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影,鸳鸯剑(下)_情感文章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蝴蝶影,鸳鸯剑(下)_情感文章】●暗渡陈仓 上书房,地上一片狼藉,上官印老人拉开暗箱的最后一个柜子,翻出几本旧抄的剑谱,一一抖开。 什么也没有。蝴蝶一手伸进袖口,揉捏着藏...

●暗渡陈仓

上书房,地上一片狼藉,上官印老人拉开暗箱的最后一个柜子,翻出几本旧抄的剑谱,一一抖开。

什么也没有。蝴蝶一手伸进袖口,揉捏着藏于袖里这方成为“罪证”的白丝绢子,心一阵一阵凉。

他什么时候拿走了这方绢子的?

上官印已深觉自己近日愈见精神气儿短。他深吸口气儿,面色凝重起来,连连摇头叹息。接着一阵猛烈的咳嗽,咳得满脸紫红。

爹,爹!你别急,我帮你拿药来。蝴蝶忙上前轻轻抹着爹爹的胸口。

不用!女儿呀,爹这么硬朗,区区风寒能奈得我何,爹身体结实着呢!

爹,你别再孩子气,这一次一定要喝药,可不许偷偷倒掉了,每次去嫣雨姐姐那儿抓药,人家都特意给你配几味稀有药,能延年益寿哦。蝴蝶半嗔半娇的说。每次都像哄小孩儿一样才肯喝药。小时候你哄我喝,现在是我哄你这个老顽童喝了。

蝴蝶用手指拈着爹爹两根胡须,一使劲儿,爹爹夸张地呲牙咧嘴起来。

也难为那丫头想得到,不愧是我乖女儿的好姐妹。好好,老顽童遵命,好好喝药。

上官印拥着女儿笑起来,这对相依为命的父女都明白,这笑,对彼此多么珍贵。

女儿呀,紫鸣要来找我复仇,我能理解。当年你紫鸣哥他爹娘由于涉嫌秘密参与反清复明动乱,被人暗杀。等我赶到时,已死多时,两人皆瞪着双眼,像是冤死。紫鸣爹的手上,紧紧握着一张绢子,约是用尽最后力气写的:东吴名铸。仇。我一看就明白,他是想让我替他们报仇。当时你紫鸣哥在蒙山学艺,幸得免祸。五年了,非我不愿意替他报仇!蝶儿呀,这人世间的冤孽,不能一报还一报;以剑还剑,只会让所有人的手都沾满血腥。

上官印说着痛心地叹息,紫鸣一直不知他爹娘的仇人,每每问及,我都说不知。所以定要他铸这把鸳鸯剑,我苦其一生研究,内功心法与修心心法合二为一,铸成此剑之时,这些心诀早令他放下仇恨,他心里更多的是柔情与安宁。蝶儿,爹也是看你们情投意合,才承诺将东吴名铸的传人给他,没想到他竟然在最后一刻放弃……

爹,要不,你去跟他解释清楚,把当时的事说给他听。

算了吧,这时候他正在气头上,说什么也听不进去。待他来找我时,我自会跟他说。

你说,紫鸣哥他什么时候拿走这张绢子的?会不会他早就知道?蝴蝶眼前出现紫鸣冷漠绝情的样子,只觉心里一阵虚空。但嘴里还是说,爹爹,我相信他不会来找你报仇的,他不会忍心看我难过的。

什么时候拿走的,目前这也不重要了,重要是,他的反应太令我失望。女儿,爹倒不是怕他来找我复仇,清者自清,况且他远远不是爹的对手。爹只是不忍心看到他活在仇恨里,不忍心看到你们最后变成这样,唉!

爹!蝴蝶搂着上官印老人,泪珠儿在她长睫子下闪烁。

爹,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和你交手的。先别想,该吃药了,爹。

她向门外唤道:林丫,把药拿来。

林丫端着药碗,抖抖索索递上来,脸色苍白。眼神儿惶恐,望着蝴蝶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林丫,你怎么了?生病了吗?

