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巷_灵异鬼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雾巷_灵异鬼故事】雾巷女尸 李方略居住的小城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最为奇特的是,一到冬日,城里就会起雾。在起雾的那些日子里,整个小城都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雾之中...

雾巷女尸

  雾巷李方略居住的小城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最为奇特的是,一到冬日,城里就会起雾。在起雾的那些日子里,整个小城都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雾之中,如果从对面山巅遥望小城,就像是一座漂浮在雾中的海市蜃楼,宛若仙景。

  不过今年冬天,李方略却恨透了小城的浓雾,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今年的雾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浓,持续的时间也长了许多。但这并不是让他寝食不安的真正原因。让他不安的真正原因是,他每天在雾中行走的时候,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

  虽然这仅仅是李方略的感觉,一种从未被证实过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已经让李方略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甚至还让他对独自在雾中行走产生了些许的抗拒感。

  这天早晨,李方略起晚了,急急忙忙地赶去上班。可他一下楼,就发现起了很大的雾。他站在雾中等了十几分钟,都没有等到车,眼看时间越来越晚,他犹豫了好半天,终于决定冒着浓雾走路到单位去。

  大雾天车少人少,一路上先前都还显得十分平静,可就在李六略离单位大约还有两条街的时候,他路过一条小巷,刚走到巷口,便听到巷子里传出一阵喧闹声。

  李方略本来不是个喜欢看热闹的人,但奇怪的是,那喧闹声中似乎夹杂着一个很耳熟的声音,那声音听上去虽然耳熟,但李方略却想不起是谁的。正因为想不起是谁的声音,他的好奇心才被勾了起来,于是就鬼使神差地走进了那条巷子。

  李方略走了一阵,突然发现前面的喧闹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周围又恢复了先前的平静。李方略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有点无聊,便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可他刚一回头,便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声。他急忙抬头,却只瞟到一道黑影从天而降,掠过了他的视线,随后,是“砰”的一声闷响。

  等李方略回过神来,就看见自己面前趴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是面部着地的,李方略能看到的,只是一大把散乱的黑发和一汪红得疹人的血泊,她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血泊之中,估计脸已经摔得稀烂了。

  李方略目瞪口呆地站在那个女人的尸体面前,起码愣了五分钟之久,好容易才从极度惊吓中缓过劲儿来,赶紧掏出手机报了警。

  在等待警察到来的时候,李方略突然意识到,从那女人出事到现在,旁边竟然连一个看热闹的人都没有出现,整条巷子里,一直就只有李方略和地上那个死去的女人。

  本来应该有很多人围过来看热闹的事,偏偏没有人出现,这让李方略的心里十分不安。他东张西望地四处环顾了一下,浓雾弥漫在整条巷子里,能见度不超过五米。于是他莫名其妙地开始怀疑,从那个女人死去的一刻起,这条巷子便与整个世界隔离开了。

  不知道等了多久,警察终于来了,他们在进行了并不复杂的现场勘察之后,把李方略和那个女人的尸体都带回了警局。

  进了警局之后,一位姓吴的警察对李方略进行了讯问。讯问一直持续到傍晚才结束,当李方略从警局走出来时,天色已经微微擦黑了。

  离开警局时,李方略曾经问过那位讯问自己的吴警官,那女人是不是自杀?可是吴警官却摆出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死就死了吧,这世界上一天到晚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只不过那女人碰巧死在自己面前而已,真的用不着那么在意,李方略这样安慰着自己。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姓甚名谁,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他能想起的,只有那一把淹在血泊里的黑色长发。

  回到家,李方略草草地洗了个澡便上床躺下了。

  警局迷踪

  第二天,李方略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他披上衣服起身下床,走到门前,把眼睛凑到猫眼上看了看,门外竟然站着昨天讯问他的那个警官。

  李方略急忙开了门,苦着脸对吴警官说道:“吴警官,昨天已经问了我一天了,今天还要问啊?到底还有什么没弄清楚的?”

  吴警官脸上带着十分奇怪的表情,探头朝李方略屋里瞧了瞧,问道:“你一个人住?”

