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青蛇寨_中国民间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神秘的青蛇寨_中国民间故事】一、鬼子失踪 1944年冬,寒风凛冽,野草萧萧,鬼子一个小队在黑云山区追击八路军伤病员,其中还有一个受伤的团长。眼看八路军伤病员被追得走投无路...

一、鬼子失踪

1944年冬,寒风凛冽,野草萧萧,鬼子一个小队在黑云山区追击八路军伤病员,其中还有一个受伤的团长。眼看八路军伤病员被追得走投无路,拐进一个叫青蛇寨的寨子。装备精良的一小队鬼子气势汹汹追进去后,竟然连枪声都没有响一下,统统离奇失踪。

神秘的青蛇寨鬼子大队长黑田大佐得到消息,大为震怒。他命令中队长奥野半个月之内,荡平青蛇寨,消灭八路军伤病员。

“嗨!”奥野双脚“啪”的一声朝黑田立正,“荡平青蛇寨,消灭八路军伤病员,不成功便成仁!”

很快,奥野带着他的中队,迎着刺骨寒风,耀武扬威开进黑云山区,来到青蛇寨后面的一座小山安营扎寨。他站在一个制高点上,举起望远镜仔细地观察青蛇寨:这个寨子方圆不过二三里路,由青石建成。寨子前面是条河,河面宽阔,已结着薄冰,其他三面是山,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寨子里边巷子狭窄,青石铺的小道弯弯曲曲,像条缓缓游动的青蛇,称它为青蛇寨名副其实。奥野对着青蛇寨看了半天,总也弄不明白,一个颇有战斗力的日军小队,遇上再厉害的对手,总会激烈对抗一阵吧,怎么进去后一枪不放就没有了影踪呢?寨主龙天彪用了什么神秘战术,一口就把一小队日军吞下?奥野放下望远镜,独自寻思,感到迷离又兴奋。

服役前,奥野是东京一所中学的历史教师,十分崇拜中国的传统文化。眼下,他对青蛇寨产生了强烈的兴趣,这个寨子能让一个小队失踪,一定有着奇特地方。他一定要查出其中原因。直到傍晚时分,他才站起身子,面对青蛇寨高高举起双拳,发出“嗷嗷”的嗥叫,发誓一定要踏平青蛇寨。

第二天,太阳刚刚升起,奥野就让他的部下吃饱喝足,全中队浩浩荡荡开到青蛇寨。寨子的围墙高达二丈有余,巍峨结实,寨门大开,奇怪的是里边一个人影也没有。奥野吸取前不久一个日军小队覆灭的教训,让大部队原地待命,只挑了十几个精壮鬼子,自己挎着腰刀,举着推上子弹的手枪,小心翼翼地进入青蛇寨。

二、神秘青烟

进入青蛇寨,迎面是条三四尺宽的巷子,地上铺的青石板已被踩得光溜溜,可见寨子里不是没有人,而是很多。两边的青石高墙挂着青苔,呈青褐色。可此刻巷子里还是空无一人,像座死巷。奥野观察一会,朝前一挥手,十几个鬼子躬着腰,举着枪,沿着高墙往里边走。谁知道走了小半天,又回到了老地方。奥野想不明白,昨天明明在后山上观察到巷道是螺旋形的,可以顺着圈子进入寨子中央,可现在怎么进不去呢?

奥野感到新奇又刺激,他就不信找不到进入青蛇寨的口子,又领着鬼子小心地向前走。走了一圈,还是回到了老地方。

奥野不但没死心,反而兴趣更浓,品茶似的仔细留心每垛高墙,企图找到一扇门或一个洞,但一切都是枉然。

正当奥野对着高墙茫然不解的时候,死一般寂静的巷子里突然发出“丝丝丝”的声音。奥野大吃一惊,急忙四处张望,但见两边高墙的石缝里冒出缕缕青烟,发出一种异香。可是不过五六秒钟,鬼子都开始头晕恶心,眼前的高墙晃动起来,双腿像踩着棉花团,怎么也站不稳。

