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 大姐_百姓故事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大姐 大姐_百姓故事】要进站时,大姐站在风中冲我挥手,她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蓬乱。我转过身去快步走,不敢再回头看她。 爸妈走了,还有姐姐 爸妈出车祸去世那年,大姐...

  要进站时,大姐站在风中冲我挥手,她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蓬乱。我转过身去快步走,不敢再回头看她。

  爸妈走了,还有姐姐

  爸妈出车祸去世那年,大姐17岁,正上高一,而我和我的双胞胎弟弟小杰刚读到小学五年级。

  我还记得那天不断有人到我们家里来。他们说的什么、做的什么,我都忘了,我只记得我和小杰不停地哭。我们陷入到失去父母的巨大恐惧中。后来大姐紧紧地搂住我们,用嘶哑的声音说:“别怕,爸爸妈妈走了,你们还有姐。”

  丧事办完之后,大姐退学去了爸妈原来工作的印刷厂。

  本来她还不到上班年龄,但她一趟趟地去求厂长、副厂长。人家觉得我们姐弟三人可怜,才破例让她进厂。

  刚上班那会儿,因为劳动强度太大,大姐累得晚上做梦都“哎呦”。她手上常常有被纸划破的口子。渐渐地,手指关节都有些变形。搬运东西太多时,她的腿都会变得一瘸一拐的。但即使如此,她也会一瘸一拐地走回家,用她粗糙而变形的手给我和小杰做饭。

  大姐 大姐周围人都心疼大姐。她本是我们那条街上最漂亮、文静的女孩,但家庭变故后,她变了。她剪掉了长发,穿上肥大的蓝布工作服,看上去像个假小子。她的性格也变得泼辣,为了跟婶婶要回少得可怜的抚恤金,她在叔叔家门前撒泼打滚;买菜时为了砍掉一毛钱,她很大声地跟小贩争论;晚上有人在我们家门前吹口哨,她操了棍子就冲出去。

  “你们踏踏实实上学,什么都别管”

  高中毕业时,我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而小杰落榜了。但大姐说,无论如何,也要送小杰去学点技术。可平日里,大姐抢着加班,每月精打细算,也没能省出一分钱,又一下子去哪儿拿这两笔学费?

  那段时间,大姐心力交瘁,她顶着黑眼圈四处借钱,叔叔家、表姑家……但一无所获。

  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一天傍晚吃饭时,我说:“我不想上学了,我想工作。”大姐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傻话。你才18岁,不上学,能干啥呀?”

  “你不是17岁就工作了吗。”我低着头说。

  大姐老半天没说话,后来才缓缓开口:“就因为我那么早就上班了,才不想让你们跟我一样。你俩什么都别管,就踏踏实实准备上学吧。”

  饭快吃完了,大姐忽然说:“有个事儿跟你们说一声,我要订婚了,跟顺子。”

  我和小杰都愣住了。大姐说的那个顺子,就住在街西头。他爹开了个剃头馆,他在那里给人理发。他人长得不好看,还是个瘸子。我接受不了大姐跟这么一个人订婚。

  我知道大姐喜欢过街东头的小斌哥。小斌哥考上大学那年,还给大姐送过一套参考书,说她要是回学校读书,也能考上。大姐没有回学校,但我好几次看见她拿着其中一本参考书,愣神儿。

  我和小杰还没有开学,大姐的订婚仪式就办了。

  她彩礼没要任何东西,只要钱。订婚前一天,顺子爸把一个鼓鼓的信封交到大姐手里,说:“这些足够你弟弟妹妹的学费了。只要你好好跟顺子过,以后他们每年的学费,我们都不会不管的。”

  大姐点点头,什么都没说。我的心像被刀子拉了道口子一样难受。

  30岁的大姐,看上去已是苍老的妇人

  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大学所在的城市。我几乎不回老家了,因为总觉得大姐嫁人后,自己就没有家了。大姐再像以前那样给我寄生活费时,我会给她邮寄回去,顺便附上一些我的收入。

