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最后的愿望会是什么?

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最后的愿望会是什么?】手牵手生命关爱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手牵手”)负责人王莹记得,他们服务的一位爱美的女士,在90岁生日那天,如愿以偿地戴上红帽子、吃到生日蛋糕...

生命终点的守护人

 

中国青年报 2019年03月08日 见习记者 魏其濛

 

志愿者王琴和王超在服务。 周冠伶/摄

 

王莹和黄卫平。资料图片

 

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最后的愿望会是什么?

 

手牵手生命关爱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手牵手”)负责人王莹记得,他们服务的一位爱美的女士,在90岁生日那天,如愿以偿地戴上红帽子、吃到生日蛋糕,还让护士长给她涂上红色指甲油。

 

王莹是上海第一家致力于临终关怀和死亡教育的非营利机构“手牵手”的创始人。2008年到现在,“手牵手”培训了1200名临终关怀志愿者、服务7000余个患者家庭,推动上海76家社区医院设立800个安宁疗护病床。

 

临终关怀,也称安宁疗护或舒缓疗护。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定义,它是一种改善面临威胁生命疾病的患者及其亲人生活质量的方法,特别是在疾病进程的最后6个月。临终关怀注重为患者缓解疼痛症状,减少无意义的创伤性治疗和抢救,给予更多心灵层面的照料。由于三甲医院通常对病床死亡率有所控制,一些病人只能转出肿瘤科,在家中或舒缓疗护病房度过最后一段时光。

 

地处偏远郊区的上海市宝山区月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年多前成立了舒缓疗护病区,这里收治的都是身患重症、生存期不到6个月的高龄老人。

 

2019年2月24日,“手牵手”的志愿者们照常来到这里,看望和陪伴老人们。他们中有70后、80后和90后,来自不同的行业。90后姑娘王琴笑着说,“有时候反而比跟自家老人聊天更容易呢!”

 

70后领队王超是IT从业者,他和王琴来到徐爷爷的房间,给他按摩肩颈和小腿——这是为了防止走动少的老人肌肉萎缩。尽管已经听王超讲过徐爷爷的情况,第一次来这里的王琴还是“好奇”地问:你是哪一年出生的?什么时候去南京学做生意?你有几个孩子?有几个孙辈……85岁的徐爷爷其实不太爱讲话,多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在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了7年的护士刘倩倩说,医护人员只能从医疗角度照顾病患,无法一对一地了解他们的内心。受到病患的负面情绪和抵触行为影响,医护人员常在护理过程中遇到困难。志愿者的到来弥补了这个盲点。慢慢地,病患逐渐向志愿者敞开了心扉,愿意讲述自己的病情和感受,再经志愿者转述给医护人员。刘倩倩感觉到,因为这些志愿者“以心换心”,病患们在医院的生存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生存期也可能有所延长。现在,舒缓病区的床位供不应求,有不少家庭在排队等待病情评定和入住。

 

“手牵手”由70后王莹和黄卫平共同创立。11年前,他们在心理咨询师培训课上认识,又一起参加了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志愿服务队伍。回到上海后,他们无法忘记灾区的人们在灾难、疾病和死亡面前的无助,辞去工作,全心经营“手牵手”。

 

资金、人力不足始终是很大的困难,度过了一段依靠两人积蓄支撑机构运行的日子。2011年,“手牵手”参加上海社区公益创投大赛,得到20万元资金,后来又陆续得到中国扶贫基金会、民生银行、阿里巴巴等机构和公司的资助。

 

相对于西方国家和我国港台地区,内地的临终关怀事业还处于起步阶段。王莹说,她和港台地区的临终关怀机构交流时,发现对方的志愿者以50岁到60岁为主,而“手牵手”的志愿者多是80后和90后,“我们起步比他们晚了几十年。”

 

志愿服务的推广也并非一帆风顺。王莹统计过,或许是出于对临终关怀的不了解,或许因为曾经有不好的就医经历,有10%~20%的病人和家属会在一开始拒绝志愿者的服务,而她会鼓励志愿者主动和对方打招呼,保持笑容,告知自己的身份。

 

除了陪伴、聊天,“手牵手”还希望志愿者们帮助病患完成人生最后的愿望,他们认为,人的生死两端,都需要关爱。

 

有一位60多岁的肺癌病人,把自己的宠物狗当儿子养,住院后一直挂念却见不到。为满足他的临终心愿,医院特批把他那条灰白色的小狗装在篮子里带进病房。看到心心念念的“狗儿子”在眼前跳舞、打转,本来已经喘不过气的他一下子坐起来,拿起肉条喂给在他面前伸着舌头的小狗。第二天,这位病人就去世了。

