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母_情感文章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外祖母_情感文章】一 我把我的心疼,寄给一个在中国乡间等着终老的村妪。 二 她叫赵秋云, 生日 在农历八月十八。在乡下人看来很吉利的一个日子。年龄?八十七或者八...

我把我的心疼,寄给一个在中国乡间等着终老的村妪。

她叫赵秋云,生日在农历八月十八。在乡下人看来很吉利的一个日子。年龄?八十七或者八十八,谁也搞不清,她自己也搞不清,反正就那么老了。

她是我的外祖母。小小的个子,温柔的性情,眉清目秀的面貌。基于她的糊涂身世,我总一厢情愿把她设想成江南水乡来的女子。

外祖母老了,她是个找不到娘家的老人。娘家血脉上没有一个亲人,一辈子没尝过“回娘家”的滋味。

骨骼和皮肤之间没有哪怕一丁点肉。血管不再平直地顺着经络运行,而是无序地扭曲着,严重的地方鼓得像蚯蚓;表皮白白的脆脆的,透明得像张玻璃纸,勉为其难地覆着“蚯蚓”和瘦骨。“纸”上麻麻点点的,是曾经的色斑寿斑。手是不敢伸上去的,似乎一触到这“纸”,就会碎成粉末。壮起胆子捏了捏她的四肢,四肢像葡萄根一样枯硬。牙齿几近落光,由于咀嚼受伤,牙龈发炎,下巴变得肥厚光亮,与铜菊般的脸异常不协调。头发大约是在二十年前就白了的,只是没了当年那银子般的清凉光芒。现在它们像一把希拉的枯草,散落在她头颅的后半部---她的前颅倒是有些光亮的,只是头发早已不知不觉间弃它而去。还有那从前温良的眼神,现在也看不到了。现在她的眼珠像木鱼,盯着一个地方不得转动---由于上眼窝的塌陷干枯,和眼角的内收缩,其实她的眼睛比黄豆大不了多少。

这双眼睛收拢了一世风雨沧桑。现在它累了,不想再看了,造物主展给它的人生画轴已经收尾了。之所以睁着似乎只为一个终点,它知道那个终点近了。若是它偶尔动一动,那是因为它的主人突然心里有点点烦了,那个点到底在哪里呢?

不是亲眼所见,我是断不敢相信,一具血肉丰满的肉体会被岁月烟火整成这幅样子。一副躯壳,一具木乃伊。

我蹲跪在外祖母面前,外祖母坐在一张发红的竹靠椅上,屁股下是颜色暖昧的青色棉毡,脏旧得已经分不清年月。阳历八月的暑热,正肆无忌惮地侵袭着外祖母的村庄,舅舅家那条同样不出屋的老狗,软怠地趴在屋门口,正热得扯长了脖子,舌头一伸一缩哈哈喘着粗气。屋前不远处池塘边的野树上,知了有一声没一声地叫唤得像断了气。午觉的村民,空调或者电风扇呼呼地响着;不午觉的,则坐在屋巷的通风口上纳凉。暑热涂炭生灵,拿外祖母却是没有办法的。我小心牵起她的衣角数了数,三件,单衣。偏襟盘口的。我摸摸她的手,凉的,居然是。

我心里一酸,微微一叹,放下。放下温度全无的一双老手、爪子。这双手给过我们多少温暖啊。我们兄弟姐妹五个全是这双手抱大的。

这双接纳又送出过蓬勃生机的手,怎么就可以毫无生机了?怎么可以呢?

我犯了一个大错,我忘了眼前这具形容枯槁,状如朽木的肉体还有清醒的神智---我这一放一叹竟是伤着了她。以她心思的细密,她一定敏感地捕捉到了这叹息声里的悲悯---近些年来,她最担心的正是这来自亲人的悲悯。她并不晓得也不承认自己的老,但别人的一个眼神,就足以提醒她的老,她不要这个!

