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前生_情感文章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梦回前生_情感文章】最近,迷上了梵乐,在又一次听着佛教 音乐 入眠之后,恍恍惚惚地进入似是而非的梦境,进入了我前生的时空 感觉是很混乱的一场厮杀之后,一个满身是...

最近,迷上了梵乐,在又一次听着佛教音乐入眠之后,恍恍惚惚地进入似是而非的梦境,进入了我前生的时空……


  感觉是很混乱的一场厮杀之后,一个满身是伤的女人,抱着一个不到周岁的小孩,慌乱地往人烟稀少的地方奔跑,边跑边回头望,怀中的孩子,一直哇哇大哭不止,眼看后面火把冲天,已经追过来了,女人更加惊恐,她仰天大喊:“天呢,谁能帮帮这孩子。”追杀的声音已经清晰可辨:“一定要杀了他们,以绝后患。”“哈哈,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兄弟们,快点,放箭!”
  一支长箭射过来,正好射在女人后背,她踉跄奔跑,脚下一滑,婴儿被甩出丈外,随即大哭,女人实在?a href='http://www.xiaogushi.com/wenzhang/zhuanti/xihuan/' target='_blank'>喜欢硎巧说纳硖辶耍缓寐看劝赝抛约旱?a href='http://www.xiaogushi.com/wenzhang/zhuanti/nver/' target='_blank'>女儿,心中悲戚:“老爷啊,我对不住你,我们的烟儿,我无法把她抚养长大啊,孩子,孩子,啊……”


  后面那一群追赶的人,已经近在眼前了,一个黑衣大汉用刀在女人背上砍了一下,她吐出一口鲜血,留恋地望了望女儿,这时候,她看到已经有人走到女儿身边了,那人正要用刀刺下去的一瞬间,突然有个看起来极年轻的尼姑,一个招式将黑衣人击倒,抱起那婴孩说:“对一个婴儿如此残忍,还有一点人性吗?”一个黑衣大汉嘴里不干不净地说:“臭尼姑,别多管闲事,要不,老子送你一块下地狱。”
  只听那女道人哈哈一笑,使出内力,一阵大风,把那些人震出十步之外,此时,爬在地上的女人似乎要说话,但是,她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是微微笑笑,就猛地倒地而亡。于是,女尼,也就是师父,就抱着不满周岁的我,骑着一匹白马,绝尘而去。


  当然,这些是我稍微长大一些之后才知道的。
  那时候,我八岁,由于小孩子的顽皮,师父让我去练功,我却跑去山谷旁边的空地,去捉蝴蝶,蜻蜓,流连于开满蒲公英的斜坡,常常会采一把蒲公英举在空中,向着太阳吹去,那些白色的绒毛花就在阳光下翩翩起舞,这时候,小白也会兴高采烈地撒欢,小白,是一匹白马,我和师父都叫他小白,在我寂寞的童年里,他是我最忠实的伙伴。
  而我由于贪玩,常常会千方百计地缩短练功的时间,还尽量逃避学习诗文。在我又一次违逆师意,不愿意练功的时候,师父就告诉了我开头的那一幕。师父说,那个美丽的女人是我娘,在她临死的时候似乎还喊着我的名字:“烟儿,烟儿……”
 

  那时候,襁褓中的我,身边只有一块刻着我名字的绿色玉佩,和一方素白的丝帕,而素帕上面详细的记载了我的身世和家庭的一些渊源,也许是爹娘早已察觉到不利的因素,预料到了这一场灾难只是不敢肯定会来得那么快,可是,这场灾难因何而来,师父却始终不肯对我讲,只是说,我年纪还小,好好习文练武,长大了自然就会告诉我了。
  看着师父严肃的面孔,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时间,弹指而过。转眼间,我已经十六岁了,这六年间,我一直在师父的严格要求下学习琴棋书画,更多的时间是练习武功,师父把她所学功夫悉数传授给我,却又时常用一种慈爱而特别的目光注视着我,偶尔,会发出一声长叹。


  那时候,师父常会让我和她一起诵经。我不知道师父要我这样做的原因,可是,每当我全神贯注的诵经的时候,会感到放松,似乎觉得那样,灵魂很安静。
  在我房间里,供奉有爹柳原章和我娘柳张氏的灵位。我问师父,我娘长什么摸样,她总是说;“烟儿长得越来越像你娘了,当时,我看见的她满身血污,仍掩盖不了脱俗的容貌,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眼睛。”
  说到这的时候,师父的神色便黯淡下来,她目睹我娘死去,又从小把我抚养长大,其实,我已经在心里喊她无数遍“娘”了。


