岗什卡随想:雪山之情怀_情感文章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岗什卡随想:雪山之情怀_情感文章】一 好久未亲近雪山了。 我自从2003年离开西部之城格尔木之后,就再也没有走近过雪山。在格尔木工作的十八年里,尤其是1999年后,我几乎每年都去雪山...

好久未亲近雪山了。

我自从2003年离开西部之城格尔木之后,就再也没有走近过雪山。在格尔木工作的十八年里,尤其是1999年后,我几乎每年都去雪山一两次。近的,去过昆仑雪山,如玉珠峰、玉墟峰;远的,跑过可可西里雪山和长江源头格拉丹冬大雪山。

说真的,在都市里待久了,感到身体都僵硬了;心灵,仿佛失去了灵性。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在喧嚣中待得愈久,就愈发地想亲近雪山。我想念雪山。想念曾在雪山里与蓝天、白云、雪花在一起的日子。仿佛每一片飘舞的雪花,都是一段莹晶剔透的心灵记忆。

可以说,我对雪山的眷恋与钟爱,远远超岀了我对其它大山的喜爱程度。这也许是因为大雪山有着那种可以感化和融化灵魂的圣白,才让我有了深入骨髓的热爱。

当我无数次地在洁白的梦境中,独自出现在雪域之上,深情仰望格拉丹冬大雪山的那一刻,我想也许在我的前世,我的灵魂一定来过这里;或是,我曾在轮回的路上,是这片雪山脚下的一粒白雪。否则,我怎么会在梦境中站立在雪山面前,心灵纯洁得像个无邪的孩子一样呢。那一刻,我的眼里,装满了圣洁。

我想,我的灵魂,曾经一定在那个遥远的梦境里聆听过什么。究竟听到过什么,也许,直到有一天,岁月之手打开了一个个装满了奥秘的记忆,我们才会恍然明白:我们是谁,我们从何而来;最后我们为什么又要重新回归到那里去。

这莫非就是我一次次想走向雪山的原因?总之,我就是想去雪山。因为我无法拒绝来自雪山的呼唤。

朋友说:那你就去岗什卡雪峰吧,它是一座离都市西宁最近的雪峰。

于是,我就去了一趟岗什卡雪峰。

离开西宁的前一夜,西宁降下了2011年冬的第一场雪。毫无疑问,距离西宁近200公里的岗什卡雪峰,一定是厚雪覆裹,洁白无暇。果不其然,次日中午抵达岗什卡雪峰时,远远望去,整条山脉银装素裹,分外醒目。

岗什卡雪峰,亦名“冷龙岭主峰”, 海拔5254.5米,是祁连山主峰之一。据传,此山是神话故事中西王母的水晶宫,也是华热藏族崇拜的十三大山神中的第一神峰。来时,就有朋友介绍说,其山顶积雪终年不化,山上气候瞬息万变,时而蓝天白云,银光闪烁,时而狂飚大作,天昏地暗,飞雪漫卷。

说到岗什卡雪峰,其实,数年前我就在去祁连山的路上三次途经岗什卡雪峰。不过,每次都是远远地望上一眼,并未走近过它。因是夏季,岗什卡雪峰除了有终年不化的白雪外,整条青黛色的山脉皆看不到雪的影子。我问一位生活在当地的朋友:那片有白雪的山峰叫什么?朋友说:那就是岗什卡雪峰。朋友见我一脸的失望,就对我解释道:由于雪峰被前面的山脉遮挡住了,远看,只能看见主峰上的积雪,一旦进入山里,你才会窥见全貌。等冬天几场大雪过后,你再来看,整条山脉好似白色巨龙,非常壮美。

朋友说得没错!果然,当眼前的这条“白色巨龙”映入我的眼帘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太美了!简直像横空岀世的莽昆仑!

是的,洁白的大雪覆盖了一切。环望白雪茫茫的荒原和山脉时,你不得不惊叹白雪的造势能力与伟大,它们装扮出了一个广大的白色世界。兴奋的人们,下车后,迫不及待地纷纷抓举起手中的照相机,噼哩叭啦地一通贪婪的“乱射狂照”,恨不得将所有的美景,统统囊括起来,装入镜头中带走。若要说美,我认为还是岗什卡雪峰下的那道巨大的七彩冰瀑布最为迷人。

何谓“七彩瀑布”呢?其实,就是因为水中不同的矿物质而形成的五颜六色的冰。走近一看,大面积的冰面上,有红的,绿的和黄的钙化物质,白中透红,绿中透黄,美妙绝伦,颇有意境。而且,一波接一波的冰水,从高处像珍珠洒落,砸得冰崖下的清澈河水噼叭作响,很是吸引人的眼球。