我悲伤地看见外祖母黄豆大的眼窝窝里,闪过的点点泪花。

生命力随自然运行,并不畏惧枯萎,如果躯体和灵魂同样老去的话。若是不能呢?若是枯萎的躯体盛不下丰满的灵魂,那种无处安放的受挤压的痛,与谁言说?怎么言说?
难怪大画家吴冠中在一次访谈节目中,痛彻心扉地谈及“人老心不老”的生命大痛。想想,眼见枯骨衰败零落,骸骨无存,雄心犹在,那是多么的悲壮痛楚。这样的悲楚于生命本身,原是无解药的,刻骨铭心啊。总是有太多的生之痛,我们于天地间找不到解药。
在大自然的铁律面前,我们不得不低头,承认人的渺小。再伟大的灵魂,终了也斗不过那肉造的居所。没人找得到永远的居所,冰冷的石头造的屋子,居然比温润的血肉造的屋子在大地上待得更久。
我扭过头去,看外祖母左边的狗,看她右边长长的杉木条子,就是不看她。就是装作没看到她那浊重的泪花。狗已经透够了凉,已经睡着了。杉木条子很粗糙,上面有很多的小木刺,我想象自己的手捏着它会被扎伤,但这是无所谓的,反正它扎伤不了外祖母的手。那双手已经无知无觉了,使劲捏它也不晓得痛了。
杉木条子比人高,比外祖母高。说不清哪一天开始,它成了她须臾不离的随身之物---外祖母总是拄着它,在屋里一步步打着转转,消磨这人生余下的可有可无的时光。
我记得在很多年里,外祖母总是把姨娘从井冈山买下来的拐棍扔在一边,而情愿净手打着颤颤,迈着粽子般的小脚走过她自己的日子。那拐棍曾经让她有些不快,我又不老。买这干吗?她怏怏地说。后来,她不得不要有所倚仗了,拐棍却找不到了。
也罢,实话说,在乡下,老人用拐棍也是众人眼里的奢侈,不合适的。老人们用的是竹棍子。笔直笔直的,一根小竹子,在手里操久了,竟也光滑可人,看着顺眼舒服。
但外祖母居然连小竹棍也没有,居然用粗糙的杉木条子。想是她烘火做饭时,自己在柴火堆里留心捡出来的。
我的手里没有杉木条子,杉木条子在外祖母手上,但我总是免不了被它扎着,我,疼得不得了。

外祖母轰然老去,我不得不有所警醒。
仔细观察自己的肌体,真的很好。饱满、光泽、有弹性。没有一点多余。青色的血管布在雪白的皮肤下,清晰又透明,热血在那里汩汩地流。体温不高不低,摸上去自然美好。头发浓密,不是想象中的黑,但绝对闪着光泽。眼神不够亮,但蓄着些知性的力量。
我就住在这具肌体里面,我的外祖母也有一部分住在这具肌体里面,但因了其他部分的掺融,外祖母不可能是我,我也不再是外祖母。
我轻轻一叹,叹过后不得不面对现实。事实就是,那具制造过我生命之源的肌体,也曾经如此这般饱满过,光亮过,有弹性过。那头发甚至比我的还黑亮过,那眼神曾经比我美丽过。就是那具肌体,在我未曾留意的时光里轰然老去。等我终于留意到了时,一切,已经不再。只有那黄豆眼里的泪花,千斤万斤重地提醒说,看看吧,记住吧,我的现在就是你的将来。
是的,由不得我愿是不愿,我的将来就是那个样子。确切地说,我的灵魂居所,将来就是那个样子---外祖母现在的样子。
那么,在当下,此刻,我的居所真的完好无损吗?当然不是,我再仔细观察,肌肤的确不错,但裸露的部分已经有了色斑。额头不经意间看到皱纹,岁月在上面留下画痕。头上长发早已不再,多年来总是短发示人,原因是嫌它长得太慢。眼神不再单纯,除了知性和自信,还有经过一些世事后的沧桑。口腔里有一颗牙,一年前出现了一个洞。
漏风漏雨了吧,这居所已经开始?
那么灵魂呢?她还年轻着吧,是的,她年轻。认识她的人说她比她的居所年轻有五岁。她也认可这种说法,但这又怎样呢?我写小说,写到修车,就羞羞答答问人家。小汽车有几个轮子?写到月亮,就漫不经心问同事,月亮是从东边升起还是从西边升起?笨透了不是?我已经,灵光不再。
哦,一个人的老去,原来不是轰然一声的。它是慢慢的,寂无声息的,连贯的,不由自主的,点点滴滴的。须得暂时停下往前的步子,才能看得到。心思再细密些的,甚至于听得到。
天,我们从岁月那头揣过来的青春肌体,我们东奔西忙,喂吃喂喝,伺候着的亮丽居所却总是自顾地一步步弃我们而去,能甘心吗,我们?