  是的,我十六岁了,就在这一年,师父把那方记录我身世的素帕,拿给我看:“烟儿,你已经长成大姑娘了,有些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以前师父对你讲过,这方你娘留给你的素帕,上面有详细的记载,和你家仇有关的一切事物,你仔细看看,不过,记住为师一句话:‘冤冤相报何时了!’”说完,师父就推门出去了。
  我展开素帕,看到了一行行娟秀的字体;“我儿若烟,苏州柳家庄人,我们柳家世代经商,与江湖素无恩怨,但是,听你爹说,近来,老有黑衣蒙面人入室行盗,他们是为一块矿石奇玉而来,那是你爹在云南边境处觅得,你爹用其雕了一尊玉观音,另琢玉佩一对,一枚是你身边带着的,另一枚,送与你世伯家与你同岁的儿子李墨儒,也算为你们绑定一段姻缘。”


  我起身擦了擦脸上的泪,接着往下看:“你爹隐隐的觉得,盗贼是为玉观音而来,所以,如果爹娘不幸遇难,长大之后,你就凭着那枚玉佩投奔你李世伯,他也是经商的,和你爹关系十分要好,而且,你和李墨儒又是指腹为婚,你将来就是他们家的媳妇,相信他们不会不收留你的。爹娘只是预感到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但又不确定何时灾难降临,为娘的心细,就先留这些字于你,亲亲烟儿,娘好爱你……”
  在素帕的右下角,绣了三个蓝色的字:柳若烟。是娘绣给我的。
  素白的丝帕,蓝色的字,娘,你知不知道,这两个颜色,都是我最喜欢,我正这样想的时候,却在素帕的反面看到了几个大的血字:玉观音,李家。字迹歪歪扭扭,看来是在仓促中写下的,应该就是我娘冒着生命危险,抱着我逃出来的时候写的。
 

 我看着娘的亲笔留字,泪流满面。娘,十六年了,我只知道我名字叫柳若烟,从小被师父救回,把我养大,师父说,我们柳家的血案轰动了整个苏州城,除我之外,柳家一百五十六口人丁,无一幸免,以前,我从来不知道,我身上背负着这么多人的仇恨,我一定要找出杀人凶手,以告慰爹娘在天之灵。
  可是,玉观音,李家,烟儿不懂其中的意思啊,是让我去投奔李世伯,请他们帮我找回玉观音吗?
  想到这里,我跑到大殿,跪在正在诵经的师父面前:“师父,我想下山,我要为爹娘报仇,我要找回玉观音!”师父叹了一口气,轻轻地摇摇头:“烟儿,你自己做主吧,哎,孽缘啊!”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拾好了行装,连同我爹娘的灵位,放在一个白色包裹内,就要拜别师父下山,师父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是师父炼制的解毒丸,紧急情况下服用,可以解百毒。”
  我含泪望着师父,师父怜爱地看着我,突然击掌三声,从小陪我玩耍的小白应声而来,小白,其实已经老了,可是他通人性,能听懂师父和我说的话,所以我们一直像以前一样对待他,这时候,师父抚着小白的背,轻轻地说:“小白,一定要安全地把烟儿带回来啊!”


  “谢谢师父,我走了!”我双膝跪地,拜别待我如亲生女儿的师父,走了几步,回首,看到了师父眼中流出的泪,我猛地扑回师父怀中,师父抱着我:“去吧,烟儿,只要别忘了,这永远是你的家,师父一直希望你可以快乐生活……”


  走到山脚下,再往山上望去,只看到雾蒙蒙的一片,就这样,我离开了师父,离开了那个我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开始了以后的寻找玉观音,并找出仇家,为柳家报仇雪恨的生活。
  我也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

  就这样,小白一路驮着我,缓慢地前行,也许,小白是真的年龄大了,也许是她太了解我的心意,想让从没下过山的我,尽情地欣赏周围的景色。十几年来,都是和师傅住在山上,虽然风景如画,可是和外面的景色毕竟不一样。


  保持着这样的速度,和小白走走停停,在一个黄昏时分,投宿进了一个客栈,{宾至如归}四个字很是显眼,我从来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人,只知道住店要付钱,于是拿出师傅给我准备的细软,问店家需要多少银子,却没有注意到那个胖胖地店主,在望着我和手中行李的时候那贪婪的目光。
  店小二领着我上楼,给我安排好了房间,在吃过饭,一切就绪之后,疲乏的我侧身入睡,在睡梦中看到了师父,还有我娘,她们似乎都在担心地望着我,我朝她们笑笑:没事,放心吧,我已经长大了,在不久的将来,我就会寻到李家,到那时,不但我有了一个安身之所,也得以报我们柳家的仇。