奥野大喊:“有毒气,快跑!”他猛然醒悟,前不久的一小队日军,定是被眼前的这股青烟熏倒的。

奥野领着惊慌失措的鬼子跑了一段路后,青烟消失了,巷子恢复了平静。奥野惊魂未定,清点人数,少了三四个鬼子。他立刻掉转身,准备回去把熏倒的鬼子拖出去,可连鬼子的鞋都没有找到一只。他抬头看看天,像一溜曲线,阳光灿烂,人飞不上去。再看看两边高墙的石缝,紧密得连刀口都难以嵌入,绝不可能从石缝里伸出手,把熏倒的鬼子拖进去!那么,上天没有梯,入地不见洞,两边高墙严密,被熏倒的鬼子怎么会蒸发得无影无踪呢?

奥野初尝了这个青蛇寨的厉害,带鬼子撤回营地后,认真翻起了随身带的《孙子兵法》,可各种阵法看了个遍,也对不上青蛇寨使的是什么阵。到了晚上,他点上油灯,又翻开《三国演义》,看着看着,他突然一拍大腿,只见第七十一回中罗贯中写道:“可激劝士卒,拔寨前进,步步为营,诱渊来战而擒之……”

读到这里,奥野的脑子豁然开朗,心中有了对付青蛇寨的办法。

三、步步为营

天亮后,奥野把中队的6门小钢炮一溜排在山头上,对准青蛇寨。这种小钢炮,弹头能够钻透钢筋水泥建筑,对付青蛇寨的青石墙应该足足有余。奥野的打算是,先由小钢炮轰寨子的第一圈,轰塌一段出现口子后,再轰第二圈,让青蛇寨的防守一圈圈缩小,这就是《三国演义》中步步为营的战法。想到这里,奥野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咣——咣——咣——”随着一面白色小旗的挥动,6发炮弹一齐朝山下的青蛇寨飞去。奥野举起望远镜观看,发现颗颗炮弹准确地落在青蛇寨的第一圈高墙上,弹点冒起朵朵淡淡的黑烟,接着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可是只见黑烟冒,炮声响,就是看不到青蛇寨的高墙被轰塌。奥野感到奇怪,又命令打了几十发炮弹,隆隆的炮声中,青石高墙仍是巍然挺立!

奥野深深吸口气,难道青蛇寨的青石高墙是钢铁浇铸的?他下令停止炮击,带着一个小队鬼子下山,来到青蛇寨前,仔细观察小钢炮的落弹点,发现只是在高墙上炸出一个个小汤锅似的浅坑。他敲着自己的脑袋,觉得自己跑了半个中国,打了那么多的仗,还没遇上如此坚固的建筑物!

奥野命令士兵用钢镐对着高墙砸,“吭哧吭哧”砸了半天,高墙才被砸出个仅能探进一个脑袋的小洞。墙体足有3尺多厚,里边全由碎石与石灰、生矾、糯米浆混合浇灌。他知道在中国古代,凡坚固的建筑物如桥梁、城墙,帝王将相陵墓甬道的封口,都是这类材料,极为坚韧,历千年风雨而无裂缝。眼前的高墙那么厚实,小钢炮的威力自然无法达到,除非拖来重炮。可这里是山区,连像样的路都没有,拖重炮进来不现实。他在高墙前徘徊良久,脸上又奸诈一笑,决定放弃炮轰,采用第2套方案。

在奥野的命令下,鬼子在巷子里每前进二三十步,就用石灰水在高墙上刷一个大大的记号,以防进入后跑不出来。可是这回怪了,巷道畅通无阻,进入到第3圈,才听到从两边高墙石缝里又“丝丝丝”冒出青烟。奥野诡谲一笑,立刻下命:“戴防毒面具!”