外祖母是不甘心的,这从她最初对待拐杖的态度可见一斑。她不愿看到更不愿听到自己的老去。
那次,她八十岁生日,祖孙四代围了两桌。她心情爽透了。吹生日蜡烛时,她朗朗地、半是期待半是叮嘱地说,我还年轻着呐。九十岁时我要更大的蛋糕。一百岁时,我还要自己吹生日蜡烛。
如果你由此认定我外祖母是个多言的村妪,错了!她从来都是一个寡言女子。但在自己的寿命问题上,她必须郑重发言。那是一种生命态度,含糊不得。
她很清楚这一点。
我也很清楚这一点。我记得那回在外祖母的乐观期许下,我很不人道地想的是:九十岁时,您老还能在吗?请原谅我这豁达的悲观。
后来的日子,外祖母在这种生命态度指导下,尴尬地活在了等待终老的门槛内外。
一方面,她加紧了对身后事的操办。“老屋”(乡下对寿棺的俗称)是五十几岁就弄好了的。但“灯心草”(乡下老人过世后用来垫棺用)现在不好弄了。姨娘好不容易弄了几次。她总是嫌少,怕到那边去“困不舒服”。那寿衣寿被也是有讲究的,只能单数不能双数。和村里的老太太坐一块儿,这些都是聊天的重要内容。哪个置办好了,全了。那是真让人羡慕得紧。终于有一天,外祖母对这些都满意了,每回母亲和姨娘回去,她就装作不经意地小声说,在我床边第二个箱子里头哈。问什么在箱子里?她含糊地答,那些东西嘛。
另一方面,外祖母本能地抗拒着终老的到来。她总是抱怨自己腿脚不便,很奇怪为什么现在力气没早几年够用了,手脚总是打软,说完她就说自己是生什么病了,希望儿女们能送自己去治病。她说这些的时候,可是轻言细语的,一辈子,她极少大声说话,这点,她没变。变的是唠叨了。唠叨的主题是自己的健康。日子久了,儿女们不胜其烦,皱着眉说,你哪有咋个病嗦,是老得这个样子,老了的人都是这个样子嘛。外祖母听不得老,一听就炸开了嗓门,突兀地叫,老老老,什么老,我比隔壁秋生他娘还年轻几岁的,咋个人家就比我好呢?咋个人家就吃得行得歇得呢?叫完了,嘎然而止,回到沉默。
儿女们回报她的是更大的沉默。
外祖母眼里头只有比她岁数大却不显老的。她看不到那些比她小,却早已死去骨头在土里都打了鼓的。
我的亲人们都在背后这样说。
我却心疼得紧,我晓得这是一个风烛残年的生命对人世的必然留恋。我晓得外祖母其实是怕死,谁不怕死呢?
我安慰不了她,安慰不了一颗孤独的将要终老的灵魂,我甚至,听着她突兀的喊叫而疼得安慰不了自己。最要命的是,我知道,从此,我更不能期望来自外祖母的慰籍。