  正在做梦的时候,忽然感到眼前有一张脸,还有一个声音:“老爷,这妞不但有很多银两,还长得这么漂亮,娶了她做老板娘多好。”“哈哈,你真聪明,正合我意。”
  于是,我睁开眼睛,想要站起来,却动弹不得,是被他们用绳子捆起来了,原来,我的饭菜被人下了迷药,那老板胖胖的身躯正走过来,他凑上那张油面大脸,我一阵恶心,在心中大呼救命,被堵上的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只听一个声音从窗外传来:“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不就是爱财嘛,放了那位姑娘,爷给你银子。”


  只听那胖店主狞笑着说:“我说这位公子,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井水不犯河水,你还是不要管闲事了,哈哈,难道你也看上这个小妞了?”
  “哈,这你就不用管了,这桩闲事本大爷管定了,就看不得你那副嘴脸。”
  话音未落,“砰”的一声,门被跺开了,一个看似文弱的书生走进来,只见店主一使眼色,两个伙计就凑上去,不料却被那人一下子就打翻在地,根本没看到他如何出的手。
  原来他看似文弱书生,实则武功内藏,只见他几步就走到胖老板身后,一迅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他的手腕:“怎么样,还是放了这位姑娘吧。”
  那胖店主疼得呲牙裂嘴,连连点头,那书生放开了他的手之后,他一转眼就逃到楼下去了。


  书生给我松开绳索:“姑娘受惊了。”我连忙道谢,只是仍然心存疑虑,他是谁?是好人吗?只听他接着说:“姑娘不要害怕,我姓李,是苏州的大户人家,我爹派我去查看不远的一个镇上我家店铺的账目,正好借宿在此,听到这间房子的动静,碰巧就解救了姑娘。”
  我朝他笑了一下,暗想看他的身段完全不像是习武之人,怎么会有如此深不可测的功夫?于是一施礼:“多谢李大哥相救,若非他们事先下了迷药,凭我的功夫,她们是奈何不了我的。”
  他看着有些吃惊地问:“姑娘会武功?没看出来,如此娇美弱不禁风,会身怀功夫,失敬了。”
  我神色凄然:“我叫柳若烟,苏州人氏,前往杭州寻亲,我的身世以后慢慢讲给李大哥听。”


  李大哥听我这样说,就把我送回房间:“你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太方便,被不相干的坏人起了歹心会很危险,这样吧,我回房拿两套男子的服装,你以后独自行走,会安全许多。”
  很快,他拿回两套崭新的绸缎男袍,并嘱咐我:“记着,出门的时候要男装打扮啊,姑娘是要去苏州吗?”我只是点点头,想起师父的嘱托,不敢随便和陌生人说出自己的身世。
  于是对他说:“嗯,李大哥,我去苏州串亲戚,你这是要去哪?”只听他说:“我家是苏州的,要去不远的一个一个小镇上店铺查看账面,几日后就回来,明早就出发。”
  我“哦”了一声:“那后会有期,李大哥保重。”他一抱拳:“姑娘保重,那就此别过,希望在苏州还可以遇见姑娘。”


  第二天,我换上李大哥送与我的男装,和小白一起踏上了去苏州的路程,这一次,我再也无心看路旁的风景,而是急切地赶路。
  三日后,进了苏州城,先找了一家看似正规的客栈住下,歇了两日,就拿上剑上街随便转转,这时的我仍是男装打扮。
  信步走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发现前面一个大台子,围着好多人,就好奇地问旁边一个老年人:“前辈,这是做什么啊,如此热闹?”


  那位大叔说:“小伙子,是外地人吧,这是我们本地有名的李员外,在为他家千金比武招亲呢。看你一表人才,还拿着剑,会武啊,也可以去试试啊,做李家的乘龙快婿,多少人做梦都想呢。”
  我也不懂什么是比武招亲,既然来了,就上去试试,也算检验一下我的功夫如何,于是就踏上台去,没想到居然一路过关,一赢到底。


  在他们宣布我独占鳌头之后,我跳下台子就准备离开,不料却被两个黑衣大汉拉住:“公子留步,老爷请您家中小坐,商议您和小姐的大喜之事。”
  我哪里懂这些啊,就一甩手:“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去办。”我想,我是来苏州寻找李府李墨儒的,怎好在此事上纠结。
  可是,两个大汉并不松手,看不出来,还是有真功夫的人,心里犯嘀咕,这户人家是做什么的,怎么仆人都会身怀绝技,试了试还是动弹不得。


