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风月,曾忆是年少_情感文章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一曲风月,曾忆是年少_情感文章】【李延年】 他一动不动地靠在走廊上的扶栏上。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雨珠溅到栏杆上后又弹到他脸上,带着微凉。他很美。肤若凝脂,唇如涂朱...

【李延年】

他一动不动地靠在走廊上的扶栏上。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雨珠溅到栏杆上后又弹到他脸上,带着微凉。他很美。肤若凝脂,唇如涂朱。一双桃花眼中波光流转,风情万种。眉心间一颗朱砂,妖媚中带着三分邪气。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指尖沿着鼻尖一直延到颈间——连喉结也渐渐消失了。他冷冷地一笑,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比个女人更妩媚了。是的,他从很久之前就已是个阉人。不男不女,却仍要苟延残喘的活着。

其实他本不该计较什么的。身份低下的他,也唯有这种方法才能接近那个人,那个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为了接近他,他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妹妹,以巩固自己在宫中的地位。

那一天在偌大的宫殿中,四处弥漫着淡淡的龙涎香味。他轻展舞姿,缓缓唱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那个时候的他,轻盈的就像一只翩然而飞的蝴蝶,他分明是看到他眼中异样的情愫。

他以为,他是为他的舞姿而惊艳,却只听见他略有叹息地问道:“真的有这样的佳人么?”

无奈,只得低头回道:“小人的妹妹,可称上这样的美人。”

是的,他的妹妹与他容貌相似,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爱极了他的妹妹,几乎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她。他想,这样也好,起码那个人是自己的妹妹。只要妹妹幸福,那么他这个哥哥也便知足。

可惜妹妹的福分并不长久。妹妹死的时候,他看到他那样悲伤,仿佛失去了最珍爱的东西一样。他心里羡慕极了妹妹,如果能让他这样念念不忘,那么就算死了,也是幸福的。

妹妹离开后的几个月内,他不曾召幸任何后妃,却常常留宿于他这里。他以为他是因为思念妹妹过度,而把他当成妹妹的替身。妹妹的去世,仿佛一下子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可是,最终还是抵不过真相。有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雷声滚滚,他喝醉了在他那里留宿。他分明是听到了他轻声地呢喃两个字——“王孙”。

王孙。这两个字像滚烫的烙铁一样猛地搁在心房,“呲”的一声,冒出泛着血腥味的青烟,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王孙。韩王孙。韩嫣。曾经那个白马逐金丸的张狂少年,他最宠幸的朝臣。

他刚入宫的时候,就隐约听起一些传言,说他像极了当年的韩嫣。他没放在心上。这个人,他不过略有所闻。曾经他确实很受他的宠爱,可是一样不是违反了宫禁而被处死。他也从未听他提起过他的事情。

原来,原来他和妹妹都不过是一个替身。

他忽然可怜起妹妹了,又庆幸妹妹一直不曾知道。

他瞒的那样好,可能连他自己都已经分不清为何会那么喜欢他们兄妹。只是抵不过心中最真实最本能的声音。他一直没有忘记他。

有些人,不是不提、不想,就可以真正忘记。他们,只是被深埋内心

他不知道那个夜晚他是否清醒,可是自从那晚之后,他明显感到了他的疏远。

很久之后,他的弟弟李广利投降匈奴,李季又淫乱后宫。被诛杀全族的那一天,他却意外地平静。

那些荣耀,宠爱,本来就不是属于他们的。现在收走,不过是拿走错放的东西而已。

他忽然又想唱那首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那一天他问,“真的有这样的佳人吗?”

他现在知道答案。没有,因为佳人已经离开,再没有人可以取代韩嫣。至始至终,他都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刘彻】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心底确实是有几分触动的。忽然就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时期,有个张狂的美丽少年与他并肩一起谈笑着。

但是其实仔细看,也并不十分像那个人。起码他没有他的张狂,没有他的洒脱,没有他的自由。他和其他的奴才根本没有区别,温顺的死气沉沉。

可是当他在他面前跳舞的时候,他分明是看到他眼中闪动的光芒。也许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卸去了平日的伪装吧。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宫中见到这样的眸子了,如此灵动与清澈。他又想起了他,在记忆尘封了那么久之后,再次想起,只会更加深刻。他忍不住叹息道:“真的有这样的佳人么?”他的王孙,再也不会跟他斗嘴,跟他发脾气。可是,也再看不到他的笑容了。