鬼子屏住呼吸,伸手从背后袋子里掏出防毒面具,麻利地戴上,再也不用惧怕高墙石缝里冒出的青烟,加快脚步向内圈进入。

当他们顺利进入寨子第5圈的时候,鬼子拎着的石灰水快刷光了,还是没有遇上抵抗。奥野放慢了脚步,觉得太不正常了。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呜哇呜哇”鬼哭狼嚎般的怪声,由远及近,由低到高,惊天动地,具有无法抵御的冲击力。刹那间,巷子里的鬼子兵又像中了邪似的,一个个东倒西歪,像醉鬼,不知天地,不辨方向,这回鬼子中的毒是怪声引起的,戴上防毒面具也起不了作用。

奥野大惊失色,急忙下令拖着倒下的五六个鬼子往回狂奔,幸亏一路刷了石灰水做了记号,他们才得以沿着窄窄的巷子撤出寨子。

这时,奥野突然听到身后寨子里传来阵阵嘲笑声、欢呼声。原来,这个寨子并不是空的,寨民一直隐蔽在鬼子的左右,用神奇的战法让奥野又一次失败。

奥野感到十分愤怒、羞辱。这场窝囊的、用不上力、像同幽灵打的仗,让他有了一种无可形容的沮丧……

第二天一早,奥野发出了撤军命令,狼狈地退回了县城。

鬼子撤离后,青蛇寨又恢复了活力,百姓纷纷涌上狭窄的巷子欢庆胜利。

四、化装探路

10多天后,一个挑着货郎担、摇着货郎鼓的大胡子中年人来到青蛇寨,穿街走巷做着小生意。他不是别人,正是化装后到青蛇寨探路的鬼子中队长奥野。他原本就能说一口地道的中国话,再经过化装,谁也认不出他是个假货郎。

此刻奥野挑着货郎担,摇着货郎鼓,似乎忘记了自己是个日军中队指挥官,边做生意,边细细地欣赏巷子两边古朴凝重的青石建筑,心中赞叹不已。可是到了午后,突然乌云密布,寒风渐起,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巷子里的人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孤零零挑着货郎担的奥野。他感到十分奇怪,只是一眨眼间的事,他根本就没有看清寨子里的人是怎么消失的。

奥野紧紧棉衣,感到彻骨的寒冷。雪越下越大,眼前白茫茫一片,他紧张起来,挑起货郎担加快脚步。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出路,总是在兜同一个圈子。这时天色已晚,如果出不去,晚上必定冻死在积雪的巷子里。

就在他感到绝望无援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这声音不紧不慢,他跑得快,脚步声跟得快,他停下,脚肯声也停下,像幽灵似的怎么也甩不了。他几次回头张望,飞舞的大雪里什么也瞧不见。他全身的汗毛孔收缩起来,再次回头张望,才看到有团飘忽不定的影子跟在他身后。他惊得头皮发麻,本能地把手按到腰部,那里插着一支手枪,朝那团黑影大声喝问:“谁?是人还是鬼?”

“我是人啊,不是鬼!”黑影走到奥野面前,对他说,“呀,你不是来我们寨子卖东西的货郎吗,怎么还没有跑出去?”

奥野终于看清,面前站着一个有点驼背的瘦削老人,脸色慈祥,对他并没有恶意。奥野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装出一脸苦相说:“是呀,老人家,你们这个寨子怎么这样怪,走得进来,却走不出去,要不是遇上你,我只能冻死在巷子里了。”

老人说:“是呀,雪下得这么大,如果在屋外过夜,非把你冻死不可!”

奥野连忙央求老人:“老人家,你送我出去吧,我给你钱。”他从口袋里抓出几块银元。

老人把银元一推,告诉他:“就是送你出了青蛇寨,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天寒地冻,你到哪里去过夜?况且,这山野里有狼,你一个人赶夜路很危险,倒不如去我家住一晚,明天一早送你出去。”

奥野听了大喜,这真是个好机会,到时见机行事,便在大雪里七拐八弯跟着来到老人家里。老人烫了一壶酒,炒了两样菜,替客人压惊。奥野一面喝酒,一面故作漫不经心地问:“老人家,刚才我迷在巷子里,你是怎么知道的?”