  就这样,被他们强制挟持到李员外家的大厅,只看到上座有一位老者和他的夫人,便抱拳施礼:“两位长辈好,不知叫我来什么事?”
  只听那老者开口说话:“你在我女儿的比武招亲大会上,冠居群首,已经取得资格做我的乘龙快婿,而且,我女儿对你也很满意,接下来就是要尽快给你们办喜事了。”
  我连忙摆手:“可是,我不是故意的。”只见那老者站起来,面色铁青:“什么故意不故意的,事已至此,容不得你再找理由,能进我们李家是你祖上积了德了。”


  这时候,我看解释不清,急得头上冒汗,怎么办呢,只好说实话了:“我本一女子,来苏州寻找亲人的,不料却误闯令千金的比武招亲大会,实在是不好意思。”
  只见他们同时一愣:“什么,你是女的。”只听门外一个声音传来:“不错,她本来就是一姑娘,爹,娘,接到你们的飞鸽传书,我马上就赶了回来。”
  听着这有些耳熟的声音,我转身一看,原来是在客栈曾经救过我的文弱书生,连忙喊道:“李大哥。”


  李大哥朝我点点头,笑着说:“咱们果然又见面了,居然还是在我家里。”
  我正要和他说明原委,却见一个女孩子从后面跑出来:“哥,你怎么知道他是女的?你们认识吗?”

  只见他疼爱地擦去那姑娘的眼泪:“好妹妹,小雅,不要伤心了嘛,是你的终归是你的,你的姻缘在后面呢。”


  那个被称作小雅的女孩还在问:“你怎么知道他的女的嘛?”“傻丫头,她穿的衣服就是哥送给她的,我能不知道吗?”
  小雅于是破涕为笑,摇晃着李大哥的手臂:“哥,不许笑我,我原来看他风度翩翩,确实挺喜欢他的,我也不想这么早就定亲的嘛,还不是爹,想找一个武功好的人做帮手。”
  说着,还看了我一眼,一副害羞的表情,倒是让我觉得很不自在,早知道比武招亲引来这么多的麻烦,鬼才会参与进来呢。


 

 这个时候的我,也只有歉意地朝她笑笑,没想到她一点都不生气,还跑到我身边:“姐姐,原来你和我哥哥认识啊?”
  我只好点头:“嗯,在一个野外的黑店,多亏李大哥救了我,不然还真不敢想。”面对这么可爱的姑娘,我不由得和她亲近了许多。
  李员外和夫人一直没做声,看着这一幕,摇摇头,又重新坐回上座,李大哥,我,小雅,依次落座,他们唠了一些家常,又把李大哥在客栈如何救我脱困,又赠与我男装的事说了一遍。
 

 已是晚饭时分,于是宾主落座用餐,席间,李员外忽然问起我来苏州所寻亲戚,姓甚名谁,看看能不能帮我尽快找到。
  于是,我据实回答:“我要找李家李墨儒。”我话音刚落,只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李大哥,而我听到了他小声说的一句:“这么巧,还有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李墨儒呀。”
  这次,该我吃惊了:“你就是李墨儒?那杭州柳家柳若烟的名字,你听过吗?”他瞪大眼睛,摇摇头:“不认识啊。”
  他转身问李员外及夫人:“爹,娘,你们知道吗?”只见李夫人脸色即刻大变,听到李员外对夫人说:“怎么了?身体不舒服?我陪你回房吧。”
  只见李员外扶着李夫人站起来,并对我们摆摆手:“你们接着吃饭吧。”留下我和李家兄妹面面相窥。


  这时候,小雅非要我讲讲我的身世,于是,我就把师傅给我讲的情节复述了一遍,并把我娘留下的血书和玉佩拿给他们看。
  李大哥看到我的玉佩,就拿出自己的,把两个放在一起,果然是一对,小雅大声嚷:“姐姐,看来是命运安排啊,你该进我们李家的门,这么巧。我要把这玉佩拿给爹娘看,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只见小雅不由分说,拿起我娘留给我的血书和玉佩就去给李员外和夫人看了。


  李墨儒拉起我的手:“烟儿,你说的都是真的?我们曾经真的指腹为婚?可是没听爹娘说起过这回事啊。”
  我点点头:“我相信娘临死的时候不会给我留下一个谎言的,我们的玉佩是最好的证明。”
  墨儒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嗯,烟儿,明天问明我爹娘其中的原委,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包括你家的仇,我一定要帮你讨回公道。”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他接着说:“你放心,我们府上武林高手很多,一定会帮你报柳家一百五十六口人的血海深仇。


