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租_百姓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合租_百姓故事】一 遇到金银花是在堂妹的干货店里。她坐在堂妹老板桌前的一只沙发上,茶几上放了一只一次性纸杯,水已喝了一半,她应该先我在这里坐了一段时间了...

  一

  遇到金银花是在堂妹的干货店里。她坐在堂妹老板桌前的一只沙发上,茶几上放了一只一次性纸杯,水已喝了一半,她应该先我在这里坐了一段时间了。我知道她是我堂妹的小学同学,我堂妹在城里开店了,她理当来看看。

  说实话,能在这里见到金银花,我心里自然高兴,到底是老乡,小时候大家在一起玩过,在一个教室里读过书。那时村校里只有一个老师,一个教室,却有四个年级,就是所谓的复式班。一个老师在一节课里,忙忙碌碌,马不停蹄,从一年级教到四年级,我自己的作业做不好,倒是老去偷听高年级的课,经常把自己弄得主次不分,本末倒置,用老师的话说是好高骛远,神经错乱。现在条件好了,我们这里已不见了中国式的村校了。金银花低我两级,由于她家里困难,又无兄弟,村校四年毕业,她就回家替父母洗衣做饭砍柴放牛了。我是男儿,从村校到公社中心学校,一直读到大学毕业,分配在这莲城工作,总算变成了城里人。金银花出嫁以后,我就很少见到她,后来听说她一家人也住在莲城。一天,太阳很晒,我在大洋小区找到一个树荫地方停车,见她推了一辆三轮车在路口卖煎饼,我本来只想买一只,她一定要塞给我两只,还执意灌了鸡蛋,坚决不收钱。到底是老乡啊,吃了一只饼(另一只送给了我的同事),我感动了好几天呢。

  我们进屋后,堂妹过来陪我妻子说话,金银花跟我打过招呼以后,就不见声响,她与我妻子不熟悉,一个人凄凄地坐在那里,神情有些落寞。她比我上次看到的瘦多了,是那种干瘦,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看上去有些憔悴,给人一种苍老的感觉。把日子过成了这个样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讲是致命的。我想过去跟她聊聊,妻子却拉着我辨认黑木耳的好差。我也没种过黑木耳,反正晒干了,都蔫成了脆脆的一小朵,说实在的没有一点经验。近来我体检出来有好几个高箭头,黑木耳就成了我厨房的主菜了,无论是小炒还是煮汤,都要放点黑木耳。她说黑木儿能降血脂,有利于血管保健。按我的推理,该是小朵的好,小朵的嫩呀。妻子说还是大朵的好。堂妹叫我们干脆各取些回家用水泡开炒起来吃吃看。

  大家把金银花一个人晾在一边,我有些过意不去,总是儿时的伙伴,以前也亲如兄妹,有许多往事值得我们去回忆。走过去给她续了茶水,她很激动。她说,嫁人之后,跟老公到外地开过熟食店,生了一女一儿,女儿都初中毕业了,回到莲城后一时找不到生意,就在小叔子鸡摊边上搭了个塑料篷屋,做起杀鸡褪毛的活儿,收入还行,就是龌龊些。妻子插嘴说,好像哪里见过;后来说,想起来了,曾经到她摊里买过水鸭。金银花说,有时会到小叔子摊位上帮个忙。她又说,她怀了儿子后就不做了,她老公说这样的地方对胎儿成长不好。她老公叫陈在理,后来跟了一个亲戚去河南开超市了,出了点事。我问她儿子几岁了,她说才几个月,反正煎饼生意主要在早餐时候,日中间就不那么好了,这样好照顾儿子。我记起她为了女儿读书的事打电话找过我,莲城的公办小学很难进,她的户口不在城里,房子也没有,作为外来务工人员,只能放在最差的一些民办学校上学。

  合租堂妹过来叫金银花把那些东西拿出来给我看看。不知道是什么好东西,难不成是她哪里捡来的什么宝贝?或是有关她女儿或儿子的什么好东西?她羞涩地,有点犹豫不决地在挎包里掏着。我们都很好奇。有一次,我回老家,遇到一个熟人,他叫我过去看一样东西。他从口袋摸出了一只手机,我以为是手机哪里要调整一下。他却用手遮掩着手机屏幕,翻了很长时间,翻出了一条短信,说他中了个大奖,问我是不是真的。看他的样子,这条短信是保存了好长时间了,就是找不到一个信赖的乡人可问,那天终于碰到了我。我说,那是骗人的。他有些不信。我说,真的,这种骗人的事很多,不要理他们。凭我在城里工作的身份,相信他会信我的话。还有一次,一个亲戚的亲戚躲到房间来,乐滋滋地拿出一只金手表给我们看,说是路上捡的,问值多少钱。我们认真一看,表针是死的,再一拨发条,也是死的。我说是一只用来讹人的假表。他瓷着脸还不相信。