站在七彩瀑布的地方,眺望雪山,你会发现雪山是那样的美丽。阳光下,吉祥的雪山显得洁白晶莹,充满灵动。微风拂过,白云轻滑过蓝色天际。好湛蓝的天空啊,仿佛水洗过似的。这种通透的蓝,让我的心,在激动中跳荡。我知道,我的灵魂苏醒了。它要亲近雪山;它要扑向雪的怀中。望着高耸入云的岗什卡雪峰,我对自己说,今天,我要携带着这颗多年未亲近雪山的魂灵,能爬多高就爬多高。因为这颗热爱雪山的灵魂,为了亲近大雪山,曾经疯狂过:

2000年的最后一天,我与好友长福为了拍摄21世纪昆仑雪山上的第一束曙光,我俩驾车在凌晨零点从格尔木出发,直奔一百多公里远的昆仑雪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吉普车像一粒甲壳虫,沿着蜿蜒的青藏公路,在山谷中穿梭前行。驶过昆仑山下的西大滩后,我将车驶离了“天路”,朝雪山挺进。小车在宽阔的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乱石的河床中,艰难而缓慢地颠簸前行。为了爬出河床,小车不慎掉进了深雪之中。我和长福将各自的双手,当成了铁掀,一点一点地将四个车轮扒了出来。然后,用“千斤”顶起车轮,搬来石块,垫在下面。那晚,留给我最深刻的印象是:当我疲惫地仰躺在厚厚的积雪之上,望着在巨大车灯的光束中飞舞的雪花时,我感到生命不仅充满了灵动,而且美妙极了。尤其当我透过漆黑的夜幕和厚厚的云层,窥望见黑夜中露着唯一一片闪烁着二三十粒璀灿星子的天空的时候,我仿佛望见了一个人灵魂的天堂。我仰躺在巨大的河床中的积雪上,久久地凝望着头顶上空的这片唯一的“星空”。四周一片漆黑和寂静。天上,还不时地在飘着小雪。几片雪花,轻落在我的眼中和嘴唇上。那感觉,犹如一串串冰润的甜吻。昆仑雪山里的这一难得的体验与影像,就这样从此彻底地铭刻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后来,我把车一直开到了4500多米的高度上,也就是说,再也没有办法往上开了。然后,我俩下车把四个车轮用石头塞垫好,然后,背起相机和三脚架,打着手电筒,在黑夜中摸索着朝山顶爬去。因为我们要赶在太阳升起的那一刻,爬至一定的高度,然后,拍下21世纪昆仑雪山的第一缕祥光。那天早晨,当太阳从东方的山顶一跃而岀时,我们的头顶,包括整个雪山的上空,层层云朵,由黄变红,那一瞬间,天空突然像开满了亿万朵红玫瑰,铺满天宇。那景像,不仅壮观美丽,而且非常震憾人心,让人彻底无语。那一刻,大自然让我明白了什么叫:大象无形,大美无言!

这段疯狂的经历,常让我难以忘怀和甚感自豪。

但此刻,岗什卡雪峰的诱惑,就在眼前。仰看近在咫尺的雪山,你会被一种吉祥而神秘的大美,所震撼。而且这种散发着雪域高原的神性之美,是很难用语言形容得出来。尽管如此,但我的心一直在仰望中向上攀升。

背好行囊后,我们开始沿着山谷的雪坡和蜿蜒向上的雪径,努力朝上攀爬。我们一边走,一边欣赏着大山两旁的美景,并不断用手中的相机,把圣洁的雪山拍摄下来。雪山上的气象,的确瞬息多变,这不,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天空,这会儿已是大雾弥漫了。气温,骤然下降。巨大的云雾从山谷那面,沿着雪山,贴着山壁,袭卷而来;顿时,将渺小如豆的人儿,包裹在里面。不过,置身于云雾缭绕之中,还真有一种恍如天境的感觉。这种突入其来的雾漫天地的境遇,对于那些初上雪山的人来说,既感到新奇,又感到惶惑。跟我同来的两位女作家,便是这样的感受。是的,人们在领略了大山的壮美与神奇的同时,又会被大山的伟力所震慑。

难怪许多人在大自然中,都会有古人庄子的那种“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的感喟。真可谓:天地有大美,山河无小气。更何况,自然界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乃至一石,皆闪烁着生命的光辉和灵性。

其实,整个爬升雪山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充分体验和认识自然的过程:感悟生命,融入自然。在体能与毅志力相较量的过程中,爬山也是一个考验和提升灵与肉的重组过程。但有一点,我们爬雪山,绝不是为了炫耀或挑战什么。说实在的,我讨厌那些把爬了几次山,或登了一下山顶,就被视为“征服”并跑回来胡吹乱侃的人。我瞧不起那些满嘴是“征服”和占领欲强烈的人。他们其实是一些根本不懂得自然的人。心怀感恩和心怀敬虔的人,是不会把养育了人类的大自然视为征服对象。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渺小如豆,不堪一击。你愈是走近它们,愈会感觉自己身同蜉蝣,声似蚊蚋。只有当你在苍茫与辽阔中,深刻体会了“望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感受,你才会真正领悟到人的渺小与无助。