  这一晚,我被安排在客房住下,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就在院子里碰到古灵精怪的小雅。
  她亲热地拉起我的手:“昨天晚上,我把你娘留下的素帕让爹娘看了,他们说今天要找你好好谈谈,顺便也说一下当年的事情。”
  “谢谢你,小雅,也是咱们有缘。”我正说着的时候,下人来请我们用餐,吃过早饭以后,李员外就差人把我唤进书房,夫人也在。
  她拉着我的手说:“若烟啊,真没想到你还活着,当年,听说柳家一百多口人被杀,以为你也……哎,老天有眼,让柳家的血脉得以延续,也为我们李家送来这么漂亮的一个媳妇。”
  只见她对李员外说:“老爷,你看,若烟和墨儿还真是般配的一对呢,明天是吉日,咱们李家要大摆筵席,让苏州城的人都知道,以后,若烟就是墨儿的未婚妻。”


  于是,柳若烟和李墨儒的名字就这样拴在了一起,我们相处得也很融洽,还有精灵小雅,三个人一直很开心
  在墨儒生意不忙的时候,我们三个时常一块去古寺拜佛烧香,或者是去郊外游玩,踏青,还有放风筝。
  关于李伯伯和夫人,除了一块吃饭,其余时间是见不到他们的,而他们对我也客客气气,有时候也很亲昵,但我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具体为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下个月的初六,就是我和墨儒成亲的日子,平时我闲来无事,也会和小雅她们一起做一些女工,陪墨儒一起谈论琴棋书画。
  我也开始学着煲汤,给墨儒补补身子,店里的生意都要经他的手来打理,实在是太累了。
  有时候,也会煲一些滋补的药膳,给李伯伯和夫人送去一些。有一次,我端着刚煲好的燕窝粥,正要给他们送进房间,却让我听到了一些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
  我绝对不是有意的,很偶尔,一个很细微的声音传入耳膜:“老爷,你真准备让墨儿他们成亲?”


  这时候,听到李员外也低声说到:“嗯,反正墨儿对这一切都不知道,成亲之后,柳若烟就是咱们李家的人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外心的。只是那尊玉观音,绝对不能让柳若烟看到。”
  “老爷放心吧,供奉玉观音那间房的钥匙只有咱们手里有,就连墨儿和小雅也不曾见过,现在更要瞒着他们了。”
  “夫人,那暂时先这样安排,不出意外的话,婚后他们有了孩子,柳若烟即使知道了,也会有所顾忌,将来的孩子是咱们李家的血脉,更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手中的托盘“啪”的掉落于地,也惊动了房中的李员外和夫人,他们看到脸色煞白的我,立刻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就在李夫人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终于拼尽全身力气喊出一句话:“为什么?怎么会是这样?玉观音怎么会在你们家?我娘留下血书说是被强盗抢去了,原来,你们和强盗是一伙的……”


  说完,我转身跑出去,在大门口正好迎面遇上墨儒,他刚从店里回来,本来我们约好的一起下棋的。
  他拉住我问怎么回事,我挣脱他的手:“不要问我,去问你爹娘吧……”就一路哭着跑到城外的小河边。
  墨儒问我怎么回事,悲痛欲绝的我不理他,一路哭着跑到城外的小河边。我问苍天,天阴沉着,问大地,只听到风声呜咽,没有谁回答我。

  周围只有我自己的声音在反复的回响:“为什么会是这样?苍天啊,怎么会如此安排我的命运,原来以为找到了李家,就可以帮助我们柳家报灭门之仇,而我和墨儒又是情投意合,现在,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天空仍是阴沉沉的,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刮起狂风,紧接着,密集的雨点就落下来,我一动不动,任凭雨滴打湿我的衣服,那一刻,我的思维停止了,脸上的雨水和泪水混合,顺着面颊流下来。


  远远的,似乎听到了墨儒的声音:“烟儿,烟儿,你在哪……”我知道他会找来的,“墨儒”两个字还没喊出口,却晕倒在地。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在李家的客房,我住的房间,当我逐渐看清周围的摆设时,硬要下床:“我要离开这。”
  双脚刚一接触地面,又倒在地上,正在桌子旁打盹的墨儒,听到了响声,马上把我抱起来,让我躺在床上。


  “烟儿,你终于醒了,不要乱动,你已经昏迷了两天两夜了,身上烫得很。”然后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现在好多了,医生说还要多吃几副药。”


  正说着,小雅端着熬好的汤药走进房来:“烟姐姐,你可吓坏了我了,怎么了嘛?哥哥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不省人事,好好的怎么去外面淋雨了?”
  我还没有开口说话,墨儒连忙说:“雅儿,你烟姐姐刚醒,需要休息,不能多说话,她一个人出去转了转,迷路了,又被雨淋,所以会生病。”