但是,在我的生命旅途上,外祖母给予我的慰籍却是岁月不湮灭的。
我小时候大概是调皮得过分的。以致我的父亲总是难以容忍---他免不了有要把我拎到水塘里淹死的行为。被父亲拎在手上的恐惧这真是很难启齿的感受---我想世界末日不过如此吧。而这样的惊惧总是由我的外祖母,一个小脚女人来抚平。她总是在我落水前及时赶到。难得的耍一次丈母娘的威风---她尖叫着冲过来抢下我,然后对着女婿喊,你要浸死她不如先浸死我好了。
我当时是那么小,小到根本不晓得外祖母意味着什么,我甚至搞不清她和母亲的关系,但这有什么要紧呢。反正我犯事后,总是于世间有了一个呵护吧?平日里外祖母并不住我家的,所以我眼里的“外婆”是个陌生人。我总是糊里糊涂地琢磨,怎么生命里凭空就有了个“外婆”?总之,我对于她在情感上是怯怯的,我连她递过来的米果子都不敢吃。一定要塞过来,我就哇哇大哭。这又有什么要紧呢?反正我被拎着往水塘里去的时候,唯一盼望听到的就是这个陌生的她的大呼小叫。也只有她能这样失态地呼叫而来。
太奇怪了,为什么全村只有这个女人敢来救我呢?我太小,不解世事。不能掂出血亲生命关联的力量。其实这种力量太过强大,以至于我们要在人世间花太长的时间,走太长的路才称量得出来。
我恋爱了,遭遇到强大的阻力。我愁眉苦脸,以泪洗面,想找个地方哭泣。想来想去只有外祖母家,我背起包去了。
我无助地望着外祖母,不说话,只流泪。外祖母慈爱地望着我,抚着我的手,也不说话。好半天一声轻喊“好崽”温温暖暖地,就把我心中积郁的冰霜全化了。她没文化,不会讲太多的话,只会喊“好崽”两个字,那热力却胜过太阳
那段日子,外祖母的亲唤成了我恋爱胜利的动力源泉。
我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在外祖母的呵护下成人了。终于,我的生命强大起来,不再有需要外祖母慰籍的时候。由于文化的差异,成人后的我不自觉地把寻求慰藉转向了其他生命。我总是籍着别的生命来依恋这个世界,父母、男人、孩子朋友。没有外祖母。
我在精神上,把外祖母开除了。一个生命强大起来,另一个生命衰零下去。这就是代谢,外祖母在我的世界里渐行渐远,只留下一个寂然的背影让我偶尔回望。。。。。。。。。
现在,当我反过来想给外祖母慰籍却无法给予时,(死神的力量是那样蛮横无敌,以至于生命相互间束手无策只能茫然相对)却悲哀的发现,其实我后来得到过的任何慰籍,都不曾有外祖母给予过的那样温暖强大,刻骨铭心。这个世界,有些体验原是无法重复的。
看着在屋门前木然枯坐,打发一天又一天残余光景的外祖母,宿命般的,一种薄凉渐渐弥漫周身。从前那像冰雪中火炉般的慰籍,今生今世,我是无法再拥有了。而且我的生命注定也会有一段慰籍不再,寂然走过的日子。
我们谁也逃不过那段日子。
好在,我有幸得到过。