  李方略点了点头,说道:“你是就在这儿问还是我跟你回警局?如果要我跟你回警局的话,等我先打电话请个假,昨天已经耽误一天了。”

  吴警官摇了摇头,说道:“不用回警局,昨天该问的我已经问得差不多了,今天来就是想再去现场看看,想叫上你,确认一下准确的位置。”

  “行,不过我刚刚起床,能不能等我洗漱收拾一下再走?”李方略问道,吴警官点了点头,片刻之后,李方略收拾妥当,两人便出门下了楼。

  又是一个大雾天,李方略皱了皱眉头,嘀咕道:“这该死的大雾。”吴警官听了咧嘴一笑,问道:“如果雾该死的话,怎么才能杀死它?”

  吴警官的问话有些莫名其妙,可李方略几乎都没有考虑就脱口答道:“用太阳晒死它。”

  吴警官突然停下脚步,偏头盯着李方略看了半天,直看得李方略心里发毛,他心虚地说道:“干吗这样看着我?你们警察看谁都像坏人是吧?天地良心,那女人的死真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吴警官点了点头,似乎是表明自己相信李方略的话,然后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去现场看看吗?”

  李方略茫然地摇了摇头。

  吴警官盯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那个女人的尸体消失了!”

  “尸体失踪了?”李方略大吃一惊。

  “是消失,不是失踪。”吴警官很平静地纠正了李方略的用词,又说道,“昨天我们把那具尸体拉回去后,因为她的脸摔烂了,一直没能确认身份,所以就没有送走,暂时把她留在了警局里。我们警局有间屋子,那屋子里有个冰柜,是用来临时存放尸体的,冰柜有两个格子,可以存放两具尸体。”

  吴警官说到这里,脸上露出极为疑惑的表情,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又继续说道:“昨天晚上,是我值夜班,警局里除了我之外,就只有那个女人的尸体了。”

  李方略安静地听着吴警官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眼前的吴警官言语举动都有些奇怪,和昨天讯问自己时判若两人。

  这时,吴警官突然住了嘴,闷头朝前走去。李方略愣了一愣,赶紧追上去和他并排走着,问道:“你后来怎么发现尸体失踪了?”

  “不是失踪,是消失。”吴警官再次强调着,然后又说道,“今天早晨,我去上厕所时,路过那间存放尸体的屋子,透过窗子看见屋里白茫茫的一片,就像是……”他顿了顿,才又继续说,“就像是那屋里起了大雾一样。”

  “屋里起了大雾?”李方略感觉吴警官的话越来越离谱了,却又不好意思打断他。

  “我不知道屋里出了什么事,赶紧去找钥匙来开门。可等我拿来钥匙后,再从窗外看去,屋里的雾好像已经散了,但我还是不放心,于是就开门进去了。”吴警官的眼神越来越困惑,他很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才又接着往下说,“我进屋之后,发现屋里一切正常。但那种正常又让我觉得很异常,我虽然看不出异常在哪儿,却能够强烈地感觉到,刚才屋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集体失忆

  “那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吴警官的讲述让李方略的心底冒起了一股寒气,也激起了他的好奇心,他忍不住追问道。

  吴警官表情茫然地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当我拉开存放那女人尸体的格子时,却发现里面根本没有尸体。”

  先前吴警官已经对李方略说过,那女人的尸体消失,所以李方略听到冰柜的格子里没有尸体时并没有多大反应,只是随口说道:“会不会有人偷走了尸体?”

  “尸体不是被偷走了,是消失了!你要我说几遍才能记住?是消失,消失!明白吗?”吴警官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冲着李方略吼道。

  李方略被吴警官吓了一跳,忙不迭地点着头:“我记住了,是消失。你别激动啊……”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吴警官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不好意思地讪笑道,“主要是我接下来遇到的事太过匪夷所思了,所以才没控制住情绪。”

  李方略宽容地笑了笑,说道:“没事儿,你接着说吧,有些事憋在心里很难受,说出来就好多了。”

  吴警官颇有同感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我发现屋里没有了尸体,当时就慌了,赶紧打电话向头儿汇报,谁知头儿听了我的电话,反倒问我什么尸体?我说就是昨天跳楼那个女人的尸体啊,头儿一听就火了,问我出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向他汇报?”