  金银花从包里掏出了一卷纸来。我有些奇怪。摊开来一看,有法医鉴定书、病历、医生证明、缴费发票,最后掏的一样是张黑胶片。看金银花闷着嘴不声响,堂妹帮她说到,正好我哥在,叫我哥帮助看看,打官司能赔多少钱。听到要打官司,并且是跟他小叔子打官司,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二

  金银花回到莲城,一家三口借住在小叔子的房子里。房子是小叔子陈在武租的,三居室,一厅一卫,陈在武夫妇住了主卧室,儿子住在小书房里,父母住在阳台间,总体上还算宽畅。金银花一家现在住在阳台间,公公婆婆两个搬到小书房去,小孙子回到陈在武房里。这样挤了一点,也总算解决了她一家的临时居住问题。金银花心里也没有想过跟他们住在一起,与他们挤在一块儿,还不如自家单独租间柴间来得清爽。两老却是要求兄弟两家合租,这样两家负担都会轻些,一套房子月租一千来元,两兄弟对半分,也只有五百来元,如果两老也分担一百元,那就更好了。现在租一间稍方正些的柴间也得要三百元,并且还没有卫生间,生活起居当然不方便。这件事放在金银花脑子里转过来翻过去,像炒冷饭一样不知炒过多少遍了。她想,这房子虽然面上是小叔子租的,暗地里很可能两老也会出一半的租金;如果她一家子住进来,婆婆不但不出钱,还可能会想尽办法揩她的油。在她自己拿不定主意时,她在夜里向老公说过这件事,陈在理对此有些漫不经心,反正都是自家人,算不了那么清楚!这样一来,反而把她的心思搞得更乱了。

  婆婆说,反正房子也没租到,就先这样住着好了,房租我们也出两百,不会占你们便宜的。

  金银花说,不要你老出钱,就我们两兄弟分担。她对老公说,反正我们要租到外面去的,等租到房子我们就搬走。陈在理好像没听到,没有回应。他对待家里的一些事情基本保持这种暧昧的态度,特别在老婆与老妈关系的处理上,他不敢轻易表态。

  其实大家都忙,兄弟两家子都在菜市场上,中午是不回来吃的,早餐也是到外面随便对付一下。早出晚归,在家里也就吃一顿晚餐,陈在武习惯要喝点小酒,酒一上桌,父子三人就分不清哪家与哪家了,大家围着一张桌子吃得其乐融融。金银花没有时间去租房,说实话,心里一下子也没有迫切的需求,觉得照目前这样挤下去也行。

  后来老太婆干脆承担了做晚饭的义务,也没说要哪个人买菜,今天陈在武提回一个鸭子,她就说,哟,在武把笼子里最大的鸭子提回来了吧?金银花听了,在心里回应婆婆,也就一个鸭子,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她在理也不是没买过鸭子。第二天,她叫陈在理买回一只公鸡,婆婆却说,有风湿的人不能吃鸡肉的,她关节痛,不敢吃。还是水仙说鸡的营养好,鸭子也就吃凉而已。两家子都没有记账,但也做到心里有数。啤酒是陈在武买,或者是陈在武叫他老婆水仙到隔壁店来取,记满了一张纸后,还是陈在武去结账。金银花跟他老公说,少喝点啦,喝醉了打呼噜吵死人。陈在武以为是嫂子开玩笑,没有理会,照样叫大哥喝。水仙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吃粮不管事,还在旁边乐呵呵地笑,还要端过老公的酒跟大哥干杯。金银花无声无息地走开了,回到房子里骂女儿,说女儿懒惰,长这么大了,一件短裤还要别人洗,都是吃死用现的。老妈过来坐到老头身边,用手指指金银花的房间,说,不要喝了,钱难赚啊,心疼呢,等以后两兄弟买了房子再好好地喝也来得及啊。

  金银花是个明白人,不能白喝别人的,每次回来都得带回一些烫菜,酒喝多了,当然菜也吃得多,她觉得这是一笔不必要的开销。三个臭男人凑到一起,就喝得没完没了,什么意思呢?还有一层意思,她放在肚子里不能说。面上是大家喝酒,其实他老公的酒量也不大,大多是小叔子,还有他老婆水仙喝了的。酒喝在他们自己肚子里,下酒菜却是他金银花花钱买,你说冤不冤啊!金银花曾经把这话跟老公说过,老公还骂她做事小气。气得她好长时间没有理会他了,可是老公照样喝酒,照样硬撑着。这种日子就像一块石头堵在了她的心头,又沉又凉。她想,我还不如租到外面去呢,何苦花这些冤枉钱挤在一起?