  小雅还在笑我:“姐姐,下次出去叫上我,咱两一块玩……”接着还要说什么,被墨儒打断:“好了,小雅,先回房休息去吧,这两天为了你烟姐姐,你也没睡好,快去吧,乖,我来陪你烟姐姐。”
  “嗯,好的,那我走了,姐姐,明天我再来看你。”望着纯真善良的小雅,我只好勉强对她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
  小雅离开之后,墨儒端起药碗,坐在我的床前,喂我吃药:“烟儿,一切我已经清楚了,只不过小雅年龄还小,她什么都不知道,我不想要她受到伤害。”


  看着我,又接着说:“烟儿,你现在什么都别想,先把身体养好,放心,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我的眼泪再一次流下来:“墨儒,我……”


  他把手放在我唇上:“别说了,烟儿,什么都不要说,我爱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又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而且咱们是指腹为婚,是天定的姻缘。”
  墨儒擦去我脸上的泪水:“烟儿,相信我,一切等你身体恢复好了再说,好吗?”
  看着墨儒真诚的目光,我只好回答:“嗯,我相信你墨儒,可是……”
  “不要说了,烟儿,我都明白,来,把药喝了,好好睡一觉。”我含泪点头,眼泪流进药盏,又喝进嘴里,苦。
  为什么我的人生会如此艰难,为什么我所爱的人,他家却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我喝了药,迷迷糊糊又睡着了,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梦里面,墨儒很无奈的看着我:“烟儿,对不起,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我不会,也不能对他们怎么样,所以,我只好和他们一起离开。”然后决绝地转过身就走。
  “墨儒,墨儒……”我从梦里哭着醒来,却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墨儿去店里了,雅儿也出门有事,今天我们给你熬药。”

  我睁开眼睛看到李员外和夫人在我房间,而李夫人手中端着的碗里就是熬给我的药,看着他们脸上叵测的表情,我立刻感到不妙。
  心里暗暗着急,正在思考对策,猛地想起临下山时,师父给我的三粒可解百毒的药丸,我一直没吃,于是偷偷地从枕头下摸出一粒,含在嘴里。
  这时候,李夫人已经把汤药端过来,我执意不喝,他们就按着我的手,我动弹不得,就这样被他们把药灌下去,当然,他们不知道,一起灌下去的还有我刚才趁他们没注意含在嘴里的解毒药丸。

  我用愤怒的眼睛望着他们,只听李员外哈哈大笑:“柳若烟,不要怪我们,要怪就怪你自己,好好的,你干嘛要偷听到我们的谈话,如果你不知道真相,和墨儿成了亲,不是挺好的嘛。”
  我无奈地闭上眼睛,他们到现在都不肯认错,只听他们两个在说话:“老爷,柳若烟死了后,墨儿那里我们怎么交代啊,那孩子可是迷上了她了。”
  李员外恨恨地说:“就是迷上她了,这个柳若烟,和她娘长得一模一样,你听着,不能等到墨儿回来,咱们先处理好,等他们问起来,咱们就说柳若烟自己走了。”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墨儒神色凄惨地站在门边:“爹,娘,你们不知道悔过,又在这里密谋什么啊?”
  墨儒说完这句话,大步来到我的床前:“烟儿,烟儿……”


  只听到李员外说:“我们刚给她喂了药,睡着了。”“睡着了?可是我刚才在门外分明听到你们给她下了毒,趁我没有回来要处理掉。”
  墨儒用手推我,我当然没事,解毒药丸已经发挥了效力,我只是不想睁开眼睛看到李员外和夫人那肮脏的面目。
  听到墨儒问他爹娘:“原来你们把我支去店里是有预谋的,爹,娘,你们……你们枉为长辈啊。”

 这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我愤怒地喊:“墨儒,你已经清楚了一切了,若不是我提前服下师父给我的解毒药丸,你已经听不到我说话了。”
  说着,我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拿起我的剑:“李伯伯,李伯母,最后一次这样喊你们,好歹,你们也算是我的长辈,可你们……”
  我只觉得一阵眩晕:“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们柳家,竟然与强盗勾结,杀害柳家一百六十五口人的性命,于心何忍啊?”