我在格尔木的时候,经常因忍受不了都市的喧嚣而消隐在雪域荒原。虽然孑然一人行走在天地之间、洪荒大漠之中,心里难免会有一些枯寂,但是,对于内心渴望新生、渴望充实、追求精神自由的人来说,孤独有时也是一种大美和享受。也许,孤行者的灵魂会生产寂寞但不会感到孤独。天地之间,跋涉者的身躯虽显渺小,但其热爱天宇的思想和信仰因能与天地贯通,所以并不会为此而感到乏力和苍白。这种感触,对于经常在野外奔走的人来说,体悟些许会更深一些。

缘于对大自然的敬仰与感恩,我从不敢面对自然妄谈“征服”二字,征服什么呢?如果仅仅将侥幸爬了一次山、登了一下顶就视为所谓的占领或征服了的话,滑稽之余,不仅表现了人的可笑与肤浅,更多的则是反映了人的无知。在高山,只需一阵小强风,就会把你像一片薄纸吹下谷底,撕成碎片,让你有去无回。人啊,当命运之神,让你侥幸爬了上去,并让你又活着回来了时,你要学会收敛和善爱,而不是满嘴的狂语。

所以,每当我看到或听到一个人在高喊什么“征服自然”等胡言狂语时,我的感觉就好像一只小蚂蚁在对着一尊高耸如山的大象说,它要一口把大象呑进自己的肚子里。

虽然,我决定不了其它小蚂蚁的脑细胞里的狂妄欲,但至少,我是没有这种不自量力的征服欲念的。我一直是怀着一颗敬畏之心,一颗感恩之心,去攀登雪山的。我的心,在大自然面前,永远都是虔拜于地的。因为,大自然于我,不仅是一种心灵寄托和精神信仰,更是一种宗教。自然之母,岂能由着一些无知的“小狂儿”去蹂躏去征服呢!

一位青海的作家,在长江源头,面对格拉丹冬大雪山时,他写下了这样的文字:“大神格拉丹冬,母亲长江,我来到你的身边,不是为了猎奇,不是为了显耀,更不是为了挑战。如果我打扰了你的宁静,那是因为我的灵魂需要一个归宿;如果我冒犯了你的威严,那是因为我的生存需要一个理由;如果我窥视了你的秘密,那是因为我有权知道我的血液源自何处……”

是的,在自然面前,我们人类首先要学会认识自己,审度自己,而不是去愚蠢地与自然相抗衡。否则,我们人类不但在肉体上感到卑微,还会在精神上陷入永远的孤独。

对此,我的体会是,愈是怀着感恩与敬虔的情怀去爬雪山,心,愈将愉悦。记得在爬“花抱山”的那天,有一位叫冰的美丽女子告诉我,说临来雪山的那晚,一位喇嘛朋友在电话里嘱咐她,去雪山,一定要把自己穿得漂亮些。我问为什么?女子说:喇嘛说了,那是对雪山的敬重,山神会高兴的!

是啊,山川日月,皆是神灵的化身,人应当敬畏。日后,谁若再口出“征服”之类的狂语时,请他一定记住:头顶三尺有神灵!

下午三时,我们攀爬到了4100米的地方。然后,我们开始休息吃饭,补充体能。抬头望天,蓝天白云,阳光灿烂。环顾四周,大山中除了洁白的雪,还是雪。俯瞰山谷和远山,云雾缭绕,一朵朵飘浮在云海之上的硕大的云团,宛如盛开的大花。此景,一如白居易诗中描绘的那样:“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说真的,坐在厚厚的如棉絮一样的白雪上,一边喝着滚烫喷香的奶茶,一边欣赏着远处与近处的美丽景致,一边品味着古人诗句中的意境,真乃人生一大之享受啊!在这么高的雪山上,我还是头一回享受这么香味四溢的热奶茶——这奶茶,是我一大早,天不亮,亲自烧制的。也就是说,是我从西宁的家中背上来的啊,足足三斤重!不知你可在高高的雪山之上,喝过这么滚烫香浓的奶茶没?