  “你没向你们头儿汇报昨天的事?”李方略插嘴问道。

  “昨天出现场就是他带的队,还用得着我汇报?”吴警官没好气地说道。

  李方略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说:“你的意思是,你们头儿得了失忆症,把昨天的事全给忘了?”

  吴警官点了点头,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沮丧和无助:“不光是他,昨天出过现场的所有人,都不记得那女人的事了,除了我之外。”

  “啊!”吴警官的话让李方略有些不信,“如果只有你们头儿一个人失忆的话倒有可能,但警局里所有的人都失忆了,这似乎不大可能吧。”

  吴警官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是啊,所以最后他们都说我值夜班没有休息好,精神恍惚,把自己做过的梦当作真实发生的事了。我们头儿还特意给了我两天假,让我好好休息休息。”

  李方略看着吴警官,期望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可他看了半天,也没能从对方脸上找出丝毫开玩笑的迹象。难道吴警官说的都是真的,警局的人集体失忆,全部忘记了昨天那个跳楼女人的事?

  “你没有把讯问我的笔录拿给他们看?”李方略问道。

  “当然拿给他们看了,可他们说,那笔录是我在梦中写的,还叫我去检查一下有没有梦游症。”吴警官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还有人说我是故意逗大家玩。唉!只有我自己心里明白,昨天发生的事不是我的梦,而是真实发生过的,只不过那女人的尸体突然消失了,还从大多数人的记忆里消失了,现在惟一能帮我证明昨天的事曾经发生过和那女人的尸体曾经存在过的人,就只有你了。”

  看着吴警官满是期待的眼神,李方略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他朝四周看了看,身旁的雾似乎比先前更浓了,浓浓的雾将他和吴警官团团包围,仿佛将他们隔绝在了另一个诡异的世界里。

  死亡再现

  李方略和吴警官一路说着话,不知不觉就到了那条小巷里。走到巷口,两人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一言不发相互对视着。

  过了好一会儿,吴警官终于开口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陪我去的。昨天的事,你需要说的已经全部说清楚了,而且除了我,别人都不记得这事发生过,你也可以当它没发生过的。”

  李方略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自己骗自己这种蠢事,我是不会做的。”说完之后,他便率先举步,朝巷子里走去。

  整条巷子和外面一样,都被浓浓的大雾笼罩着,只能勉强看清身前一两米的地方。李方略和吴警官像两个盲人一般,在浓雾中摸索前行。

  走了一阵,李方略突然停了下来,神情十分凝重。吴警官见状,急忙问他:“是这地方吗?”

  李方略摇了摇头,然后缓缓地说:“我觉得,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

  “不会吧,我怎么没有听到脚步声?”吴警官一边说着,一边回头望了望。身后,除了浓浓的白雾,还是什么都看不见。

  “真的有人在跟着我们,是个女人。”李方略脸上突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他看了看身旁的吴警官,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说该不会是那个女人吧?”

  不知道为什么,李方略的神态和语气让吴警官心里也有些发毛,不过理智却不允许他露出半点胆怯,只好硬着头皮对李方略吼道:“没见过大白天像你这样疑神疑鬼的,后面真的没人。你怕什么怕!”

  李方略犹豫了一下,对吴警官说:“你走我后面,行吗?”

  吴警官愣了愣,说:“行,快走吧。”

  两人走了没几步,吴警官突然看到路边的一根电线杆,急忙叫住了李方略:“别走了,到地方了。”

  李方略回过头来,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问道:“是这儿吗?”

  “我记得是这儿,你再看看,确认一下。”吴警官对李方略说道。

  李方略先是东张西望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再看了看地上,然后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说:“应该就是这里了,可地上怎么没有血迹啊?”