  星期六,女儿放学了,她去找房子,要女儿顶她去篷屋里褪鸡毛。女儿说,那么臭,叫我怎么去啊!她说,吃起来算你最香了。女儿说,她下周要月考了,要在家做作业。她不许,那么差的成绩,假什么用功呢?女儿有千万条理由,她都不相信。因为女儿已在学校里谈恋爱了。有一次跟一些男生在外面鬼混,就睡在外面,她两夫妻找了整半夜都找不着,等到了第二天上午九点多才回来。经她细细盘问,好在没出大问题,但她对女儿的学习已失去了信心,随她初中毕业,考上什么读什么,现在一些职业高中、旅游学校入学分数都很低,如果考不上也就算了,回家帮她做生意。

  在街上转了一整天,几乎问过了所有的房屋中介,远的地方她不能去,因为她还不会骑车。近的地方,带厕的单身公寓房要八百元到一千元,跟人家合租一套,一间卧室也得四五百元;看过几个柴间,太小,也矮,还没有窗户,也没有厕所,小区里也没有公厕,就是自己用马桶,也没地方倒粪便,实在不方便。

  跟现在的住房条件相比,还不如挤在一堆好。

  晚上吃饭的时候,水仙问她房子找得怎么样?她说,房子是很多,就是找不到自己满意的。

  现在莲城的房租都很高呢。小叔子陈在武说。

  我叫你别去费那个心了,现在不是好好的?老公道。

  女儿也插嘴道,要我这么空空地臭了一天。

  我天天在那里都不臭啊?叫你顶一天,就喊臭,你命好,有本事以后嫁个当官的老公,我苦命,嫁的老公又脏又臭……如此这般,金银花借题发挥,唠唠叨叨地讲了一大通,一肚子的气,今天总算找到了一个排泄的缺口了。

  饭桌上气氛有些不对了。陈在理自然是不敢多说一声了,连酒都喝得小心翼翼的。婆婆为了调和气氛,说,租不到房子没事,以后兄弟两个有钱了,自己买房子,一家一套,多宽敞呢。

  整天里喝马尿,能剩几个钱啊?还想买房子,想开点。金银花越说越激动。婆婆经她一说,话就噎住了,停了一下,想想又不甘心,又说,可不要把别人看低了,我两个儿子将军样的,一套房子总买得起啊。

  哼,去抢银行差不多,料他还没那个胆。金银花句句紧逼,话如刀箭。

  三个男人慢声细气地照样喝着酒,不说一句话。水仙听不下去了,说,抢银行怎么了?现在电视上放的不是经常有抢银行抢珠宝店嘛,有的抢白不抢啊,总比这样整天里唠唠叨叨地好啊。

  哼。

  哼什么,我就买套房子给你看看哪!陈在武一口气喝干了啤酒,把杯子往桌上一摔,骂道,吵死样。站起来回去冲澡了。

  三

  金银花一直想到外面租间房子,可是一直就住在小叔子的房子里。当这套房子真的成为小叔子的房子时,她宁可住柴间也要搬出去。可是小叔子说,搬什么,就住这里呗。水仙接着说,放心地住下吧,房租按老样子,不多收你一分钱,水电费对开,原来怎么样还怎么样。

  金银花还是坚持要搬出去。她对自己说,现在变成你的房子,要高人一等了。婆婆说,不要想得太多了,就算你帮在武吧,他们每月要付那么多的按揭贷款,不租给你,也得租给别人啊!总是自己人住在一起方便吧?