  李员外突然气愤地说:“那块玉是我和你爹一起发现的,凭什么就成了你们柳家的,我当然也想得到那个吉物,这么多年来,我家的生意如此顺利,全仗玉观音保佑,现在是我们李家的。”
  说着,他居然从身后拿出那尊玉观音,真的是很精致,就连李墨儒也是第一次见到。
  他想要从父亲手里把玉观音拿过来:“爹,还给若烟吧,就当时为我们李家减少一点孽债。”
  “哈哈,她一个小丫头,走路都不稳,如何能走出我们李家的大门,玉观音在我们家这么多年了,是李家的。”

  我气急,拿着宝剑走到他身边,用力把剑一扬,剑尖就放在李员外的心脏位置,他终于停止了笑对墨儒说:“墨儿,把她弄走。”
  只见墨儒走到我前面,用手把剑尖从李员外身上移开,对着自己的左胸,凄然地说:“烟儿,遇上这样的父母,实在是我和小雅的不幸,可是,他们毕竟是我的爹娘啊,父债子偿,放过他们和小雅,好吗?”


  看着他深情的眼神,我心里一颤,墨儒,墨儒,为什么我们会生在这样的人家,如果没有这些,多好。
  墨儒仍然望着我:“烟儿,原来以为遇到你,是我一生的幸运,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若是有来生,还能与你遇见,我一定会让你幸福,让你的一生不再有磨难。”
  “烟儿,来生,我等你……”只见墨儒身体往前一用力,剑就刺中了他的心脏,看着汩汩流出的鲜血,我连忙丢掉了手中的剑。

  和师父学艺十六载,从来不曾杀过一个人,而现在,却亲手杀死了我的最爱,我亲眼看着他倒地而亡,临死时还喊着我的名字:“烟儿,来世,我等你……”
  “墨儿,墨儿……”他爹娘围在墨儒身边哭喊,而我全傻了,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我拿起那尊玉观音,踉踉跄跄地向门外走去。
  小白,我看见了小白,它居然站在院子里,眼睛里流露出心疼的眼神,我拉起小白就离开李家。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就晕倒在小白的马背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师父。
  “师父……”我还没有开口说话,泪水就奔涌而出。“烟儿,不管怎样,你总算回来了。”师父也是强忍着眼泪对我说。
  “师父,我情愿从来就没有下过山……师父……”
  师父叹口气:“哎,孽缘啊,躲不掉的。”只听见师父长长的叹息声:“烟儿,你的命运和师父如此相似啊。”
  师父接着说:“刚开始,我是想阻止你下山,可是你娘留给你的血书,我不能不让你看呀。烟儿,想听听师父的故事吗?”

  师父看我点点头,就跺步走到窗前:“当年,我与一个男子相爱,可是,我们两家偏偏有仇,最终,他死在我的剑下,是我亲手杀了他,他临死时望着我的眼神,我永远也忘不了……”
  “那时候,我不顾爹娘的反对,继续与他风花雪月,感情这事真不好说,我就是觉得,只要可以和他在一起,我宁愿离开我的父母,,我们去一个世外桃源,男耕女织,应该是多么幸福的生活。”
  “我就那样憧憬着,就在我下决心要和他私奔的时候,却听到了他要和别人成亲的消息,他屈服了,他居然同意了他父母给他安排的亲事,可我却打算抛弃我的爹娘。”
  “我觉得自己好傻,于是在大哭一场之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既然不能同生,那就共死吧。”
  “在他成亲的当日,我拿了一把短剑就去了喜堂,我冲到正在拜堂的他身边,把剑放在他胸前,问他还爱不爱我,若是爱还在,那就一起死。”

  “可是你知道吗,烟儿?他竟然对我笑,他说:‘能和你一起死,也是我的幸运,我们在黄泉路上可以携手,来世一起投生,还可以做一对眷侣,可是……可是,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件事。’”
  “那个时候,我听到这句话,就冷冷地地看着他:‘说吧,什么事?’他说:‘你一定要先答应我。’我只好说:‘好吧,我答应你。’”
  “他深情地望着我:‘你爹找了我,要我放弃你,为了你以后的幸福,我决定远离你,成全你爹的心愿,从此以后,我们两家不再有任何恩怨,现在,我要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开心地活下去……’”
  “不等我回应,他纵身往前一使劲,血就从他身上冒了出来,我慌了,赶紧把剑抽出来,可是,已经晚了,看着他倒地身亡,不知所措的我本能地拾起剑要刺向自己,我想和他一起走。”
  “只听到一声‘阿弥陀佛’我手中的剑应声落地,后来才知道是一个女尼把我带到这座山上的……”

 看到师父的双肩在剧烈地抖动,我拖着虚弱的身体走下床走到他身边,只见师父缓缓地转过身来:“十七年前救你的那天,是他的祭日,我就是从他坟上回来正好遇到你和你娘遇难的,也是咱们的缘分哪,烟儿。”
  我哽咽:“师父……”师父爱怜地看着我:“烟儿,我远离尘世已经这么多年,现在,你的尘缘已了,以后就和师父一起待在这座山上吧。”
  我继续流泪。师父接着说:“你现在的心情和我当时太相似了,所以,烟儿,我都明白,相信师父,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点点头:“师父,以后,我再也不下山了,在这里陪着师父。”

