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_中国民间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死亡_中国民间故事】我和观在村边的竹林下玩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他远远地向我们走来。花白头发的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摇着黑纸扇,笑嘻嘻地看着我们。我们都说:灯五。他...

  我和观在村边的竹林下玩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他远远地向我们走来。花白头发的他穿着一件白衬衫,摇着黑纸扇,笑嘻嘻地看着我们。我们都说:灯五。他满脸的皱纹骤然间都拧起来,好像在思索什么,像一个呆子,一动也不动。我们都很惊讶和害怕,我们那时候都知道他已经是个疯子了。我们都想跑,但我们又总是腿脚哆嗦着没法子逃走。这个时候竹林开始摇晃起来。幽幽的竹林使我们想起这里夜晚在闹鬼。一阵大风杂着风沙吹过,迷蒙了我们的视线。后来我们看见他用双手在抚摸着被风沙迷蒙的双眼。他的白晰的双手,使人想起牛奶。大风渐渐停了下来,他也停止了对双眼的抚摸,掏出了夹在裤带的黑纸扇,然后笑嘻嘻地望一下我们,摇晃着走了。

  死亡那是他刚疯不久,其实,我很怀念他还没疯时的情形。我想起了熟悉的一个个清晨,  曾穿过让人心惊胆战的幽黑的竹林,摸黑着在村里迂回了好一阵。我来到了一扇黑漆的门。我记得那是一座很破败的老屋。曾经染着红色的门现在已经褪尽了颜色。斑驳的景象让我想起在半夜时分所做的一个梦。

  我轻轻地敲了敲门,过了一会,门开了,一个花白头发的脑袋在虚掩着的门中闪出。灯五,我说。他对我点了点头,于是我跟着闪进了漆黑的门。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后来我感觉到我的手被抓住了,那是一双冰冷的双手,我记得我在那个清晨总忍不住的哆嗦。

  东西呢?他说。

  我松开了手掌,他随手抓过在我汗湿的手中的鸡蛋。我看到他点着了煤油灯,我看到他双手不停地对鸡蛋抚摸。在微弱的灯光下,鸡蛋光滑的表面闪烁着光芒。他又将鸡蛋移近煤油灯细心地端详了一会。还是太小啦,还是小了一点儿了呢。他边看着鸡蛋边这么说。完毕,他从衣袋里摸索着掏出皱折的一角钱,放在我的手上,还对我说,外面只会给你八分钱的。我在微弱的灯光中看到他微笑的面孔和他一头凌乱的花白头发。

  我拿着钱穿过村中的石桥,来到了阿琼的铺子。

  后来大雨就这样无情地下了三天三夜,聚集在江堤的人们看着日渐见涨的江水而常常跺着脚一筹莫展。北湾的人们也开始变得惊惶,在暴雨的日子里人们在屋里坐立不安,不止一次地想起了往年的灾害。一些村户已经收拾家什在天蒙蒙亮的时候逃到南安墟上去了。

  是风雨大作的夜晚,伴在孤灯下的他也开始坐立不安了。家人都逃走了,现在他透过窗口,看到了一排排漆黑的竹林摇拽的影子和听到了竹枝断裂的响声。他的皱眉间增添了许多忧郁。一声巨响骤然仿若从他的五腑六脏中响起,他惊悸地坐在椅子上。那一定是什么物事倒下了,他想。他又努力地想象着那物事倒下来的情形,他于是感觉到很累了。他摸索着上了床,却又总在辗转不安,燥烦不已。那时大风忆经吹开了窗子,煤油灯在呼呼风声中悄然熄灭,豆大的雨点于是刮了进来。他在这个惊心动魄的夜晚难以入眠。他在这个夜晚变得心事重重,脑海间也总是接锺出现许多奇特的幻影。他依稀看到了他儿媳妇的白眼幻变成了儿子的一张张充满诅咒的脸,他又看到在那一张张的面孔上开始充满血红。

  大雨在某天终于停了,但一缀缀的阴云仍然像些惊慌的心一样惊魂不定地窜来窜去,浓厚的湿气汇聚成化不开的雾萦绕在北湾的周围。他在很早时分就已经坐在椅了上,透过散架的窗户看着豆大的水珠在湿碌的竹叶间连串地坠下,清脆的声响在他的耳间荡漾。他觉得很烦闷,颓废的窗框经受了一夜的摧残,现在已经是很大幅度的倾斜、摇摇欲坠了。

  他动作迟缓地打开了箱子,取出一只鸡蛋,双手轻轻地抚摸着,光滑的感觉让他总能回忆一些往事。他在一只鸡蛋上穿了个小孔,弄一些盐末进去,然后缓慢地吮吸起来。过后,他的苍白的脸庞上露上一显即逝的亮光。

  他在那个湿气很重的清晨走出了家门。他一直围绕着村庄漫走,像一个夜游神。湿稠的泥巴溅满了他的裤脚。后来他停滞在村中的一座石桥,徘徊不前。浓浊的河水滔滔而下,夹杂着一些死鸡之类的尸体漂流而过。他出神地望着流水,一动也不动,满怀心事的样子。一些村妇挑着担子嘻笑着过去,他仿佛视而不见。