  就你老妖精说得好听。金银花心里这样想着,嘴里也没说什么。

  让金银花定下心来的,还是另外一件事,她怀孕了。在她决定要不要这个孩子时,还是两个老的给她拿定了主意。公公说,第一胎是女儿,按政策也可再生一胎。婆婆说,老二是个儿子,按理老大也要生个儿子才行。水仙白了一眼陈在武。金银花看到了,她当即就决定了。

  过了一些日子,金银花就不在那里做了,她实在受不了褪鸡屋里透出来的又臭又腻的气味,一走到门口就会呕吐。陈在理说,算了,回家里住着吧。可是就他一个人又做不过来,一个男的,褪毛的活儿还是女人的手脚快。说实在的,陈在理这样一个大男人,做起事来却显得有些缩手缩脚,本能上对金银花有种依赖的习惯。金银花刚回家不几天,他就打起退堂鼓来了。一个晚上,他说要跟一个村人合伙去河南开超市。金银花想想也好,杀鸡褪毛之事总不是长久之计,她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四

  陈在理走后,金银花就在客厅的一角另起锅灶了。她本想把从龙泉带回的那个旧煤气灶擦洗出来用的,她婆婆看到了,跟她说,在客厅里烧煤气,怕水仙夫妻不会同意。她嫌婆婆多管闲事,以前水仙不是也在客厅里烧过吗?婆婆说,那可不一样了,以前是别人的房子,现在是她自己的房子了。她的心气一下子上来了,一把把抹布扎到水池里,气恼恼地说,以前不是说自家好嘛,怎么了,还不如别人呢!婆婆劝她还是少说气话,要么换成电磁炉。

  客厅朝西开有一个窗户,金银花就在窗户边上摆了一张小桌子安置了她的灶台。开始几天,陈在武没说什么,水仙也没声响,因为他两夫妻白天都不在家,等他们晚上回来,金银花也早已烧好了饭菜,甚至都吃好了,碗筷都已经洗了。

  有一天,水仙的姐姐来家里,水仙提早回家做菜,门一打开,水仙姐就问,这屋子里怎么有这么多烟啊?这时金银花正在炒花菜。水仙道:“怎么连窗户都不打开呢?满屋子的油烟味,晚上怎么睡呢?”金银花在专注地炒菜,锅子里发出沙沙的油炸声。水仙姐道:“这样地薰下去,不到两年,这屋子就成了黑炭窑了。”水仙上到金银花跟前,说:“嫂子,以后还是把电磁炉搬到厨房里烧吧!”金银花盛好饭菜,端到了房间里,砰的一声关了房门,晚上就不出来了。

  金银花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辆二手三轮菜车,这种车子在莲城的街道里弄里非常多,卖菜的,卖卫生纸的,卖蛋糕的,穿街走巷,边骑边叫边卖,比在菜市场边要安心些,不会有城管追赶。金银花不骑卖,她就在小区选了个路口固定下来做煎饼生意。她置了一只煤球炉,一口平底锅,一块小面板,一个擀面棍,早上六点钟按时踩到小区门口,把搓好的面团搬出来,在面板上切成大小均匀的面疙瘩,然后用面棍儿一个一个擀开,填进菜馅,压扁,先先后后放在铁锅里煎烤。菜馅很简单,有萝卜丝的,有咸菜的,用的是肥肉,那样油水多,吃起来香。当然也有灌鸡蛋的,那得加钱。金银花选择这个职业,她是考虑过的,这活儿技术简单,她从小就跟妈妈一起做过;二来,她把锅炉支到外面来,晚上吃了回家,省得看别人的白眼。她还有一个想法是,等她肚子大了,她女儿初中也毕业了,考不上去,就可以过来帮忙。

  女儿升学考分数离二中还差三分,要多缴两万元择校费,女儿想读高中,可是金银花说没钱。她跟女儿说,初中毕业就很好了,没有当官的命,出去打工帮人看店都行了,她早年小学也没毕业,照样也能在城里混下去。女儿没有再上学,也没有按她的安排来到她的身边帮她煎饼,她去帮别人看店,不到两个月,她不声不响地在外租了房子搬出去住了。金银花去叫过女儿几次,但是尽管她怎么地劝说,不曾开口说一句。金银花知道这次是真的伤了女儿心了。