  过了几天,我的身体渐渐地复原,已经可以四处走动了,一日,师父和我说:“下个月,又到了他的祭日了,我想下山去,回来后,就不再踏出山门半步,最后去看他一眼,在他坟前和他说说话。”
  我想起了小雅,就说:“师父,你路过苏州,就帮我把这尊玉观音送给李家李墨雅吧,她是墨儒唯一的妹妹,估计她现在也已经知道了一切,这件事我一直觉得挺对不住她的,她是那么无辜的一个女孩子。”
  师父接过玉观音:“好吧,我一定送到她手上,也会把你的话带到,这样,你也就了结了一切尘缘。”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师父,你能不能在下山之前就给我剃度,我想尽早皈依佛门。”
  师父看着我:“好吧,烟儿,明天就在大殿为你剃度,师父给你赐名‘了尘’,但愿你了断一切尘缘,从此一心向佛。”
  第二天,我跪在正殿,接受剃度,望着那一缕缕的青丝落在地上,强忍住眼泪,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是了尘,从此世上不会再有柳若烟,有的只是一个常伴青灯古佛的了尘。”

  在师父下山以后,我一直很诚恳地学习佛经,在有一天做完诵经功课之后,就信步走到小时候常去的一片平地,又是蒲公英飘飞的季节,我静静地坐在一棵树边,望着天上飘过的白云,感受着眼前拂过的微风,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恍惚中,看到一个白色的影子向我走来:“烟儿,烟儿……”是墨儒,于是我站起来,想要追过去,却见他一步一步向后退,我大声哭喊:“墨儒,墨儒……”
 
  哭着喊着,突然在梦里醒来,抬眼看看四周,没有青灯古佛,更不见盛开着的蒲公英,我还在自己房间,电脑音箱仍在播放曲子,一阵阵的梵乐传过来。
  原来是一个梦,而我在梦里回到了前生,可那一个白色的影子,和一声声深情的“烟儿”,却是那么清晰。

  这时候,眼角又有泪水滑落,只听见心中有一个声音:“墨儒,今生的你会在哪里?我们见过吗?将来会不会再遇到彼此?墨儒,墨儒……”

本文【梦回前生_情感文章】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renwen/51551.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人文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社工项目负责人的一点思考

      杂乱无序,难诉心中所思;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想写点东西,却发现“东西”太多,不知写点什么。东边是晴,西边是......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做社工,前途无望?

      10年前,阿伟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大概内容是他想加入我们的灾后社工服务项目,记得我委婉的拒绝了他。拒绝他的主要原因......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阳光总在风雨后:戒毒所内学员帮教案例

      该案例中社工通过对冯某的面谈和观察得知冯某从出所后对所后生活比较迷茫,没有自信,对于社工的帮扶比较抗拒和不配合......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对应每股收益分别为2.73元、3.98元和5.36元

      瓷砖迎来龙头时代,较当前有翻番空间,未来双方在渠道、资源、产业布局和成本端的协同优势将逐步展现,随着欧神诺在工......

    01-01    来源:未知

    分享
  • 据竞赛组委会主任、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

      体现了对传统工艺做法的重视,举办全国性竞赛有利于发掘更多高水平文物修复工匠,从业40余年的他在向记者介绍一件“隔......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要求应征者应以含美育立德内容-生活资讯

      奖金10000元,赠送《中国棋文化楹联集》一册。 楹联大赛设优秀上联奖一名,不接受外文写作的任何稿件。 符合联律;要以......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她憑借此片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

      《西游伏妖篇》作為第二部與周星馳合作的大制作。 接連創下華語電影多個票房紀錄,不過《美人魚2》已經低調開機了,戲......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卫浴企业只有向环境友好型转变、加快绿

      以清洁绿色为根本的RIGEL锐佳卫浴,新加坡驻广州总领事馆副领事、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华南区主任邓佩筠女士出席现场......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各种设备正在进行调试-生活资讯

      一楼除了设固定品牌展区和机械设备产品展区外还将设有美食节,由中国工业合作协会、陶卫网、厨卫资讯联合举办的以“检......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能够对高处的玻璃窗、天花板和空调顶等

      地板湿哒哒的情况。 一分钟内一百多个回合旋转。 无线设计,使用之后,使用的过程中无需拖着电线。 虽然UONI由利电动拖......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