 

更多的病人最后想着的是离开病房,回家待一会儿,或者到外面转一转。春节时,有的病人会回家住几天;平日里,志愿者会带他们到附近走一走。

 

从事志愿服务两年多时间的陆小伟说,自己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都不在了,他把病房的老人们当自家人。“手牵手”约定的是每月服务两次以上,他几乎每周都会来。“我怕他们会想我,也怕错过一次没有来,下次就见不到了”。

 

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他们服务的舒缓病区有3位病患去世,志愿者们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事实上,除了频繁遇见的死亡,他们面临更多的是病患们衰老、病痛的种种状况。

 

80后志愿者赵燕几年前服务过一位骨癌患者,短短6个月时间,那位入院时乐观开朗的奶奶病情迅速恶化,最后整天卧床,全身骨头剧痛,不断说胡话。当赵燕听说她去世的消息,想的是终于不再有病痛折磨她了。

 

有的患者性格孤僻,或者因健康状况无法与志愿者交流,成为志愿者们的一大难题。赵燕曾遇到一位整天卧床的高龄病患,不愿开口说话,也不给志愿者任何反馈。赵燕后来发现,那位病患竟然在她述说间隙,睁开眼睛向她“啊”了两声,示意继续。那一瞬间,赵燕突然感到自己的付出是有意义的。

 

王琴觉得,比起死亡,患者们无法正常生活的状态更让她感到心疼。为方便医护人员照顾,有的患者双手被绑起,防止他们抓破自己的尿袋;有的患者没有穿衣服,被子下是赤裸的身体;还有很多患者只能吃流食,不能洗澡或下床走路,时间长了,长出一片片褥疮。

 

种种经历,难免在志愿者心中留下阴影。为了不让负面情绪滞留,“手牵手”规定每次服务前要闭目静心,结束后要冥想以及畅所欲言地交流。

 

怎样面对疾病和死亡,是比临终关怀更宏大的课题。事实上,在培训临终关怀志愿者去社区医院参与服务之余,“手牵手”也致力于用沙龙、讲座、展览等方式向志愿者和公众推广死亡教育。

 

“手牵手”志愿者赵燕童年时经历外婆急病离世,那种“上天不公平”的愤愤不平,在她心里留下多年阴影。在一次志愿者分享会上,她突然醒悟:每个人生命的长度是不可知的,人能做的只有扩展生命的宽度。在下一年扫墓的时候,赵燕到外婆的坟前做了一次充分的告别,“之后就平和多了”。

 

赵燕也会不避讳地回答6岁的孩子关于死亡的问题。前不久,赵燕带孩子去看电影《流浪地球》,孩子对电影中主角死亡的结局感到很伤心。赵燕解释说,他用自己的牺牲换取了儿子的生命,乃至整个地球上人类的未来,他在最后时刻是开心的。孩子于是释然。

 

王莹说,作为心理咨询师,她不能替他人作出决断,而是提供家庭之外理性的推动力,帮助病患和家属掌握所有外界信息,然后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选择。

 

2017年,深圳90后小伙子任重(化名)的母亲被发现癌症末期,这个家庭最大的障碍是父亲始终无法接受现实,不能平静地和家人探讨治疗方案。任重通过网络找到“手牵手”。王莹说,面对这样的状况,自己会先劝说咨询者理解家人的情绪,避免对立状态,通过交流形成共识,然后一同与患者探讨,想办法揣摩患者内心真正的愿望,最后通过家庭会议的方式找到最合适的方案。后来,任重和家人在王莹的辅导下,经过多次商讨,作出放弃治疗、在家养病的选择。

 

很多人会好奇,有的人一辈子一帆风顺,有的人活得跌宕起伏,人生经历的不同,是否会影响最终的选择?王莹的经验是,没有人能对这个问题作出预测。

 

“手牵手”曾2次在公益展上设立互动投票:当你身患绝症,生命还有3个月,你会选择继续治疗还是安宁疗护?有几百人参与投票,最后的结果是各占一半:有人总是希望多争取一天,等来新的医疗手段,另外的人则想舒适地过完最后的日子。

 

王莹认为,“没有充分活过的人才会恐惧死亡”,而死亡的时间点是不可预测的。因此,她希望任何年龄阶段的人都思考一下如何面对死亡的“大问题”,以免到那个时刻措手不及。

 