老人呷口酒,举起一支蜡烛,说了声:“客人,跟我来。”

奥野好奇地跟着老人来到后面一间小屋,发现地上有个碗口大的洞。老人说:“客人,把耳朵贴上去听听,看能听到什么?”

奥野俯下身,把耳朵贴在洞口,只听到洞里发出“嗡嗡”的声音,有时高,有时低。“洞里有什么?”他疑虑地抬起头问老人。

老人告诉他:这小屋中间,埋着一口大肚小口的水缸,这缸是专门用来监听寨子里的脚步声。寨子里的人跑惯了青石板路,落脚的声音匀称自然,若是外地人进寨,落脚时快时慢,声音时高时低,一听就能辨别。刚才老人听到了奥野的脚步声,就知道有客人迷路了。这缸家家户户都有,一代代传下来……

奥野来了兴趣,问:“你们为什么要埋这种缸?”

老人告诉他:“青蛇寨地处大山深处,常有匪盗进寨骚扰。家家埋口听音缸,一听一个准,防备匪盗十分管用。”

奥野喝口酒,故意装出惊讶的神色问:“老人家,这青蛇寨果真十分稀奇,你能给我说说它的来历吗?”

老人“嘿嘿”笑了声,骄傲地把青蛇寨的来历细细道来:明末,南京有个姓龙的大老板,带着家族躲避战乱来到黑云山区。山区虽然没有兵乱,但也不安宁,于是龙老板亲自设计并建筑了这座蛇形寨子。建筑材料取自后山的青石,因此这个寨子又叫青蛇寨。龙老板的后代一代代按照前辈的蓝图自盖房子,才慢慢形成目前这个规模。也正因为盗匪进不了青蛇寨,进来了也出不去,才使得龙家代代不受侵扰,安然无恙……

五、破获秘诀

奥野又装出很感兴趣的样子问:“老人家,听说前不久有一小队日军进入青蛇寨,一个也没有跑出去,有这样的奇事吗?”

老人又笑呵呵地回答:“有啊,日本小鬼子瞎了眼,自找死路!”

“都死啦?”奥野惊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老人说:“那倒没有。我们青蛇寨有条规矩,如果你不伤人,我们也不伤害你。这小队鬼子进寨后没来得及打枪,就一个个束手就擒,因此,我们青蛇寨的寨主龙天彪便把他们关在寨子中央的屋子里……”

奥野暗暗松口气,又问:“听说他们是为了追赶八路军的伤病员,还有一个负伤的八路军团长,是不是?”

“是呀,八路军的伤病员和王团长正分在一家家养伤呢。嘿,住在我们青蛇寨,不是我夸口,堪称铜墙铁壁,比任何地方都安全!”老人自豪地拍拍胸。

听到这里,奥野又试探着进一步问道:“老人家,这个寨子为什么外人进不来,进来了又跑不出去,奥妙到底在哪里?”

老人警惕起来,摇摇头说:“这个你就别问了,进出的秘密不能告诉你,这是老祖宗传下的规矩,任何人也不能毁了寨子当罪人。天不早了,睡觉了,天一亮我就送你出去。”

奥野急忙从口袋里摸出一只金灿灿的金戒指,对老人说:“我是个做生意的中国人,见你们寨子的生意好做,以后还想来。如果进不了也出不去,生意就做不成了。你就帮帮我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老人看着金灿灿的戒指,心似乎有点动了,但又摇摇头,把戒指推开。奥野装出下决心的样子,又摸出一块骨牌大的金砖,放低声音说:“老人家,人活在世上,不就为过上好日子吗,这笔交易你不会吃亏的,我只图个来去自由。”

老人终于在金戒指和金砖的诱惑面前动摇了。他用手指醮着酒,边画边告诉奥野:这青蛇寨初看一圈圈的,一共有18圈,像条游动的青蛇,平时沿着青石板道能进能出,如果遇到盗匪来骚扰,那么立刻会被两边的活动墙封住,进不得又退不出了。

“墙壁由青石砌成,怎么能活动?力大无穷的神仙也推不动啊!”奥野惊奇得瞪大眼睛,这可是进入青蛇寨的秘诀!