小,小姐,方才,看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什么?别怕,慢慢说。哪来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官印接过药来一口喝掉,对着女儿调皮的挤眉,女儿,这下满意了吧,爹没耍赖。

蝴蝶从袖里抽出绢子爱怜地替爹擦擦嘴角。边问林丫:

你说,看到什么了?

小姐,其实、也没、没什么,就是感觉一个黑影,好像从花园那边一闪,便没了。

这还没大黑呢,我不信就有鬼了,死丫头,大惊小怪。

女儿,走,爹跟你去看看。上官印说着站起来,但觉得浑身酥软无力,复又坐回藤椅上。

爹,才喝了药,好好休息会,我跟林丫去看下。

蝴蝶和林丫出到园门外,天边最后一丝光线正黯淡下去。树影逐渐朦胧起来。东方一弯弦月下已浅浅地挂上树梢。四周一片静寂。

林丫,是想家想的精神恍惚吧,你看看,静悄悄的哪有个影子?定是这风儿花儿树影的,让你看花了眼。赶明儿爹病好了,我就送你回去,你也去祭祀下你爹娘。

真的?小姐你真好!林丫一听蝴蝶这么说,倒是真想起远在丰城外两三百里处爹娘的坟头来。想来是久没看望他们,现在来提醒她的?于是心下感激小姐心地善良与体贴,一时高兴,就忘了要说两个月前在上官印书房门前也看到一次“鬼”的事儿来。

推开书房。蝴蝶和林丫立时惊呆了!

上官印仰躺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把剑,血染了一地……正是紫鸣未铸成功的鸳鸯剑!

蝴蝶登时感觉胸腔一堵,冲过去扑到爹爹身旁,张着嘴半天呼不出声儿来,软软的要别过气去。林丫忙扶住她,大声哭喊,老爷!老爷!

蝴蝶伸出手指替爹爹揩去嘴角的血,好一会才失声惊叫。爹——

那悲切的哀音,真个是凄楚得芙蓉落泪,万花皆残,草木伤恸。

爹!爹!任她怎么哭喊,上官印瞪着大眼睛,已气绝身亡。

蝴蝶猛地拔出剑梢,举到眼前,爹爹的鲜血顺着剑锋一滴滴往下滴落。

她的眼前浮现出紫鸣诀绝的样子。我要复仇。他说。

她以为,他是下不了手的。提前下手,只有一个原因: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绝不是爹爹的对手。

这柄剑,最初见证他们的爱情萌芽,最后见证他们恩断义绝成为不共戴天的杀父仇人。

紫鸣,你等着,等我安葬了爹,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蝴蝶眼圈儿徘红,曾经纯澈美丽的眼睛,慢慢聚拢着绝望,幽怨与恨意。她咬紧牙,唇角开出一朵血花儿,又一朵血花。

●情终昭雪

约期将至。紫鸣心中却是恨不起来。

蝴蝶谷的蝴蝶,一夜间全都死了。花枝上,草丛里,一片一片,花花绿绿,零落成枯萎的叶。紫鸣立在其中,心中一片怅然。

蝴蝶,你会恨我吗?你一定是恨我的对吧。我对不起你。他蹲下身,拈两只蝴蝶在手里,喃喃自语。

紫鸣。紫鸣。嫣雨从屋里走出,拿着一件玄色披风给他披上。

转过身,看到她憔悴的容颜。眼神黯淡,她无力地靠在他怀里。

你的病又严重了。他说。但目无表情。

她心里一酸。他终于说了句关心她的话。便就势说,是,我是抓药的,可医不了自己。

紫鸣。冤冤相报何时了。上官大人心里也许是后悔的,我听说,当初那场武林动乱到处都在杀人,也许上官大人是被人利用也未必。谁能说得清当时的情况呢。蝴蝶也是为了她相依为命的爹爹,才对你好,但请看在她这份孝心上,你也当原谅他们。