  李方略的话提醒了吴警官,他快步走到那根电线杆前,蹲下身察看起来。片刻之后,他站起来对李方略说道:“昨天这电线杆上也溅了血迹的,我还叫同事拍照取证来着,现在上面什么都没有了。”

  “会不会我们都记错地方了?”李方略的语气有犹疑。

  吴警官沉默了一阵,终于开口说道:“要不我们再往前走走。”

  刚朝前走了两步,两人便听到身后传来砰的一声闷响,他们急忙停下脚步,转身看去。

  就在他们刚才停留的地方,有一个女人趴在一汪血泊之中!

  那女人面部着地,能看见的只是一大把散乱的黑发和一汪红得疹人的血泊,她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血泊之中,估计脸已经摔得稀烂了。

  两个人犹如魔怔了一般,傻傻地望着眼前的一幕,脑子里一片恍惚,一时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好一会儿,李方略嘴里吐出一句颤抖的话来:“咱们……报警吧……”

  “报什么警,我就是警察!”吴警官终于回过神来,一边说话,一边冲到那女人身旁,蹲下身子察看起来。

  吴警官把手指伸到那女人的颈部按了片刻,回头对李方略喊:“快叫救护车,她还有气!”

  李方略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120,对着电话大声说道,“这里有人跳楼,你们快来救人啊!地址是东城……”

  李方略的声音一下顿住了,他向蹲在地上的吴警官问道:“这条巷子叫什么来着?”

  “石古巷!刚才在巷口我看见一块路牌,上面写着的。”吴警官头也不回地答道。

  “地址是东城石古巷……”

李方略嘴里一喊出“石古巷”三个字,猛地呆了一呆,然后整个人就突然怔住了,就连手里的手机滑落到地上也没有感觉到。

  欠债还钱

  “石古巷”这三个字,炸开了李方略脑海里尘封已久的记忆。

  五年前,小城拆迁办。

  主任敲着桌子,面红耳赤地对李方略吼道:“我可告诉你,明天是天地生化制药给我们的最后期限了,如果石古巷的那家钉子户还拿不下来的话,合同就签不下来,到时候上面怪罪下来,谁都吃不消!”

  等主任吼完,李方略愁眉苦脸地辩解道:“那家住着个单身女人,她是个软硬都不吃的主儿,说什么理都不听,就是死活赖着不搬,我确实拿她没办法啊。”

  “你没办法把她从石古巷赶走,我还没有办法把你继续留在这儿呢!反正明天上午,要么她从石古巷走人,要么你从我这里走人,你自己看着办吧。”主任说完后便离开了办公室,留下李方略一个人在屋里发愣。

  第二天一大早,李方略就提着公文包往石古巷赶去,虽然还是没有想好用什么办法说服那个女人,但事儿总得去解决。

  李方略到了石古巷之后,刚走到那幢准备拆迁的楼房下,就远远地看见一团黑影从楼上坠了下来。当他看清那团黑影其实是个人的时候,急忙冲了过去。走近之后,他才发现楼上坠下来的人正是他要找的那个单身女人。

  当时,那个女人并没有断气,她躺在血泊之中,胸膛急促地起伏着。当她看见走到自己身旁的李方略时,眼神里流露出了希望的光芒,她十分费劲地张开还冒着血沫的嘴,虚弱地吐出两个字来:“救我!”

  当李方略掏出手机准备报警时,手机却突然响了。那是主任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再次提醒李方略,今天必须搞定那个女人。挂掉电话之后,李方略又看了一眼那个女人,她依旧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李方略狠了狠心,把电话放回包里,转身就走。就在他转身的耶一刹那,女人眼里的希望之光,连同着她的生命一道,渐渐地消逝了……

  “喂!你发什么呆啊?赶快把手机捡起来,告诉他们地址,让他们赶快来救人!”吴警官生气地吼道。

  “来不了的,他们来不了的……”李方略如同着了魔一般,喃喃自语道:“这是一条早就不存在了的巷子,她也是一个早就不存在了的女人……”

  李方略的呢喃,就像一个魔咒,传人了吴警官的耳里,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石古巷,石古巷,石古巷不是五年前就拆了吗?”