终于有一天,秋天,一个太阳缱绻的日子,外祖母承认自己是怕死的了。
没人注意到,外祖母是何时起不再唠叨了。她总是沉沉默默的,沉在一种谁也猜不透的安静里。这是一种独立遗世的状态,屈日及于躯体衰败的外祖母无可奈何地退出了俗常的生活,猪草垛不动了,衣服洗不动了,扫帚拿不稳了,屋门也出不去了。她的时光因为空无内容而显得漫长空虚。她颠颠倒倒总是搞不清早饭和晚饭的时间。她存在着,但她的存在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周围其他生命的空间里已经没有她的位置,谁也不再有需要她的时候,就连她的女儿,也麻木地说,她是过一天是一天了。每一个后代来到跟前,她照样喃喃地喊得出名字,她从不会像有些老人一样会搞错他们。但喊完名字后,她期许中的天伦之乐没有出现,他们望着她,怜悯地喊一声“外婆”就离开了。他们都有自己的世界,只把一个老人抛在时光的角落里,任由死神在她耳边呢喃不断。
外祖母就在这安静中获得了大智慧,她的躯壳是安静的,但她的心神却总是在忙于考虑死神的提问,不曾安静。
她找到了答案。
有一天,外祖母把我母亲喊到身边,喃喃地说,早几年里,我的确对那个事是有怕的,但而今,我不怕了,而今我想通了,这就好比是来做了一回客,迟早是要回去的。这样动不得了,还不如早回去好了,省得给你们添麻烦。
面对躯体的困扰,外祖母不想再折腾了,她平和下来,无奈地道出这样的话。我听来如释重负,我不怕外祖母的放弃,我最怕的是外祖母的不甘心。心甘不了就是苦的,我不忍她末了揣着苦涩离世。
谁都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谁都担心这一天真的会到来。去年冬天奇冷,我的亲人担心她熬不过去,她挺过来了。今年夏天奇热,我的亲人又担心她熬不过去,她又挺过来了。但秋天来到的时候,外祖母突然说她想通了。
外祖母心平气和让我想要流泪,无力守住亲人生命的哀伤在我心头萦绕不散,为什么我们深爱着的人,同时也就是离去的人?想回老家拥住外祖母大哭一场,却又生怕吓着老人,做梦最怕梦见她,因为有说法,梦都是反着来做的。
外祖母已经连起床都很困难了,每天早上要在床上来回滚动,挣几个回合才能攒劲起来,身上没了血肉,没有热量,怕冷。穿了很多衣服,偏襟盘扣根本扣不上,手上没力气,够不过去。舅舅承担了给她睡前醒后脱衣穿衣的任务。村里人都说,这个老人最后就是老死去的,她太老了。
母亲跑去说,你起不得床早上就多睡一会儿,外祖母不答应,嘟嘟囔囔还嘴说,不行,我一定要每天下力坚持起来,不然的话,也许就瘫在铺上起不得了,那多麻烦,害你们呢。
澡还是要洗的,这个活儿,由我母亲承当。把她抱到澡盆子里,然后回避。因为当娘的怕羞,死活不让女儿看到油尽灯枯的躯体,不,是躯壳。
也许这是一个老女人能够守住的最后一点尊严了?外祖母为这点尊严付出了代价,她在澡盆子里滑了一跤,额上跌出一个大包,腰部也挫伤了。
这样,她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几十天都动弹不得,她喃喃细语问旁人,咋个搞得,还真是不经摔了?

罗丹有具泥塑《丑之美》《美丽的老宫女》,把衰老表现得哀艳,惨痛而残酷。罗丹说:“在自然中,公认为丑的事物在艺术中可以成为至美”。对此说法,当我用写作者的眼睛看世界时,我认同。把视野收小来,当我用外孙女的眼睛看外祖母时,我无法认同。
活生生面对一个亲人的老丑零落,有什么美感可言呢?毫不客气地说,我最怕看到外祖母傻木木地坐在屋门口的样子了,那副样子总容易让我生出声讨人生意义的莫名哀伤,看多了,就连哀伤也没了,空惆怅。。。
我必须分身出来,以一个作者的姿态追问外祖母的人生意义。若于外祖母的不善言谈,我的追问也是寂然无声的。我总是坐在她的对面,一言不发,她总是坐在我的对面,一言不发。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与一个寂然衰零的女子。就那么坐着,没有一句对话,像一株花树上次第排列的两朵花儿,一朵开着,一朵谢了。这开着的看到那落红的凄艳,悲切地想,有什么意义呢?她把谢幕的时间拉得太长了,长到人生舞台上的春欢秋悲,竟已在时间的卷帘后模糊一片。