老人摸摸下巴,看了一眼奥野,呷口酒说:“活动墙都是木板呀,涂上同青石一样的颜色,外人哪里看得出?活动的木板只需一个男子就能在眨眼间搬动。”

“啊!”奥野听得惊呆了,又问,“可你们如何看得出哪一垛墙是涂上颜色的木板?”

老人又醮了酒,在桌子上画的图上点了几下,说:“这里就有块活动的墙壁,只容一身,有专人负责打开和关闭。寨子里的人在紧急情况下,一拍即开,开后即闭,快得让你眼睛都看不清。如果有外人,施放青烟熏倒你就是。”

奥野心里一跳,赶紧问:“什么青烟有那么厉害?”

老人“嘿嘿”笑着回答:“在我们山里,能迷倒人的草多的是,家家平时都大量采摘晒干了备用,一有情况就点上放烟……”

奥野明白了,又问:“那么,活动墙的位置如何辨别呢?”

老人回答:“很简单,从进入寨口起,每隔100步,两边都有块活动板墙。进入下一圈,两边活动板墙分别向前移动5步。青蛇寨一共18圈,依此类推,只要记住,你就不会跑错。”

“要是这活动墙的秘密万一被人识破,怎么阻止外人进入?”奥野抑制不住满心激动,继续问。

“那方法多了,除了刚才我说的施放毒烟,还有更厉害的一招:寨子家家户户有支用山莉竹做的笛子,它有丈把长,全家人合着吹。这山莉竹的管壁特别薄,加上音调独特,全寨子二三百支笛子一起吹,寨子的高墙都要抖动,让歹人顿刻失去神智,寨外的人都称它为魔笛!”

“那么,你们自己为什么不受伤害呢?”奥野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他带着一小队鬼子第二回进入青蛇寨,遇上的应该就是驼背老人所说的魔笛了,果然厉害。

老人解释:“我们吹笛的时候,人人耳朵里都塞上从后山采来的一种草球,笛声再厉害,脑子也不会犯糊!”说着,他就拿出那种草球让奥野看,是个白色绒球,看上去像蒲公英。

当天晚上,奥野心花怒放,他想得到的都得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雪停了,巷子里积了厚厚一层雪,驼背老人把奥野送出了青蛇寨……

六、瓮中捉鳖

3天后,奥野又带领鬼子气势汹汹卷土重来。为了防止魔笛,他让士兵都按青蛇寨驼背老人说的那样,从山上采来蒲公英那样的白色草球,各自藏好备用。

奥野的中队进入青蛇寨寨口后,他想试试驼背老人有没有骗他,就按老人说的那样,向前走了100步,然后轻拍看似同青石差不多颜色的墙壁,里边果然发出空洞的响声。他再用力一推,奇了,墙壁移动,出现了一个可容一个人出入的空洞……

奥野欣喜若狂,立刻带着他的中队快速穿过空洞,就这样一直顺利地进入到第5圈,空荡的巷子里才响起“呜呜哇哇”的魔笛声,企图阻止他们继续进入。

奥野心里暗笑这青蛇寨寨主龙天彪也就这两招。他立刻命令鬼子兵把白色草球塞进耳朵,寨民这回吹的魔笛当然失灵了。

当奥野带着他的中队顺利进入第8圈的时候,还没有遇上丝毫抵抗。奥野困惑了,寻思:难道青蛇寨主龙天彪害怕了?退缩了?奥野抬头看看,天高云淡,高墙静静地矗立在两边,在青石小道上投下浓重的阴影。他像嗅到了什么诡异的动静,突然大喊:“停止前进!”