  见李方略默默地点了点头,吴警官的头皮一下就麻了。随即,他十分清楚地记起了一件往事,而与那件往事一起涌上脑海的,还有无尽的恐惧。

  “我也知道她是谁了!”吴警官看着李方略,说道,“五年前,我还在110值班。那天凌晨,我接到一个女人打来的报警电话,她说有几个不三不四的人在她楼下游逛,她很害怕,让我们去赶走那些人。可我却对她说,在她楼下游荡并不犯法,我们没有出警的理由。”

  吴警官说到这儿,又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个女人,继续说道:“第二天,我看到报上说石古巷有个女人坠楼而亡,便想会不会是报警的那个女人呢?为这事,我心里内疚了好久,直到后来石古巷全部拆了,我才渐渐忘掉了这件事情……”

  吴警官说着说着,情绪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他嘶声喊道:“可是她没有忘!她把我们带回这里,是要报仇啊!”

  这时,站在吴警官对面的李方略突然脸色大变,他犹如梦呓一般呢喃道:“不是她,不是她!带我们回来的不是她,是这条早应该消失了的巷子!”

  而与此同时,浓浓的大雾悄无声息地弥漫过来,如同白色的鬼魅一般,将两人吞了进去……

  尾声

  这座小城依山傍水,风景格外秀美。最为奇特的是,到冬日,城里就会起雾。在起雾的那些日子里,整个小城都笼罩在一片茫茫白雾之中,如果从对面山巅遥望小城,就像是一座漂浮在雾中的海市蜃楼,宛若仙景。

  不知道为什么,今年小城的雾特别大,也起得特别早,常常是天还没有亮,小城便已经被笼罩在层层叠叠的雾里了。

  最近,小城里流传着一件怪事。有人说,他在凌晨时分,看见天地生化制药厂厂房的背后,隐隐约约出现了一条并不存在的巷子,那巷子里,还有两个踯躅而行的人影。

  不过,说这话的人是一个捡破烂的疯子。他的话,不信也罢。

本文【雾巷_灵异鬼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guigushi/53636.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鬼故事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事有时需要再忍耐一下_职场故事

      有一位年轻人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海上油田钻井队工作。在海上工作的第一天,领班要求他在限定的时间内登上几十米高的钻......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李晨:奋斗如诗_职场故事

      他是《十七岁不哭》里的简宁,他是《士兵突击》里的吴哲,他是《北京青年》里的何东,他更是《麻辣女兵》里的陈雄他就......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高薪“洋打工”的得失_职场故事

      金钱不是幸福的惟一,超强的付出,枯燥的生活,牺牲亲情、延误婚姻的损失,无时不在冲击高薪的收益。 昨夜11点到今天午......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半截人”守望完美诚信_职场故事

      车祸后被拦腰截去54%的躯体还能活下来,湖南汉子彭水林是医学奇迹。重残在身、生计艰辛远超常人,却能靠陋巷深处一家......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们各自努力,朝着相反的方向_职场故事

      在我才入行的时候,公司同时招了三个实习生,我、阿米和老朱。小公司,十来个人服务四个项目。我们三人常常在一起抱怨......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习惯_职场故事

      小黄刚要端起饭碗吃饭,口袋的电话就响了,他一听是公司人事部长打来的,边说就边朝阳台走去。父亲见状侧耳静听,只听......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俞大手的幸福求职记_职场故事

      A 认识俞大手是因为我的一次搬家经历。 2002年春天,单位的一次人事变动之后,我从原来衣食无忧的科员变成了一个下属企......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求职奇遇_职场故事

      大学毕业了,终于可以脱离学习的汪洋苦海,这本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可是我一点也开心不起来,因为现在每年的大学本科......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替儿求职_职场故事

      下班铃一响,黄师傅第一个冲出厂子,直奔菜场。一眨眼工夫,便拎着一兜鱼肉兴冲冲地往家赶。工友们见了他这副样子,奇......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应聘者的特异功能_职场故事

      大宁河四通公司急需一名出纳,公司决定举行现场招聘会,要求应聘者具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并持有会计资格证书,被录用者......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