可是那一刻他除了有点感怀之外,并没有多少心痛。现在想起他的时候,他已经很平静。他死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下一刻已经无法活下去。可是时间久了,悲伤也渐渐淡了。他以为,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能忘的。既然他连王孙都可以忘记。

他献上了他的妹妹,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眉目之间依稀有他的影子。

他不能让他成为另一个韩嫣,于是他宠幸他的妹妹。可是有时候,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去接近他。

他妹妹死的时候,他仿佛又经历一次王孙死去的感觉。那种痛又从心底浮上来。

有时候,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是否对他真有一分情,还是仅仅把他当做王孙的替身。

很多年后,他的弟弟李广利投降匈奴,他愤怒到了极点。

王孙,王孙的心愿就是有一日他驱逐匈奴,他不允许任何人做出破坏他大计的事情。一怒之下,他诛杀了李家上下。

他离开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心都是空荡荡的。

恍惚间想起他唱起北方有佳人的时候那双清澈而灵动的眸子。

只是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想起的到底是谁的眸子。



【李延年】

他一动不动地靠在走廊上的扶栏上。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雨珠溅到栏杆上后又弹到他脸上,带着微凉。他很美。肤若凝脂,唇如涂朱。一双桃花眼中波光流转,风情万种。眉心间一颗朱砂,妖媚中带着三分邪气。

他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指尖沿着鼻尖一直延到颈间——连喉结也渐渐消失了。他冷冷地一笑,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比个女人更妩媚了。是的,他从很久之前就已是个阉人。不男不女,却仍要苟延残喘的活着。

其实他本不该计较什么的。身份低下的他,也唯有这种方法才能接近那个人,那个天底下最尊贵的人。为了接近他,他甚至愿意献出自己的妹妹,以巩固自己在宫中的地位。

那一天在偌大的宫殿中,四处弥漫着淡淡的龙涎香味。他轻展舞姿,缓缓唱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那个时候的他,轻盈的就像一只翩然而飞的蝴蝶,他分明是看到他眼中异样的情愫。

他以为,他是为他的舞姿而惊艳,却只听见他略有叹息地问道:“真的有这样的佳人么?”

他无奈,只得低头回道:“小人的妹妹,可称上这样的美人。”

是的,他的妹妹与他容貌相似,是倾国倾城的美人。

他爱极了他的妹妹,几乎把所有的柔情都给了她。他想,这样也好,起码那个人是自己的妹妹。只要妹妹幸福,那么他这个哥哥也便知足。

可惜妹妹的福分并不长久。妹妹死的时候,他看到他那样悲伤,仿佛失去了最珍爱的东西一样。他心里羡慕极了妹妹,如果能让他这样念念不忘,那么就算死了,也是幸福的。

妹妹离开后的几个月内,他不曾召幸任何后妃,却常常留宿于他这里。他以为他是因为思念妹妹过度,而把他当成妹妹的替身。妹妹的去世,仿佛一下子拉近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可是,最终还是抵不过真相。有一个大雨磅礴的夜晚,雷声滚滚,他喝醉了在他那里留宿。他分明是听到了他轻声地呢喃两个字——“王孙”。

王孙。这两个字像滚烫的烙铁一样猛地搁在心房,“呲”的一声,冒出泛着血腥味的青烟,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王孙。韩王孙。韩嫣。曾经那个白马逐金丸的张狂少年,他最宠幸的朝臣。

他刚入宫的时候,就隐约听起一些传言,说他像极了当年的韩嫣。他没放在心上。这个人,他不过略有所闻。曾经他确实很受他的宠爱,可是一样不是违反了宫禁而被处死。他也从未听他提起过他的事情。

原来,原来他和妹妹都不过是一个替身。

他忽然可怜起妹妹了,又庆幸妹妹一直不曾知道。

他瞒的那样好,可能连他自己都已经分不清为何会那么喜欢他们兄妹。只是抵不过心中最真实最本能的声音。他一直没有忘记他。

有些人,不是不提、不想,就可以真正忘记。他们,只是被深埋内心。

他不知道那个夜晚他是否清醒,可是自从那晚之后,他明显感到了他的疏远。

很久之后,他的弟弟李广利投降匈奴,李季又淫乱后宫。被诛杀全族的那一天,他却意外地平静。

那些荣耀,宠爱,本来就不是属于他们的。现在收走,不过是拿走错放的东西而已。

他忽然又想唱那首歌:“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那一天他问,“真的有这样的佳人吗?”