  小杰要结婚时,我才再次回老家。我没有告诉大姐哪天回去。那天,下了火车,我径直打车回到了那条街。离家多年,这条街有了变化,旧房子都拆得差不多了,路边多了些商店和饭店。但老菜市场和那些旧平房还在。路过市场时,远远地,我听到了吵闹声,不禁驻足。

  几丈外,城管在执法。有个摊贩在地上撒泼打滚,不让城管把她的东西拉走。那是个女人,穿着一件半旧的棉外套,头发随便扎在脑后,有几绺散落在被冷风吹得发紫的面颊上。她带着哭腔喊着什么,去跟城管争夺一杆秤,夺不回来,就坐在地上哭天抢地。

  我望着她,心忽然被针扎了一下,痛起来。那个正在哭喊的女人,是大姐。半晌,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后来选择了逃离。我绕了一条街回到家,望着还是老样子的破旧不堪的老房子,眼泪忽地涌出眼眶。

  不一会儿,大姐回来了。她脸上的泪痕刚刚被风吹干,衣服上还沾着很多土。她看到我,先是嘴唇哆嗦了一下,然后才叫出我的名字,“小颜。”我忍着泪点头。才刚刚30岁的大姐,看上去已是一个有些苍老的妇人。

  大姐走上来攥住我的手。她的手掌很粗糙,手背上有冻疮。她十分欣喜地说:“你来家也不说一声,我去接你啊。这房子好久不住了,冷,你跟我去我现在住的地儿。”

  大姐拉着我,来到她现在的家,一套六十几平方米的旧楼房,是当年瘸哥母亲的单位分的房子。大姐拉我坐下,“你一定饿了,想吃什么,大姐给你做……

  家里菜不多了,你要吃什么,我出去买。”她絮絮叨叨地说着,那样子让我想起母亲活着的时候。

  我问大姐近况如何。她告诉我,印刷厂去年倒闭了,她现在在路边摆摊卖东西,生意还行。瘸哥那个剃头馆,受到美容美发行业的崛起,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不过糊口没有问题。大姐的话轻描淡写,但我知道这里面包含了多少无奈和辛苦。

  小杰结婚后第二天我就离开了老家。大姐送我到车站。要进站时,大姐站在风中冲我挥手,她的头发被风吹得有些蓬乱。我转过身去快步走,不敢再回头看她。

  她总想着我们,从没想过自己要什么

  几年后的一个冬天,男朋友向我求婚,我跟他说:“跟我回家一趟吧,结婚的话,得我姐同意。”

  男友有些诧异。我其实也诧异自己会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可是在面临人生重大的抉择时,我的脑海中刹那间就想到了我姐。

  我领着男友走进我当年生活的大街,这条街变化更大了。一些房子已被拆掉,没有被拆的,也标上了拆迁的标志。在一片断壁残垣中,我们一步步走向我的家。

  推开院门,一股面香扑鼻而来,大姐正在厨房忙着做面。我们走到厨房门口,大姐正巧出来。她看看我,又看看我身边的男友,无比欣喜道:“回来了,回来了!嗯,一会儿准备吃面。知道你们要回来了,我早回家煮了面条,出门饺子回家面,咱们吃面。”

  大姐的汤面做得真香,暖心暖肺的,男友吃了两大碗。大姐很开心,悄悄地跟我说,这个男人不错,看上去斯文,人又实在,我跟他结婚,她就放心了。

  大姐还跟我说,小杰当初结婚,女方嫌弃房子太破时,大姐就将自己的楼房换给了小杰。而现在,老房子要拆迁了,小杰又想把房子换回来。我想为大姐打抱不平,大姐笑笑说:“我原本也没打算要这房子,小杰是我们家唯一的男孩,要是你不打算跟他分房产,这房子就归他了。”我当然不打算要房产,可我觉得大姐这些年太委屈了。大姐拍拍我的胳膊,“你和小杰过得好,大姐比什么都开心。”

  我走的时候,大姐给我一个信封,里面是这些年我寄给她的钱。我说什么也不要,大姐把信封硬塞进我怀里,“姐没法给你更多,这些,你买点结婚用的东西。以后有了难事儿,回来找姐。”

