她失踪的那段时间,警方破获了一起诈骗案,主犯潜逃,这人也叫胡静!”

  “是一个人?”卜平惊讶万分。

  “是一个人!诈骗案是这样,有人在网上代理小额投资,这人拿到钱之后承诺一月内就给入股的人分红利,你猜后来呢……”

  “想都不用想,携巨款潜逃了!”

  “错了!一月后真的有分红,后来几个月也这样……其实这个人给入股人的分红就是从他们投资的钱里拿出的一部分,他根本没有去做投资。尝到甜头,这些入股人就继续往里面砸钱,而且拉上更多的朋友来……我靠,这真是个好方法,我为什么没想到!”马洪技接着说,“后来东窗事发时,这个人已经赚了几十万跑了,警察是根据户头的名字知道本人叫胡静的,但她神秘失踪了!”

  “我懂了,是年蔚金用她的账户收钱,事发之后弄死了她,来掩人耳目!这么简单,警察为什么没发现?”

  “越简单越不容易被人想到!而且,举报胡静的人就是……年蔚金!看起来他早想到这么做,先让胡静失踪再举报诈骗,谁会想到胡静就在公墓里?”

  卜平点点头:“你怎么发现他可疑的?”

  “因为他说谎!”

  “啊?”

  “还记得他那句话吗,‘静静,你那天晚上到底受了多大的苦啊’,他怎么知道是晚上?”马洪技笑着问。

“这不奇怪,我们给他放的录音里面,胡静确实说好黑好冷这样的话,很容易想到是晚上!”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好吧!我后来仔细看了下录音时间,那段话其实是在早上!年蔚金先入为主地说她在晚上受害,其实这是从一个凶手的角度在揣摩!年蔚金那天晚上喂了她安眠药或者别的什么之后,把她塞进了墓穴里,盖上盖的时候是深夜!但对受害者胡静来说,睁开眼开始挣扎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五点了!还有一件事让我怀疑,你猜是什么?”

  “是钱!明明卡上没钱,还能一夜之间拿出一万,这说明他当年骗到的钱没有存银行,而是藏在了屋子里某个地方!”卜平说。

  “正确!”

  “又有说不通的地方了,他杀了胡静,为什么又拿出一万块找胡静呢?难道……”卜平的眼珠转动着。

  “是!你让某人消失了,为了防止他被人找到,就摆出重金寻找的样子,这样一旦有人发现,你会第一时间知道并采取对策!这人还真不简单!”马洪技冷笑。

  卜平掏出手机快速拨了110,马洪技抢过去按下取消,把手机捏在手里。卜平瞪着眼睛:“你干嘛?”

  “报了警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有个计划!”

  “喂,你不要做这种危险的事,这是犯罪,是敲诈!”

  马洪技脸色阴沉地笑了笑:“是敲诈,那他敢报案吗?”一瞬间,卜平感觉面前的他变得很陌生。

  逼迫犯罪

  这种事已经触到了卜平的底限,在他的坚决反对下马洪技作出让步,只敲他十万块钱就收手。

  马洪技把材料整理出来,写了一封要钱的信从年蔚金的门缝推了进去。做完这件事他心情大好,回去的路上,卜平说:“马洪技,也许我们走上社会会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那你也一样是我朋友!”

  卜平轻叹一声。

  接下来的几天马洪技都不在寝室里呆着,卜平夜里总是做噩梦,梦见被紧紧塞在墓穴里的胡静一点点伸展开四肢,姿势扭曲地爬了出来。

  年蔚金是个不折不扣的坏人,这种人放在世界上也会继续害人,但卜平怕报警会牵扯到马洪技,心里忐忑不安,这也许是他这辈子做的惟一一件亏心事了。

  一天晚上有人很响地敲他寝室的门,他拉开门,马洪技摔进来,身上都是伤。马洪技说自己失算了,居然被年蔚金雇人揍了一顿,差点丧命。

  “我们报警!”

  “没……没用了……他已经搬走了!”

  “算了吧,你还有天价墓地可以卖,不差这十万!”卜平安慰他,虽然知道这话不会管用,他太爱钱了。

  但接下来却出了一件怪事:一天晚上卜平去自动取款机取钱,当他按下余额显示时,里面居然还有十万块的余额。他这辈子也没一次拥有过这么多钱!

  他小心翼翼地放好卡,惴惴不安地往回走,身后却一阵阵的发凉。他回头看看,路上空空荡荡,没有人……

  再回过头,一块湿乎乎的布捂到了他的口鼻上,他便一下子昏迷了!

  袭击他的人是年蔚金,为了这个目的他在取款机附近呆了好几天,总算等来了卜平。他四下看看,从背后摸出蛇皮袋把卜平装了进去,翻墙出了校外。

  一直站在阳台上的马洪技,看见了这一幕,脸上露出一丝冷笑。他快速离开寝室,赶到年蔚金租住的屋子,用万能钥匙开了门。

  他在屋里找了很久,才在一块活动的砖下面发现了一个箱子,里面放着的是三十万的现金,摸着这些钱,他笑开了花。

  其实他这几天一直在以卜平的名义给年蔚金写勒索信,并且附上了卜平的银行卡号,而且在字里行间反复暗示,知道这件事的只有他卜平一个人,快点交钱。

  年蔚金很害怕,打给他十万之后,马洪技仍然接着勒索,而且数额越来越大,同样是以卜平的名义。年蔚金和他一样爱钱,而且又杀过人,被逼到这个份上会采取的办法只有一个……杀卜平灭口。

  如果他能逼迫年蔚金杀掉卜平,再让警察逮捕他,自己去他的屋子里找这三十万!他猜想年蔚金害怕别人知道他有很多钱,所以才租住这么差的小屋,也不把钱存进银行,而且那笔钱应该没有怎么花过,果然都像他想的一样。

  让警察抓住年蔚金不是目的,目的是要让警察抓住他又不知道他身上有钱,惟一的答案就是逼他再杀一次人!这样他才能占有这笔钱!