几乎在同时,传来惊天动地的击鼓声,夹着“活捉鬼子!不要让鬼子跑了!”的呼喊声。

巷子两边的高墙上,刹那间密密麻麻站满了寨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接着,高墙上如雨点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块。

奥野惊疑之后又十分兴奋,青蛇寨的人终于出现了。由于鬼子兵都戴上了钢盔,奥野根本不担心他的士兵出现头破血流的局面,命令士兵向高墙上开枪。

这时,在窄窄的巷子里,200多个鬼子,200多条枪,一齐朝高墙上的寨民射击,枪声密集得像大锅炒芝麻。高墙上的寨民不断倒下,又不断站起来。大约五六分钟后,寨民一下消失了,也就是说,活着的人都撤向后圈了。

奥野下令乘胜追击,进入第9圈、第10圈、第11圈……虽然一路上遇上寨民抛石头的零星抵抗,但抵抗渐渐稀少,终于在接近寨子中心二三圈的时候,高墙上抵抗的人影一个也不见了。

奥野大喜,估计青蛇寨的人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寨子的中心圈就在眼前,也就是驼背老人所说的,一个小队日军就关在那里的房子里。到时候,他除了救出日军外,还能活捉寨主龙天彪、八路军伤病员和受伤的八路军团长,立下如此大功,他将受到黑田大佐的奖赏和提拔。正当他兴奋得手舞足蹈时,又突然听得一阵“当当当”的锣声,在青蛇寨上空清脆而激越。奥野急忙张望,发现两边高墙上一下出现了排得密密的黄色大伞,随着有节奏的锣声,黄伞后面发出阵阵呐喊声:“小兔子,你们的死期到了!”“投降吧,你们跑不了啦!”“活捉奥野!”

显然,在一把把大黄伞后面,隐藏着青蛇寨的寨民。奥野怎么也想不通,刚才一圈圈的打进来,高墙上的寨民一批批的倒下,一个寨子的老百姓也不过如此数目,难道里边藏着千军万马不成?他再仔细朝一把把大黄伞看去,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无非是中国古代打仗时用的挡箭牌。这么一想,他又暗笑起来,青蛇寨的寨主龙天彪真蠢,就像当年义和团抵抗八国联军那样,如此黄伞挡风雨尚可,如何抵挡得住现代洋枪洋炮?他抑制不住满心狂喜,大声命令:“射击!”

顿时,鬼子200多条枪一齐朝黄伞开火,热闹得像过新年放鞭炮似的。可是,让奥野目瞪口呆的怪事出现了,两边高墙上排列得密密的黄伞竟然一动不动,没有一把伞被子弹击穿。这些黄伞难道是钢伞,打不穿也击不垮?奥野发疯似的喊:“射击!给我把这些刁民全杀光!”

就这样,激烈的枪声又持续了10多分钟,鬼子的枪声渐渐稀下来,最后戛然而止,鬼子的子弹全部打光了。

“啊,鬼子子弹打光了!”“活捉奥野!”“小鬼子,快投降吧,不然死路一条!”高墙上黄伞后面的寨民一齐伸出脑袋呼喊。

奥野从癫狂中清醒过来,他明白自己轻敌的致命错误,他的中队被青蛇寨寨主龙天彪一路引诱,步步深入,子弹告罄,手里只剩下刺刀。可刺刀又有何用,根本够不着高墙上密密麻麻的寨民。他感到阵阵惊惶,急忙命令后撤,可是这时他们再也找不到涂着绿色的活动板墙。在这狭窄的巷子里,鬼子成了瓮中之鳖,青蛇寨即使不动一刀一枪,他们也得饿死、渴死、晚上冻死!