  “姐,你有什么心愿没有?”临走,我问大姐。如果大姐说想旅游,我马上就请假带她去,如果她想要什么东西,我立刻就给她买。这些年大姐太苦了,她总是想着我们,从来没想过自己需要什么。

  可是大姐只是拉着我的手说:“大姐就希望你经常回来。”我含着泪点了点头。

  大姐依然是我的保护神

  30岁这年,我遇到了一些坎坷,工作遇到了麻烦,婚姻也遇到危机。我心灰意冷,觉得生活没有意思,甚至几度产生轻生的念头。

  在一个寒冷的早晨,我走在空旷的街头,不知道该去哪里。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忽然发现我走的是去火车站的路。于是,顺着内心的选择,我去车站买了张回老家的票。

  下了车,我直奔大姐开的面馆。在面馆门口,我看到大姐,她正从一辆车上往下搬白菜。大姐看到我,又惊又喜,放下白菜,在围裙上擦擦手,跑过来拉着我的手。

  我一下子泪流满面。

  “怎么了,小颜?”大姐吓坏了,一个劲儿问我。

  “没事儿,姐,我就是想你了,想吃你做的热汤面。”我说。

  大姐立刻把我拉到店里,去给我煮面。那碗面热乎乎的,卧了荷包蛋,放了香油,还有一小把绿油油的菜。

  这味道,真熟悉,这温暖,不但让我的胃熨帖,让我整个人都不再寒冷。

  我吃面的时候,大姐一直焦虑地看着我。等我吃完了,才问:“小颜,遇到难事儿了吧?跟姐说,姐给你做主。”刹那间,我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为了不让小杰受同伴欺负,拿着柳条杆子去送我们上学的大姐。

  我摇摇头。我不用大姐跟我一起去解决,吃了大姐的热汤面,我又有力气了,我能解决自己的难事儿。大姐对我说:“小颜,要是在外面过得不开心,就回家来,大姐现在有这家面馆,能养活你。”我含泪点头。

  那时,我才知道,大姐对于我多么重要。即便她成为一个历尽沧桑的平庸妇人,她依然是我的保护神。

本文【大姐 大姐_百姓故事】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gushi/yingxiaogushi/53430.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故事 > 营销故事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找感觉_幽默故事

      近年来,我日甚一日地胖起来,很多人劝我减减肥,唯有老公不为所动,从未流露过丝毫的不满。我想,还是老公贴心,知道......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谁的责任_幽默故事

      深夜,荀男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单位同事躲着他,朋友疏远他,就连亲戚也很少上门,这种孤独感日益向他逼近,他越......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最完美的男人_幽默故事

      一个人走到街上,拦住了一辆行驶中的出租车。他上了车,出租车司机说:一秒钟也不用等,你的时间掌握得太好了,简直和......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平常的幸福_幽默故事

      张超和刘云霞在这座海滨小城里,应该算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家庭了。张超做着东征西讨的经商营生,收入自然不菲;刘云霞则......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让人哭笑不得的小偷_幽默故事

      第一次,出国回来,刚下火车,发现包的拉链被拉开了。打开一看,资料还在。不过资料的空白处多了几排小偷写的字:这么......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勇敢_幽默故事

      有一天,陆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军三位上将聚在了一起。他们争论起谁的军队更优秀,谁的士兵最勇敢! 喝了二三杯冰茶之......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守候鲜花_幽默故事

      四楼住着单身汉A先生,三楼住着孤身女B小姐,有一次,B小姐在一楼台阶边把脚扭了,A先生刚好回来,热情地扶着她上......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记忆_幽默故事

      那一夜,北化市市长麻卫民翻来覆去怎么也不能入眠。 他听说省委主管干部升迁的副书记曹树芝病了,在上海市住院呢。前......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哲学的责任_幽默故事

      一次,美国哲学家科恩在上完哲学导论课后,一名女生向他抱怨:听完您的课,觉得您在我深信不疑的每一件事上都戳了一个......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 乌龙相亲记_幽默故事

      我从公交车上下来,哼着小曲,走在去百货大楼相亲的路上,心想着老妈所说的帅小伙子到底长什么样呢,像魏晨还是黄晓明......

    03-1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