她说着,捂住胸口喘了一会儿。见紫鸣低垂着头,似乎有所触动,又接着说。

紫鸣,听我的话,我们现在起程吧,去长安我姑妈家,把这儿的一切仇恨都忘掉,重新过美好生活好吗。我已盘掉了中药铺子,马也备好,就等你了。

她靠在他肩头,一声一声轻咳。

不。我不能走。

你还留恋什么?留在这儿只能增加你的痛苦与仇恨。我是为你好!嫣雨委屈地说。

紫鸣心中万般滋味。怎么能说舍下就舍下呢。蝴蝶的影子无时无刻不在心中。可是,他和干爹为什么不出来说句话?为什么不告诉他实情?而这样瞒着他。蝴蝶呀,原来你真的没有真心爱过我?所有红颜香袖都是假的?我不信,我绝对不信!可是,现在还有什么意义呢?

他推开嫣雨,一口气跑到谷顶悬崖边上,对着山谷发出一声长啸。

山谷里一轮一轮响着他的回音。

跌坐在地上。嫣雨跌跌撞撞跑过来,将他拥进怀里,双双痛哭。

紫鸣,走吧。是时候了。三千菩提随缘化,万丈深仇瞬如烟。佛说过,放下,才能得自在。我信佛,佛会渡我们的。来,走吧。

她拉他起身,慢慢向山下走去。

他木木地跟她走。

到得马前。他站在那儿望着上官府的方向,迟迟不动。想起昨夜谷里的蝴蝶竟在一夜之间死去,不知蝴蝶她可安好?

紫鸣,快上马。她捂住胸口气喘得紧,吃力地说,在路上还要走过十来日,只怕我的病拖不了那么久了……求你,走吧。我不想这么年轻死去,我还要跟你一辈子……

他听进耳里。心内空虚。失声凄然一笑,三千菩提随缘化,万丈深仇瞬如烟。嫣雨,你说得真好。只是,可否容我,再看她最后一眼。

嫣雨已是心急如梵,但此时若表现出急切来,怕会前功尽弃。因答道,去吧,但不要惊扰她好吗?

我会的。我只远远看她一眼就行。

他此时才回头看她,你等着。很快回来,不会让你的病再为我加重了。

她痛苦地嫣然一笑。看他白马转瞬消失在树子深处。立即跃上另一匹马远远尾随其后。

灵堂上,烛火通明。无声静寂。往日里与爹爹嘻笑逗趣儿,转瞬间如历千年。世事一场梦境。惟一至亲的两个人,已远隔天上人间。

蝴蝶长跪不起。此时已无泪。心入万丈深渊。紫鸣啊,紫鸣,你真的好狠心!昔日情深,只为成就这份心痛。我生娘逝,而今失去了爹爹,生当何欢?

爹死得好冤!想不到他一世英雄自尊,竟被他自以为的女婿所暗杀。爹爹怎么能瞑目!

一阵风拂进来,烛影摇晃几近熄灭。吹起盆里的纸钱香屑满屋飞扬。

爹,是你吗!蝴蝶站起来,是你来看女儿了吗?我知道你不会走远,你一定会来看我的。

风旋涡般在屋内起伏回旋,盘恒不去。蝴蝶快步取下墙上爹爹那把旧的鸳鸯剑,拔出剑来,屋内顿时青光凛冽,平静下来。

爹,你等着,女儿这就替你讨回清白!

紫鸣策马站在远处的竹林,征征望着上官府出神。那儿有他全部的回忆生命的意义。蝴蝶甜美的笑,她温柔的呼唤,她姣美的倩影,还有,上官叔叔谦和的容颜,他站在火米炉旁循循善诱地教他心法口诀,一家人在一起习舞练剑……这些刻入生命的温馨,难道真的就这样消逝了吗。

蝴蝶,原谅我不辞而别了。我也想放下仇恨。请给我时间,好吗。

忽然,一个白影从上官府飞奔而来,红鬃马狐一般耀眼。

蝴蝶!蝴蝶!他心中一喜。一扬鞭迎了上去。

两声马嘶,两人迎面相逢。

紫鸣一看蝴蝶身着雪白孝服,面若冰霜,目露剑气,直逼心扉。他一翻身跃下马来,迎向蝴蝶。

蝶儿,蝶儿,你这是——

别过来!蝴蝶脆声喝道。咣的一声剑已出鞘,直直指着他飞身而来。紫鸣猝不及防,本能地迅速往后退,但蝴蝶没有松手的意思,直逼着嗖地退出去两丈远。

眼见着一剑穿喉,蝴蝶忽地收住,剑尖直指他眉心。一毫之距。

蝶儿,你怎么了?是不是你爹他……蝶儿,你要杀我可以,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你怎么穿成这样子?