七、邪不压正

又一阵锣声过后,高墙上突然出现了前几天向奥野出卖寨子秘密的老人。此刻他的背不驼了,挺立在高墙上,双目生光,威风凛凛。他的身旁站着个八路军军官模样的人,腰里插着手枪,浓眉大眼,十分威武。那个老人对高墙下瞪着傻眼的奥野大声说:“奥野,我就是青蛇寨寨主龙天彪,我身旁的人就是你们要抓的八路军王团长。如果你们有插翅飞上来的本领,就统统上来吧,我同王团长保证一动不动。”

王团长微笑着朝奥野点头:“奥野先生,中国有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希望你看清形势,放下武器,我保证你和你的部下人身安全!”

“不,我绝对不会投降的!”奥野“嗖”的一声拔出腰刀,朝高墙上喊,“龙天彪,在我向天皇殉职前,只想弄个明白,为什么我进来了却出不去?”

龙天彪摸摸下巴说:“狡兔三窟,兵不厌诈,你应该明白吧?”

奥野咬咬牙,点点头又问:“我们皇军进了你们青蛇寨,你们的寨民被我们打得一批批倒下,一个寨子方圆不过二三里,青蛇寨究竟藏有多少人?”

龙天彪呵呵笑了,回答奥野:“很简单,我们扎了百把个草人,穿着衣服,人躲在下面,你们一打枪,草把就倒下,退到后一圈,为的是引诱你们步步深入,也是为了消耗你们的子弹!”

奥野惊傻了,又问:“那么,你们最狠的一招,那一把把黄伞是用什么特殊材料制作的?那么坚固,子弹都打不穿!”

龙天彪哈哈大笑:“那黄伞呀,用生牛皮先在桐油里浸3个月,干透后再用生漆反复刷几十遍,最后把3层牛皮叠制成黄伞,坚韧结实,子弹打上去,不是吱溜一声滑飞,就是被厚厚的牛皮牢牢卡住,哪里伤得了人?”

“天灭我呀!”奥野为自己受到龙天彪的愚弄羞愧难当,瞪出血红的眼睛大喊,“你们中国人大大的狡猾!”

八路军王团长双手叉腰,严肃地说:“这不是狡猾,是我们老祖宗传下的智慧,可笑你们这些侵略者,在中国人的智慧面前只能是失败的下场!”

奥野突然高高举起战刀,仰天朝高墙上大喊:“龙天彪,我不服气!你的下来,我们来场决斗,一对一。如果我赢了,你让我的中队撤出去,我以后再不来犯;如果我输了,我的中队统统缴械投降!”

“好,奥野,我答应你,让你输得服气!”龙天彪说罢,从高墙上轻轻一跳,稳稳地落在巷子里的奥野对面,笑笑朝奥野说:“奥野,怎么斗?”

奥野在日本受过严格的格斗训练,一看眼前的龙天彪瘦瘦的,身子骨轻轻的,心里有了几分把握。这可是关系到他和整个中队的生死命运,他深深吸口气,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赢,一定要为天皇陛下争气!”“咣当”一声,他把战刀扔到青石板上,说:“我们来摔跤,三比零才算胜!”

龙天彪点头回答:“好,主随客便。”

一场中日格斗开始了。奥野使的是野蛮的硬功,龙天彪用的是柔功,忽左忽右躲过奥野的险恶招数,同时出其不意地向奥野攻击,奥野连续两局都重重摔倒在青石板上。

高墙上的寨民拍手欢呼:“奥野,服输吧,饶你一命!”

龙天彪拍拍身上的衣服,朝奥野说:“奥野,我劝你一句,到此为止,你已经输定了!”

奥野爬起来,眼睛血红,歇斯底里地喊:“不!龙天彪,你不要高兴得太早了,还有一局呢,若我赢了,再比下去!”

“好!”龙天彪说:“来吧,我站着不动,如果被你击倒在地,就放你们出去!”

“好,你龙天彪说话要算数!”奥野怀着最后的希望,开始攻击龙天彪。哪里知道,瘦瘦的龙天彪像根顶天立地的石柱子,任力大无穷的奥野用头撞、用拳击,用腿踢,他当初训练时所有的路数都用上了,龙天彪却双手抱胸,笑眯眯地巍然不动。这时,两边高墙上的寨民又发出雷鸣般的声音:“奥野,你输了!”“奥野,别白费力气了!”