十一

不知出于怎样的机缘,外祖母其实系统地跟我提说过自己的悲欢。那可能是她对后人绝无仅有的一次长谈。也许冥冥中她是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为她写些什么吧?
我依稀记得当年倚在竹床边聊天的情景。那是一个夏天的午后,乡下的房子窗户又高又小,房间里阴凉薄暗。太阳兀自在屋外走动,酷热吞没了一切声息。我因为恋爱不顺又一次去撒娇于她。没有任何预兆地,素来少言少语的她拉开了话闸。我不明白,她出于什么动机要说那么多话。但显然那番长谈打动了我,当时我没想过为她写一些字,只是没想到这些字来得这么晚。它们在路上慢慢腾腾走了十五年,但总算是来了。
我找到了,1988年8月8日,晴,周一。我有一篇六百来字的日记是为外祖母写的。从她三岁做丫头记起,笼统地记了她的一生。在外祖母不可靠的记忆中,她三岁左右从上海一带卖到江西腹地一大户人家当丫头。后来她出嫁了,碰到了一个恶婆婆,接下来闹分家,除了一对水桶什么也没有得到。那对水桶,桶箍是松的,有多少水漏多少水。家里徒有四壁,她整天对着这对水桶哭得泪水涟涟。她一生连产带流怀过十五个孩子。但千辛万苦救活下来的只有三个。她老公忠厚老实,却在中年头上撒手西去,她的三个孩子都是高中毕业,在乡下十分难得,读书的钱是她起早贪黑流血流汗种菜卖油果换来的。她万不得已再嫁了,结了十来多年的老伴又先她而去,素来胆小怕事的她顶住种种乡俗压力,力主厚葬,只因为“他这十多年为我们家出了多少力哟!”。。。。。。再后来,她就寂寥地坐在屋门前,看太阳出了又落了,看风雨来了又走了。
有意义吗?这吃苦受累的一生?
我不敢回答,生命的意义不是三言两语能够涵括的,我只知道,我,就是外祖母的意义之一。除此,我不能再去追问那些恒古至今经不得问的问题。
只是,外祖母在时光的边边角角之中那落寞的坐姿,似乎坐穿了个体生命的人生底蕴,所谓的意义和价值,就在这个漏洞里点点滴滴跑冒滴漏着。。。。。。。
我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说服自己用积极的心态来兜补这个洞。我要意义和价值,我要让它们能够托起我,像外祖母曾经那般和现在这般,顽强地活下去。。。。。。

十二

有一天我也会老,你也会,我们都会。
这些字,不是写给外祖母看的,只写给不小心碰到的你看。
别想太多,我们只管坚强地活着就对了。

本文【外祖母_情感文章】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renwen/49485.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人文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社工项目负责人的一点思考

      杂乱无序,难诉心中所思;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想写点东西,却发现“东西”太多,不知写点什么。东边是晴,西边是......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做社工,前途无望?

      10年前,阿伟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大概内容是他想加入我们的灾后社工服务项目,记得我委婉的拒绝了他。拒绝他的主要原因......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阳光总在风雨后:戒毒所内学员帮教案例

      该案例中社工通过对冯某的面谈和观察得知冯某从出所后对所后生活比较迷茫,没有自信,对于社工的帮扶比较抗拒和不配合......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对应每股收益分别为2.73元、3.98元和5.36元

      瓷砖迎来龙头时代,较当前有翻番空间,未来双方在渠道、资源、产业布局和成本端的协同优势将逐步展现,随着欧神诺在工......

    01-01    来源:未知

    分享
  • 据竞赛组委会主任、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

      体现了对传统工艺做法的重视,举办全国性竞赛有利于发掘更多高水平文物修复工匠,从业40余年的他在向记者介绍一件“隔......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要求应征者应以含美育立德内容-生活资讯

      奖金10000元,赠送《中国棋文化楹联集》一册。 楹联大赛设优秀上联奖一名,不接受外文写作的任何稿件。 符合联律;要以......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她憑借此片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

      《西游伏妖篇》作為第二部與周星馳合作的大制作。 接連創下華語電影多個票房紀錄,不過《美人魚2》已經低調開機了,戲......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卫浴企业只有向环境友好型转变、加快绿

      以清洁绿色为根本的RIGEL锐佳卫浴,新加坡驻广州总领事馆副领事、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华南区主任邓佩筠女士出席现场......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各种设备正在进行调试-生活资讯

      一楼除了设固定品牌展区和机械设备产品展区外还将设有美食节,由中国工业合作协会、陶卫网、厨卫资讯联合举办的以“检......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能够对高处的玻璃窗、天花板和空调顶等

      地板湿哒哒的情况。 一分钟内一百多个回合旋转。 无线设计,使用之后,使用的过程中无需拖着电线。 虽然UONI由利电动拖......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