紫鸣!你个忘恩负义的薄情郎!没想到你这么卑鄙,竟然暗杀我爹!今日我是替我爹来取你小命,还他清白!

他听着从她娇巧的唇齿间吐出的这两句话,顿时心如雷击。上官大人死了!瞬间他反应过来,反倒镇定下来。

蝶儿,你听我说,你爹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杀你爹,明白不?你要相信我!

我凭什么信你!那柄鸳鸯剑不是在你手里吗?它就是最好的证据。枉我爹爹一片苦心教你铸剑练剑,你却恩将仇报!

你说什么?鸳鸯剑?我的鸳鸯剑一直在蝴蝶谷,怎么会呢!

蝴蝶从身边抽出另一把剑亮在他眼前。一字一句地说:你看好,这是你亲手铸了五年的鸳鸯剑,正是它,杀死了东吴名铸,杀死了我的爹爹!

蝶儿,剑是剑,人却不是我杀的!我对天发誓!

除了你,还有谁会用这把剑?你说。

嫣雨赶到竹林,远远见着这两人竟然打了起来,心中暗呼完了!直恨自己不该让他来。转身快马加鞭往回跑。跑了一段又想,我这一跑,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倒不如回去看看,见风使驼,寻着机会把那妖女也杀了方才干净。

本文【蝴蝶影,鸳鸯剑(下)_情感文章】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renwen/50413.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人文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社工项目负责人的一点思考

      杂乱无序,难诉心中所思;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想写点东西,却发现“东西”太多,不知写点什么。东边是晴,西边是......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做社工,前途无望?

      10年前,阿伟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大概内容是他想加入我们的灾后社工服务项目,记得我委婉的拒绝了他。拒绝他的主要原因......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阳光总在风雨后:戒毒所内学员帮教案例

      该案例中社工通过对冯某的面谈和观察得知冯某从出所后对所后生活比较迷茫,没有自信,对于社工的帮扶比较抗拒和不配合......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对应每股收益分别为2.73元、3.98元和5.36元

      瓷砖迎来龙头时代,较当前有翻番空间,未来双方在渠道、资源、产业布局和成本端的协同优势将逐步展现,随着欧神诺在工......

    01-01    来源:未知

    分享
  • 据竞赛组委会主任、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

      体现了对传统工艺做法的重视,举办全国性竞赛有利于发掘更多高水平文物修复工匠,从业40余年的他在向记者介绍一件“隔......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要求应征者应以含美育立德内容-生活资讯

      奖金10000元,赠送《中国棋文化楹联集》一册。 楹联大赛设优秀上联奖一名,不接受外文写作的任何稿件。 符合联律;要以......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她憑借此片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

      《西游伏妖篇》作為第二部與周星馳合作的大制作。 接連創下華語電影多個票房紀錄,不過《美人魚2》已經低調開機了,戲......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卫浴企业只有向环境友好型转变、加快绿

      以清洁绿色为根本的RIGEL锐佳卫浴,新加坡驻广州总领事馆副领事、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华南区主任邓佩筠女士出席现场......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各种设备正在进行调试-生活资讯

      一楼除了设固定品牌展区和机械设备产品展区外还将设有美食节,由中国工业合作协会、陶卫网、厨卫资讯联合举办的以“检......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能够对高处的玻璃窗、天花板和空调顶等

      地板湿哒哒的情况。 一分钟内一百多个回合旋转。 无线设计,使用之后,使用的过程中无需拖着电线。 虽然UONI由利电动拖......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