他现在知道答案。没有,因为佳人已经离开,再没有人可以取代韩嫣。至始至终,他都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刘彻】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心底确实是有几分触动的。忽然就想起那些年少轻狂的时期,有个张狂的美丽少年与他并肩一起谈笑着。

但是其实仔细看,也并不十分像那个人。起码他没有他的张狂,没有他的洒脱,没有他的自由。他和其他的奴才根本没有区别,温顺的死气沉沉。

可是当他在他面前跳舞的时候,他分明是看到他眼中闪动的光芒。也许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卸去了平日的伪装吧。他已经很久没有在宫中见到这样的眸子了,如此灵动与清澈。他又想起了他,在记忆尘封了那么久之后,再次想起,只会更加深刻。他忍不住叹息道:“真的有这样的佳人么?”他的王孙,再也不会跟他斗嘴,跟他发脾气。可是,也再看不到他的笑容了。

可是那一刻他除了有点感怀之外,并没有多少心痛。现在想起他的时候,他已经很平静。他死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下一刻已经无法活下去。可是时间久了,悲伤也渐渐淡了。他以为,没有什么人是他不能忘的。既然他连王孙都可以忘记。

他献上了他的妹妹,果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眉目之间依稀有他的影子。

他不能让他成为另一个韩嫣,于是他宠幸他的妹妹。可是有时候,他又控制不住自己去接近他。

他妹妹死的时候,他仿佛又经历一次王孙死去的感觉。那种痛又从心底浮上来。

有时候,他自己也不明白,自己是否对他真有一分情,还是仅仅把他当做王孙的替身。

很多年后,他的弟弟李广利投降匈奴,他愤怒到了极点。

王孙,王孙的心愿就是有一日他驱逐匈奴,他不允许任何人做出破坏他大计的事情。一怒之下,他诛杀了李家上下。

他离开的很长一段时间,他的心都是空荡荡的。

恍惚间想起他唱起北方有佳人的时候那双清澈而灵动的眸子。

只是他自己也不清楚,他想起的到底是谁的眸子。

本文【一曲风月,曾忆是年少_情感文章】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renwen/51743.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人文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做社工项目负责人的一点思考

      杂乱无序,难诉心中所思;无从下笔,不知从何说起。想写点东西,却发现“东西”太多,不知写点什么。东边是晴,西边是......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做社工,前途无望?

      10年前,阿伟给我打过一个电话,大概内容是他想加入我们的灾后社工服务项目,记得我委婉的拒绝了他。拒绝他的主要原因......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阳光总在风雨后:戒毒所内学员帮教案例

      该案例中社工通过对冯某的面谈和观察得知冯某从出所后对所后生活比较迷茫,没有自信,对于社工的帮扶比较抗拒和不配合......

    03-16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对应每股收益分别为2.73元、3.98元和5.36元

      瓷砖迎来龙头时代,较当前有翻番空间,未来双方在渠道、资源、产业布局和成本端的协同优势将逐步展现,随着欧神诺在工......

    01-01    来源:未知

    分享
  • 据竞赛组委会主任、国家文物局人事司司

      体现了对传统工艺做法的重视,举办全国性竞赛有利于发掘更多高水平文物修复工匠,从业40余年的他在向记者介绍一件“隔......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要求应征者应以含美育立德内容-生活资讯

      奖金10000元,赠送《中国棋文化楹联集》一册。 楹联大赛设优秀上联奖一名,不接受外文写作的任何稿件。 符合联律;要以......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她憑借此片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

      《西游伏妖篇》作為第二部與周星馳合作的大制作。 接連創下華語電影多個票房紀錄,不過《美人魚2》已經低調開機了,戲......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卫浴企业只有向环境友好型转变、加快绿

      以清洁绿色为根本的RIGEL锐佳卫浴,新加坡驻广州总领事馆副领事、新加坡企业发展局中国司华南区主任邓佩筠女士出席现场......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各种设备正在进行调试-生活资讯

      一楼除了设固定品牌展区和机械设备产品展区外还将设有美食节,由中国工业合作协会、陶卫网、厨卫资讯联合举办的以“检......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 能够对高处的玻璃窗、天花板和空调顶等

      地板湿哒哒的情况。 一分钟内一百多个回合旋转。 无线设计,使用之后,使用的过程中无需拖着电线。 虽然UONI由利电动拖......

    11-02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