没有?那下次请跟我来。

不过,我想顺便免费送你一句西部歌王王洛宾的歌词:请带着你的嫁妆,领着你的妹妹,坐着马车来……

这话,你听得懂。

离开岗什卡雪峰的那天,我说过:我还会再来的。2011年11月13日,我又去了一趟岗什卡雪峰。

喜欢雪山。我曾对朋友说过,在这个布满人类足迹的星球上,恐怕很难再找到比雪山更为圣洁的地方了。我认为,大地之外,也只有我们头顶之上的美丽而神秘的星空,才拥有那种圣洁。正因为如此,雪山的圣洁,常让我想起当年在5000多米的高海拔上看到的闪烁着璀灿繁星的浩瀚星空。

2001年8月,我在唐古拉山深夜独自仰望星空的那一幕,我永远也忘不了:满天繁星,仿佛一粒粒闪闪发光的大钻石,镶嵌在天鹅绒似的天幕上,璀璨极了。而置身天穹之下的我,就好似被缀满了亿万颗大钻戒的巨大的半圆形天罩,罩在了下面。头顶和四周,全是闪烁的星星,又低又大又亮,仿佛伸手便可摘去到。可是当你痴迷地伸出手去一摘,才发现根本就触及不到天空中的星子。这种看似很近的错觉,完全是因为人站的地方海拔高、空气洁静、能见度透明而产生的视觉效应。

生在高原长在高原的我,还从未在夜晚见过如此清澈透明、繁星明亮的星空。那晚,我一遍又一遍地数着那些挂满天穹的最大最明亮的星星,它们是天使手中的大花,还是天神的眸子呢?我就像闯进童话世界里的童子,非常好奇地想撩开夜的神秘面纱,眺望到更加遥远的星空。我知道,面对着繁星璀璨如开满亿万朵圣洁大花的星空,我的心灵深处始终有着一种向上升腾的欲念。是的,它想穿越时空,横跨亘古,与天籁对话。虽然这种心与天想沟通交流的感觉,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但生命在此种状态中的呈现,最为真挚。在隆起的高地,人的心灵愈是接近苍穹,愈能领略和感受到天地的纯净与高尚

无论是洁白的雪山,还是令人神往的星空,那种超自然的美丽,都是一种可以洗涤我们灵魂的圣洁。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由衷地敬畏大自然——也许,只有敬畏和仰望,才可最终安抚和救赎我们的灵魂和未来

遗憾的是,我们迄今连大山的那一面,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敢遑论生命宇宙的全部呢?

多少次,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每当我站在雪域高山仰望苍穹之际,我总要在心里问我自己:是谁曾引领了我一次次地走过这片神奇的大高原,让我至今都难以忘怀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造物主播洒下了生命的种子,然后将生命的密码藏匿其中,让其开花,让其结果,并让一些生命在不同的环境中不断地去适应去调整去进化。那么,生命的奥秘到底是什么?答案,也许就在时间里。时间,是打开生命之锁的钥匙。

本文【岗什卡随想:雪山之情怀_情感文章】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renwen/49437.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人文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社工项目负责人的一点思考

      杂乱无序,难诉心中所思;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想写点东西,却发现“东西”太多,不知写点什么。东边是晴,西边是......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做社工,前途无望?

      10年前,阿伟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大概内容是他想加入我们的灾后社工服务项目,记得我委婉的拒绝了他。拒绝他的主要原因......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阳光总在风雨后:戒毒所内学员帮教案例

      该案例中社工通过对冯某的面谈和观察得知冯某从出所后对所后生活比较迷茫,没有自信,对于社工的帮扶比较抗拒和不配合......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对应每股收益分别为2.73元、3.98元和5.36元

      瓷砖迎来龙头时代,较当前有翻番空间,未来双方在渠道、资源、产业布局和成本端的协同优势将逐步展现,随着欧神诺在工......

    01-01    来源:未知

    分享
  • 据竞赛组委会主任、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

      体现了对传统工艺做法的重视,举办全国性竞赛有利于发掘更多高水平文物修复工匠,从业40余年的他在向记者介绍一件“隔......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要求应征者应以含美育立德内容-生活资讯

      奖金10000元,赠送《中国棋文化楹联集》一册。 楹联大赛设优秀上联奖一名,不接受外文写作的任何稿件。 符合联律;要以......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她憑借此片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

      《西游伏妖篇》作為第二部與周星馳合作的大制作。 接連創下華語電影多個票房紀錄,不過《美人魚2》已經低調開機了,戲......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卫浴企业只有向环境友好型转变、加快绿

      以清洁绿色为根本的RIGEL锐佳卫浴,新加坡驻广州总领事馆副领事、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华南区主任邓佩筠女士出席现场......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各种设备正在进行调试-生活资讯

      一楼除了设固定品牌展区和机械设备产品展区外还将设有美食节,由中国工业合作协会、陶卫网、厨卫资讯联合举办的以“检......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能够对高处的玻璃窗、天花板和空调顶等

      地板湿哒哒的情况。 一分钟内一百多个回合旋转。 无线设计,使用之后,使用的过程中无需拖着电线。 虽然UONI由利电动拖......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