  五

  婆婆推着三轮车走在前面,金银花腆着大肚子跟在婆婆的身后,像只老母鸭,悠然地走在街上,别人看得出来,她自己也感觉得到,她的内心深处显现了那么点点得意。她晚上洗了身子躺上床时,会在脑子过一下在银行里存钱取钱的情景。她轻松地告诉自己说,吓,我们家也有钱了,一家三口,没有一个吃闲饭的,每月都有钱进账,当然是老公赚钱最多,这几年超市生意不错,银行卡上每年都以六位数递增。女儿虽然吃自己的用自己的,但金银花也得要她每月按工资的二分之一进账,女儿不同意。金银花说,以前读书花的钱就不算,以后嫁人总得置办些嫁妆啊。后来不讲工资二分之一,拢总每月交上一千元。女儿点头了,金银花盘算着也是女儿工资一半的差不多了。还有一点让金银花觉得值得荣耀的是,她肚子里怀的是个男孩,这让公公婆婆有事无事都得敬她三分。好在水仙身边有个儿子,在嫂子面前也显得大度起来,反而有意无意地也说些关心的话语。应该说,这一家子到目前为止,处得是相当地和谐。

  下个月就坐产了,金银花还要坚持到街上煎小饼,多危险啊,婆婆劝过,水仙也说过,她就是不听,她算过一笔账,她生产后至少得满月才能外出干活,这个月的贴补得提前攒钱。婆婆说,银花啊,看在我孙子的面子上,你就在家歇着不要出去干活了,在理一年也赚得不少啊,你何必要弄得这个样子呢!金银花不说,但她心里跟自己说了,这点钱也就买个客厅啊,没有房间睡哪里啊,没有卫生间怎么过啊,人家都有两卫呢,里面还有浴房,不像水仙的那个卫生间肮脏不堪,早晨大家挤在一起,弄得心里慌慌张张的。婆婆说,房子不急,儿子重要啊。她心里说,有了儿子更要抓紧买房子了。婆婆唠唠叨叨地讲,金银花照样去拉她的车。车轮子卡在了一个水泥坑里,她用力一拉,又一拉,反而用力过度,车子上了泥坑,往前冲去,她打了个脚绊,把婆婆吓出了一身冷汗。婆婆赶上来接过车把,说,你跟着吧,以后我来拉车。金银花还在客气,婆婆早已拉走了车。

  陈在理在河南早打回电话来,问要什么时候回来。金银花说外面生意忙,就不要回来了。婆婆说,生儿子是件大事,总要回来一趟呢。金银花说,回来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走的,超市里每天有那么多的钱进出,没有一个人在那里能放心吗?婆婆听她这么一说,也就不再唠叨了,改口说,家里有我呢,就叫他安心地做生意吧。金银花心里笑道,做奶奶有那么好做吗?呵呵。

  一切都如金银花谋划的一样,她的生产很顺利,一个大胖儿子,足足有六斤,不满三天,她就叫水仙帮助办了出院手续回家了。送生母的,看孩子的,亲戚朋友,陆陆续续,倒是来了不少,公公婆婆暂时不在外面揽活了,都全身心地投到了这档事上来,弄来弄去,这家就像是金银花的家,这个房子就好像是金银花的房子,水仙开始还能理解。有一次,公公忘了去幼儿园接孙子。水仙回来以后大动肝火,闹得大家都不高兴。两个都是孙子,就她金银花生的金贵吗?两位老人说他们没有这个想法,两个孙子都是他们的心肝宝贝呢。金银花说,她还没满月啊,帮她一下有什么错啊!以前水仙做生母时,婆婆不也是这样侍候着吗?如此这般,妯娌之间在心里结下了疙瘩。

  六

  陈在理在河南出事正合是金银花儿子满月那天。金银花因为孩子要喂奶不方便出远门,是她公公和小叔子去处理有关事宜的。

  陈在理出事的版本有两个。一个是公公回来说的,因为生意上的事,陈在理与隔壁老板争吵,不小心把对方推倒在地,头磕出个口子来,人昏倒了。后来暗暗地又传来了一个版本,是陈在理与隔壁老板娘相好,在家里做那事被老公捉奸,逃身时推倒了那男人,当然也可能是老板娘推倒的,是她老公嫁祸于陈在理头上。金银花猜测是小叔子背地里跟水仙说的,这或许才是事实的真相,是她公公有意隐瞒了什么,难怪水仙那几天对她显得有些不屑。婆婆后来的话风也有些不对,说如果生小孩时让陈在理回来就不会有这样的难头了。这样一说两说,婆婆干脆说,当初别让陈在理出去开店就没这个祸端了。看来婆婆是把她金银花当成了罪魁祸首了。金银花本来心情不好,见婆婆说上这样没良心的话,她一下子找到了发泄的对象。她想,不好对水仙怎样,但对你这个老妖精是没有那么多的讲究的。那晚,金银花借骂孩子跟婆婆大吵了一场。