  他想起了一个梦境,那是一个风高月黑的夜晚,他穿着长衫在村中飘晃不定,如同在漆黑中的漂白的灵魂。他在痛苦地地抽筋着,面部的皱纹扭曲得可怕。他仿佛看到了他漂白的身影在漆黑的夜晚伫立在桥上。他总能看到他尖叫着跃起,成弧线向桥下坠下,一头撞在桥下的石块上,脑袋开了花,血腥点点飞射开来。

  现在他有些失魂落魄,一缀缀的阴云像是向他沉重地压下来,变幻的阴云使他又一次想起了昨夜的余悸。他全身发抖地走到桥下,对着那石块,他想笑,他长久地在石块面前端详不已。他白晰的手开始在石块上不停地抚摸。这时,他隐约闻到了一股血腥的腐臭,于是忍不住大吐起来。

  后来他捂住心胸带吐逃到了江堤。一整天,在江边洗衣服的妇女看到他捂着心胸在江堤来来回回不停地走。那时江堤上人影绰约,依稀一些垂网的渔夫,在专心致致作业。

  傍晚时分,我们都知道他疯了,大家都到他的家里看热闹。

  我们来到了他的家,看到了许多围观的人们。我们看到他的儿媳妇站在门口冷着白眼,我们还看到他的儿子一手抓住他凌乱的花白的头发,一手指着他的鼻子,问:

  哪偷来的鸡蛋?

  他的神情有些痴呆,浑身发抖,在吱吱唔唔。

  我们都笑了。

  我见到了。我们似乎听到他这样说。

  儿子又问:你看到了什么?

  他苍白的面孔没有一丝血色,像他的手,使我们仿佛想起了牛奶。

  我看到了一具死尸,在滔滔的江面上流过。

  人们的脸上开始露上惊讶的神色,他嘻笑着对我们说:

  我看到了一具死尸。

  关于他的死,确切说来应该是在我们干仗的那天就开始了。那天早上我们在小学里上课,不知是哪个小子在窗口上对我们说,快,快,大江出事了。我们都很惊喜和兴奋,我们都一窝蜂地拥出课室向江堤奔去。记得林老师拿着教杆无奈地看着我们消失的身影。大江干仗起来了。两岸满是人影,石块在大江上面穿梭。我们连平时打鸟的弹弓也用上了。后来我们胜利了,我们那些游水出色的英雄开始跃下了大江追赶,我也不甘示弱。我记得我用石块击中对岸的一个小男孩,鲜红的血在他的额头上流下。我看到他蹲在地上捂着头呜呜地哭。

  我在惊惶失措地跑回来的时候,看见了他。我看到他在江堤上来来回回地奔走,像丢了魂一般,他时笑时怒,时而发出悲鸣。他的悲鸣在那天早上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他就是在那天失踪了的。没隔几天,在大江上漂浮起一具死尸。人们都说:那是灯五。

本文【死亡_中国民间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minjianchuanshuo/53108.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追捕_中国民间故事

      娄城来了采花贼,武功极为高强,能飞檐走壁,能穿墙入室,每每到了子夜时分,此采花贼就潜入民宅,祸害少女,而且,采......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被追捕的救命恩人_中国民间故事

      鲁华是个老板,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这一天,他从外地出差回来,下了火车之后,先给孤孤单单守候在家里的老父亲打......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郭沫若巧戏特务_中国民间故事

      1928年,郭沫若因受到蒋介石的通缉,被迫离开上海远赴日本,开始了海外十年的流亡生活。然而,东京警视厅得知郭沫若是......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地主_中国民间故事

      上世纪二十年代,豫南x县城城墙下的破庙里,住着一群流浪儿,其中有个约七八岁的小孩子,老是跟在这群孩子的后面跑来......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地主_中国民间故事

      外婆说,那一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年轻时非常英俊,是种地的好手。外婆说这话的时候,有几个壮年男子正在掏空了粪水的......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死咒_中国民间故事

      南宋临安府,风波亭事件十余年后的一天上午,秦桧突然心血来潮,乔装成一个算命先生,玩起了微服私访。他想看看岳飞死......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一石三鸟_中国民间故事

      明末清初,孔县令刚上任,就接了一桩命案:县里最大的酒楼醉春风的大掌柜黄大业被人下毒害死了。黄大业的妻子张桃花告......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老街大炮_中国民间故事

      老街的大炮,不是用来打人干仗的大炮,大炮是个人名,霍大炮。 大凡故事里说的奇人都有奇特的故事,霍大炮也不例外。......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御赐木箱_中国民间故事

      1。别动我的木箱 明正德年间,举子陈松进京赶考。陈松做得一手好文章,只因没钱打点,只中了个进士末名,委以新城县知......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审鞋_中国民间故事

      大年初一现男尸 明朝某年的大年初一早上,阳丰县县令陈安仁刚起床,捕头刘强便来报,说城北门外的树林里发现一具男尸......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