巷子里的鬼子见奥野取胜无望,端起刺刀发出“嗷嗷”的绝望叫声。

也就在这时,奥野突然一个倒地,抓起格斗前扔下的战刀,嗥叫着向龙天彪劈去。与此同时,十几个鬼子也举着刺刀一齐刺向赤手空拳的龙天彪,龙天彪命悬一线。高墙上的寨民“啊”的一声喊,心都吊到嗓子眼。这个狗日的奥野,说话不算数,寨主龙天彪上当了!

八路军王团长在高墙上用驳克枪指着奥野愤怒地喊:“奥野,放下你的屠刀!”

奥野哪里肯听,举刀高高劈下。龙天彪不慌不忙,侧身让过,可鬼子的十几把刺刀却同时刺过来,眼看龙天彪危在旦夕。在高墙上寨民的一片惊呼声中,龙天彪突然身子一缩,蹿到半空,张开双腿,“嚓嚓嚓”把鬼子的刺刀踢得满天飞,最后又落到惊得目瞪口呆的奥野跟前,笑眯眯说:“奥野,这下你该服了吧?”

高墙上的王团长放下了心,大声警告奥野:“奥野,你已经看到了,中国人不但有智慧,更有无法抵御的勇气,这是任何敌人都征服不了的。中国人不杀俘虏,你赶快叫你的部下投降吧!”

“不!”奥野挥起战刀,朝鬼子嚎叫,“为天皇尽忠的时刻到了!”说完剖腹自杀。他身边的日军纷纷跪下,举起了武器……

第二天,巷子里鬼子的污血已经被冲刷干净。鲜红的太阳升起来,巍巍青蛇寨,在阳光下昂然挺立……

本文【神秘的青蛇寨_中国民间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minjianchuanshuo/53464.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民间传说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追捕_中国民间故事

      娄城来了采花贼,武功极为高强,能飞檐走壁,能穿墙入室,每每到了子夜时分,此采花贼就潜入民宅,祸害少女,而且,采......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被追捕的救命恩人_中国民间故事

      鲁华是个老板,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这一天,他从外地出差回来,下了火车之后,先给孤孤单单守候在家里的老父亲打......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郭沫若巧戏特务_中国民间故事

      1928年,郭沫若因受到蒋介石的通缉,被迫离开上海远赴日本,开始了海外十年的流亡生活。然而,东京警视厅得知郭沫若是......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地主_中国民间故事

      上世纪二十年代,豫南x县城城墙下的破庙里,住着一群流浪儿,其中有个约七八岁的小孩子,老是跟在这群孩子的后面跑来......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地主_中国民间故事

      外婆说,那一个被绳子捆牢了的人,年轻时非常英俊,是种地的好手。外婆说这话的时候,有几个壮年男子正在掏空了粪水的......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死咒_中国民间故事

      南宋临安府,风波亭事件十余年后的一天上午,秦桧突然心血来潮,乔装成一个算命先生,玩起了微服私访。他想看看岳飞死......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一石三鸟_中国民间故事

      明末清初,孔县令刚上任,就接了一桩命案:县里最大的酒楼醉春风的大掌柜黄大业被人下毒害死了。黄大业的妻子张桃花告......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老街大炮_中国民间故事

      老街的大炮,不是用来打人干仗的大炮,大炮是个人名,霍大炮。 大凡故事里说的奇人都有奇特的故事,霍大炮也不例外。......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御赐木箱_中国民间故事

      1。别动我的木箱 明正德年间,举子陈松进京赶考。陈松做得一手好文章,只因没钱打点,只中了个进士末名,委以新城县知......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 审鞋_中国民间故事

      大年初一现男尸 明朝某年的大年初一早上,阳丰县县令陈安仁刚起床,捕头刘强便来报,说城北门外的树林里发现一具男尸......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