3年前,“手牵手”另一位创始人黄卫平通过建立“死亡体验馆”的方式,想让人们好好地谈论死亡。“死亡体验馆”的流程像是一场大型角色扮演游戏,主持人通过讲故事和发起投票的方式,让参与者依次投票淘汰一位成员,淘汰即意味“死亡”。“死亡”的场所是一个模拟焚尸炉,周围有火光和风声,出口则模拟产道,象征重生。

 

曾有一对夫妻参加游戏,丈夫先被淘汰,妻子说,我也要跟他一起走。游戏主持人告诉他们:死亡是孤独的,走了就是走了。但妻子坚持要一起走,最后主持人同意了她的请求。看着躺在传送带上渐行渐远的妻子,丈夫哭着大喊“我爱你”。原来,妻子是一位癌症患者,她希望丈夫记住她现在最美的时刻,所以来到这个体验馆。

 

2018年5月,39岁的王莹被确诊为淋巴癌。当时她就在医生面前哭了出来,“我把医生吓着了,因为大多数病人和家属的反应是‘傻了’,然后强自镇定地去和医生探讨,那样其实会更痛苦”。面对癌症,王莹显然比很多人更加泰然,她选择了相对舒缓的治疗方案。

 

就在同一年,王莹和陪伴10年的“战友”黄卫平结婚了。她说,两个人虽然性格、兴趣爱好不同,甚至在工作想法上也有差异,但最终仍觉得对方对自己非常重要,“所以我们就互相珍惜”。

 

在生病后,王莹和黄卫平想象过很多临终的场景。王莹说,如果不是意外或者自然衰老,自己未来很可能因为癌症死亡。到那时,她希望能留在家里,没有痛苦地走完最后的人生。两人约定:无论哪一方先走,都要把对方的骨灰坛带在身边,相伴走完余下的路。

本文【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最后的愿望会是什么?】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请关注头条资讯网,http://www.zjzhongshang.com/shehui/33024.html.

当前位置:头条资讯网 > 社会 > 正文
 
精彩

精彩故事

Review of previous periods

经典诗歌
● 散文精选

● 心情日记

唯美日志

创业故事

历史故事 

名人故事

智慧故事

寓意故事

爱情故事

营销故事

中国神话

鬼故事

希腊神话

民间传说

北欧神话

印度神话

埃及神话

其他故事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 当一个人的生命即将走到终点,最后的愿

      手牵手生命关爱发展中心(以下简称“手牵手”)负责人王莹记得,他们服务的一位爱美的女士,在90岁生日那天,如愿以偿......

    03-08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菜鸟”社工讲师体验记

      大家好,我是广州市阳光天使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南村镇东片社工服务站长者领域的社工曾姑娘,作为道行不深不浅的小社工,......

    03-08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与青少年的那些小故事

      “美芝,有个警察找你,我让他上二楼办公室了”,中心微信群上闪烁着前台同事的信息。我心里纳闷,怎么回事会有警察找......

    03-08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社工,那我是不是第一了?

      笔者开展面向儿童的小组的时候,组员最喜欢的问题是“社工,你看我们做出来的作品谁第一?”、“社工,我完成任务了那......

    03-08    来源:未知

    分享
  • 我的九年多彩社工路

      不知不觉做社工已经是第九个年头,一时感慨万千。如果用色彩来描述一路走来的社工心路历程,那么我觉得应该有初出茅庐......

    03-10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社工,你真的会做宣传吗?

      酒香也怕巷子深,即时宣传牢记心!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但是在当今时代,新媒体已经成为现今社会的主流宣传渠道......

    03-10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台湾社工齐手「杀猪公」,助学家扶儿

      云林家扶中心收到匿名善心人士送「猪公」助学,该中心呼吁大家响应铜板助学。(许素惠摄)......

    03-10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政府购买服务帮家长带孩子,小学生开心

      5日下午4时41分,8岁的杨知叶第一个来到青和居社区“四点半学校”。她买了一份酱香饼,特地拿了两双筷子,准备给陈咏梅......

    03-10    来源:未知

    分享
  • 香港开启医疗制度大变革

      团结香港基金执行总编辑廖美香近日分享了她在香港的一次就诊经历。“有一次,家人将精油误用为眼药水,把左眼弄得满眼......

    03-10    来源:头条资讯

    分享
  • “村童妈妈”张洁:照亮流动儿童的“一

      6日上午,记者走进晋安区鼓山镇寿山石交易中心的“村童妈妈”聚乐部,正碰上附近居民替孙子向社工张洁报名参加周末电......

    03-11    来源:未知

    分享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