  所以他要牺牲掉一个人,让年蔚金以这一次的谋杀被捕,整个过程借力打力,马洪技只是这场谋杀中一个完全无关的局外人。

  至于牺牲者,胆小又善良的卜平自然是最佳选择,这在他看来不算什么出卖朋友,他觉得友情也是一种投资,现在抛售正是时候。

  马洪技从年蔚金的抽屉里找到了这几天写的信,点火烧掉冲进了厕所,惟一的罪证也没有了!他包好钱,擦干净指纹,轻轻地关门离开。

  他回到学校,选了一个风大的地方拨通了110,这是计划的最后一步。电话接通,他用很惊恐的声音说:“不好了有人杀人,我看见了,你们快来,快点!”

  “请问您所在的地址……”

  马洪技的嘴上露出一丝笑意,他知道年蔚金去了一个地方,也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一年前他上演那场成功的谋杀骗过警察,这种高明的手段他一定会再用,最好的证明就是他没有用刀捅死卜平,而是用乙醚麻醉了他……

  “驮山公墓!”他说。

  三天后,关于驮山公墓的杀人案被各大报纸转载时,马洪技正坐在寝室里对着银行卡上的数字开心地笑。

  有人敲门,打开门,一个陌生男子出现在那里,来者推了推眼镜:“你是马洪技?”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他惊讶地问。

  “废话,你把公墓挂在网上卖,我当然知道了!”

  “这样啊!”马洪技咧嘴笑笑,“亲自上门,看起来您对这公墓很关心呐!”

  “墓我不关心,我关心上面的名字!”

  “名字?”

  “辛白之墓!”来者把门一关,“我就是辛白!你侵权了知不知道……”

  “你告我啊!”马洪技不屑地一笑。

  “告你?我讨厌打官司,要花很多钱……”他转过身慢慢把门插好,锁好,动作慢得像在准备某种仪式,“我有更好的办法对付你这种人!”

  “你想干什么?”马洪技警戒地后退一步。

  叫辛白的人慢慢拉开夹克的一侧,里面挂着琳琅满目的工具,有刀,有剪子,有锤子,有蓝瓶装的硫酸,他说:“我是写恐怖小说的,为了搜集素材,我在网上征集过一百种杀人方法。可惜呐,一种我也没实践过,要试试吗?选一个你喜欢的吧,我会把辛白之墓送给你,作为补偿!”他歪着脑袋,咧着嘴坏笑一下。

  “惹谁不好,你偏要惹写恐怖小说的!”

本文【辛白之墓_长篇鬼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guigushi/53279.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鬼故事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事有时需要再忍耐一下_职场故事

      有一位年轻人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海上油田钻井队工作。在海上工作的第一天,领班要求他在限定的时间内登上几十米高的钻......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李晨:奋斗如诗_职场故事

      他是《十七岁不哭》里的简宁,他是《士兵突击》里的吴哲,他是《北京青年》里的何东,他更是《麻辣女兵》里的陈雄他就......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高薪“洋打工”的得失_职场故事

      金钱不是幸福的惟一,超强的付出,枯燥的生活,牺牲亲情、延误婚姻的损失,无时不在冲击高薪的收益。 昨夜11点到今天午......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半截人”守望完美诚信_职场故事

      车祸后被拦腰截去54%的躯体还能活下来,湖南汉子彭水林是医学奇迹。重残在身、生计艰辛远超常人,却能靠陋巷深处一家......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们各自努力,朝着相反的方向_职场故事

      在我才入行的时候,公司同时招了三个实习生,我、阿米和老朱。小公司,十来个人服务四个项目。我们三人常常在一起抱怨......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习惯_职场故事

      小黄刚要端起饭碗吃饭,口袋的电话就响了,他一听是公司人事部长打来的,边说就边朝阳台走去。父亲见状侧耳静听,只听......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俞大手的幸福求职记_职场故事

      A 认识俞大手是因为我的一次搬家经历。 2002年春天,单位的一次人事变动之后,我从原来衣食无忧的科员变成了一个下属企......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求职奇遇_职场故事

      大学毕业了,终于可以脱离学习的汪洋苦海,这本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现在每年的大学本科......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替儿求职_职场故事

      下班铃一响,黄师傅第一个冲出厂子,直奔菜场。一眨眼工夫,便拎着一兜鱼肉兴冲冲地往家赶。工友们见了他这副样子,奇......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应聘者的特异功能_职场故事

      大宁河四通公司急需一名出纳,公司决定举行现场招聘会,要求应聘者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并持有会计资格证书,被录用者......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