  家里的一切争吵都于事无补,陈在理不但赔了钱,还被关进了大牢里。金银花的生活回到了过去。她想搬到女儿那里住。可是女儿说她那里不方便,房子是她男朋友租的。她不得不厚着脸皮挤在小叔子的房子里。她想出去摆摊,卖煎饼,希望婆婆能帮助她带孩子。可是婆婆并不愿意,她说,她两老总得到街上赚点口粮,大儿子坐了大牢,小儿子欠了一屁股的债,哪个都靠不住。金银花狠一狠心,也说出了一些没良心的话,说如果不是他们两老要她生孩子,哪有这么多的事啊?公公无语地埋着头,婆婆却是不那么好惹,她就在小儿子面前哭诉起来。但金银花管不了那么多,她要把儿子塞给婆婆,说是她的孙子,就该她带。婆婆不受,金银花骂她就该断子绝孙。婆婆躺倒地上疯疯癲癲喊起了皇天。陈在武一时性起,还以为老娘给金银花欺负了,上前打了金银花一个耳光。金银花把脸伸过去骂道,你这个前世儿,有本事再打啊!陈在武伸手又打了她一个耳光。金银花爆脾气上来,不顾一切地扑上去抓陈在武的脸。老太婆知道事情不好,停了哭闹,起身拉人,但金银花已经被甩倒在地了,头磕在了啤酒箱上,一下子失去了声响。

  金银花的头上磕了一个口子,在医院住了半个月才出来,但落下一个头晕的后遗症。她要求陈在武赔偿,给她母子发生活费。陈在武说每月都得付银行按揭贷款,没有钱。婆婆说,就不要提赔偿的话了,以后在他家里吃住就行了,不缴房租,不交生活费。金银花说宁可住在大桥底下,饿死在街头,也不会贪赖在陈在武家每天看那副黑脸。她说要求赔偿是合法的,否则就告他坐牢。

  金银花已把所有的材料准备好了,叫我帮助找一个可靠点的律师。我建议她最好先叫亲戚朋友调解一下,能了就了了,总归是一家人。她说也行。我问她要对方赔多少钱?她说,除了医疗费外,还有误工费、精神损失费、以后的生活费和房租费,总得等到她老公出狱才行吧?我又问她心里有没有数。她拉我到门口,凑到我的耳根里,跟我说实话,具体也没算过,她现在看中了一套二手房,算来算去还差十来万元,如果能赔十万元,那我可以马上搬出去住了。

  我沉吟片刻,回到店堂,看着他们询问的目光,不知道怎样开口才好。

本文【合租_百姓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yingxiaogushi/53410.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营销故事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找感觉_幽默故事

      近年来,我日甚一日地胖起来,很多人劝我减减肥,唯有老公不为所动,从未流露过丝毫的不满。我想,还是老公贴心,知道......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谁的责任_幽默故事

      深夜,荀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单位同事躲着他,朋友疏远他,就连亲戚也很少上门,这种孤独感日益向他逼近,他越......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最完美的男人_幽默故事

      一个人走到街上,拦住了一辆行驶中的出租车。他上了车,出租车司机说:一秒钟也不用等,你的时间掌握得太好了,简直和......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平常的幸福_幽默故事

      张超和刘云霞在这座海滨小城里,应该算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家庭了。张超做着东征西讨的经商营生,收入自然不菲;刘云霞则......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让人哭笑不得的小偷_幽默故事

      第一次,出国回来,刚下火车,发现包的拉链被拉开了。打开一看,资料还在。不过资料的空白处多了几排小偷写的字:这么......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勇敢_幽默故事

      有一天,陆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三位上将聚在了一起。他们争论起谁的军队更优秀,谁的士兵最勇敢! 喝了二三杯冰茶之......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守候鲜花_幽默故事

      四楼住着单身汉A先生,三楼住着孤身女B小姐,有一次,B小姐在一楼台阶边把脚扭了,A先生刚好回来,热情地扶着她上......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记忆_幽默故事

      那一夜,北化市市长麻卫民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眠。 他听说省委主管干部升迁的副书记曹树芝病了,在上海市住院呢。前......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哲学的责任_幽默故事

      一次,美国哲学家科恩在上完哲学导论课后,一名女生向他抱怨:听完您的课,觉得您在我深信不疑的每一件事上都戳了一个......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乌龙相亲记_幽默故事

      我从公交车上下来,哼着小曲,走在去百货大楼相亲的路上,心想着老妈所说的帅小伙子到底长什么样呢,像魏晨还是黄晓明......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